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81章 老毛病

第481章 老毛病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1:0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十二月,就在这些谣言中渡过。

  邬生还在休养,还没归队,他的上级领导就来找他了。

  名为探病,实则是来问话了。

  邬生心中无愧,没什么可隐瞒的,将事情说清楚也就算了。

  领导也知道邬生这个人,邬生说得他也相信。

  问了两句,知道情况也就不多说了。

  这些毕竟是私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管大家怎么传,邬生和苏梨的日子照旧。

  邻近月中,邬生身体算是康复了,也就归队上班了。

  邬生上班后,苏梨的生活也就恢复了正常,之前缺席了太多见习实践,也急忙补上了。

  日子又恢复了安宁平静,这样的安宁平静循规蹈矩的生过,苏梨不觉得平淡,只觉得很好。

  等月底,就到了邬生生日。

  苏梨绞尽脑汁想生日礼物,准备好生日礼物,给邬生过了生日。

  年纪大了以后,本来不该期待生日的,又不是小孩子,不过因为太期待苏梨的生日,邬生对生日也是无比期待。

  邬生生日一过,元旦就来了。

  时间匆匆,新的一年又再次到来。

  苏梨度过了三年的重生时光,迈进了第四年。

  元旦当天,苏梨小唐陌都放假了,邬生也休息,最后邬生带着苏梨和小唐陌去滑雪。

  苏梨他们在滑雪场欢声笑语,度过快乐的假期时光时,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

  一声接着一声,家里的电话响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被挂断。

  给苏梨打来电话的不是谁,而是苗凤花。

  遥远的苏家村里,苗凤花恨恨挂上村委会的电话,因为太气愤,挂的声音有点大,引得旁边的人越发不满。

  说打个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人不接电话还敢砸电话!

  不过再不满,看看苗凤花的样子还有凶恶的眼神,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说。

  不敢说不想说也不忍心说。

  苗凤花瘸着腿,眼角半边脸都是青紫的。

  这是苏旦打的。

  昨晚打的。

  因为苏旦又喝醉了。

  自从上次苏旦喝醉,打过一次苗凤花和秦珊珊后,认错良好,说了要改,可实际上,却像是打开了家暴的开关,没有改反而变本加厉了。

  第一次喝醉大人后,苏旦跪下认错,不管是秦珊珊和苗凤花,都选择远离干了她,毕竟他的认错态度良好。

  经过这次的事情后,秦珊珊和苏旦的关系也进了很多。

  秦珊珊怀孕还没满三个月,还不能行房,苏旦知道厉害,没勉强这个。

  因为虽然不能痛痛快快,可他已经能近秦珊珊的身了。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苏旦终于尝到了结婚的滋味,身心舒畅,后面一段时间表现很良好,对苗凤花和秦珊珊都很体贴。

  人和人之间,近距离接触总是能最快速度拉近距离,秦珊珊从说不出的羞恼和排斥,再到习惯。

  因为都待在苏家村,天天和苏旦面对面,没了其他外部诱惑,对苏旦从不甘鄙夷到慢慢的接受。

  过了半个月的舒心日子,秦珊珊看苏旦表现好,最后竟也舍得拿出她死攥在手里的那四千赔偿。

  秦珊珊其实一直挺聪明,也舍得钻研,去了一段时间帝都,别的收获不说,眼界还是开了。

  她之前也找时间去帝都的名景点玩过,还拍过照,彩色照片,把人怕得好看得不行。

  虽然秦珊珊和苏旦结婚时就怀了孕,在杏花村和苏家村的名声都不好了,可是还是架不住让人羡慕。

  她可是去过帝都的人啊,帝都那是什么地方,去过一次,可以说一辈子骄傲一辈子了。

  秦珊珊和苏旦关系改善了之后,不再一直蒙在家里,而是会走出家门串串门,也欢迎别人来家里。

  大家在一起能说写什么,除了家里长短八卦,不就是各种打探炫耀。

  说起炫耀能炫得过秦珊珊,秦珊珊身上从帝都买的没见过的衣服东西炫耀完,就炫耀起了照片。

  大家看着稀罕得不行。

  “我长这么大还没拍过这彩色的照片呢,黑白的都只拍过几张,长这么大就五张照片。”

  “可不是嘛,县上的照相馆又怕太贵,也不敢去。”

  “我家孩子满月的时候还有周岁的时候,想给他拍照来着,可是都没拍上,县里太远了,孩子背着去太累,那些照相的两三年才来一次,遇不上也没办法。”

  “还是珊珊的日子过得好,还去过帝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秦珊珊听来听去,骄傲之余不可能不在意。

  她再帝都时也因为好奇去看过相机,那些相机,当时对她来说真是天价,可是对现在的她来说,也并不是不可高攀的存在。

  秦珊珊听着大家的议论,脑子就动上了。

  村里人说的来村里拍照的人,秦珊珊知道,而且很熟悉。

  两年或者每年,就会有人背着相机来村里拍照,来个一两天,村里的人特别是有孩子的就会让帮忙拍个一两张。

  这可是好事喜事,大家换上洗洗刷刷,换上新衣服,没有还会去借,将稀罕物件比如戴在身上照相。

  或者在那个果树下,或者在豌豆开花、或者麦地里,哪里好看就在哪里拍照。

  在这村里拍照也是大事,虽说比不上放电影那么热闹,也是大事。

  秦珊珊对这记忆印象很深刻,小时候她也没少跟着她妈妈去拍照。

  她两三岁的五六岁的还有八九岁的照片,都有一两张。

  小孩子没新衣服,哪一家有一件新衣服,还会借给其他孩子穿了拍。

  三岁左右那时她有舅舅给买的小裙子,她不想借给其他人,可是被她妈逼着借人,她不高兴拍照时都是嘟着嘴的。

  除了孩子,大人也是一样,一件新衣服大家轮着穿拍,好不热闹。

  整个村里在照相的人来了以后都跑去,拍照的拍,不拍的也看热闹。

  那些拍照的好多是镇上或者县上的照相馆来拍的,每年在县里镇上村子里去拍,拍了洗了又送回来,赚一点钱。

  辛苦可也能赚到点钱。

  秦珊珊就动起了脑筋。

  照相不是什么技术活,其实可以买个相机,去给人家拍照,然后洗了赚钱,也算是一个出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