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77章 出国

第477章 出国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1:0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看苏梨脸色不好,无奈放下菜刀。

  “苏梨,你真的不用紧张,就算他们知道你和老唐原先的关系,也没什么。”

  之前他那般朋友就闹着要见苏梨,是他想到苏梨可能会在意会有压力,才一直拖着。

  这一次他从阎王那里走了一圈回来,和苏梨的关系也已经稳固下来,朋友要请他吃饭庆祝他又捡回一条命,就再次提出要见见苏梨。

  这些朋友都是很重要的,一般不出意外就是一辈子的朋友,苏梨总要和他们打交道,邬生就想着见就见吧,才提了出来。

  结果苏梨和他预料过的一般紧张了,或者说已经不是紧张了,而是东想西想了。

  “他们并不是那些酒肉朋友,是真的朋友,他们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所以不会听到你和老唐的关系就怎么样的。”

  苏梨抬头看着邬生,咬了咬唇低声。

  “就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朋友,我才犹豫,你说你朋友肯定都希望你得到最好的,知道我的情况,也就会越难过...”

  “我理解那种感觉的,我们换个位置,如果是你离婚了还带着个孩子,红芹姐他们肯定会反对我和你的,怕我太辛苦。”

  真正的朋友,就是这样设身处地为朋友着想的啊。

  邬生低头看着苏梨,顿了顿,“我知道你的意思。”

  他侧头想了想,“你别急着想太多,这两天你想想,如果你想见那就一起去,如果你还有顾虑,那就不去了,以后再找机会。”

  苏梨低低应了,“嗯。”

  接下来两天,苏梨一直在考虑见邬生朋友这件事。

  也在暗暗准备着,比如看到时候要穿什么衣服去等等。

  虽然邬生说她也可以不去,可是苏梨想来想去,也知道逃避不是办法。

  上次说见邬琪华,不也犹豫来犹豫去,还犹豫出了个叶欣兰,最后还不是见了。

  一个人活着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亲人、朋友和爱人。

  总是逃不开的。

  到了约定过的这一天,苏梨最后还是准备去了。

  在苏梨准备去见邬生朋友时,关于白心月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白心月连同白家,如今都是众矢之的,因为涉及白心月故意推小黑伤人的情况,公安也介入调查。

  过去了这些天,事情终于告了一个段落。

  一个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的段落。

  虽然白心月是推了小黑,不过考虑到当时情况特殊,加之白家的律师死保白心月,判刑并不是那么容易,或者说就算拼死判,时间也不会太差。

  加之白心月已经瞎了一只眼睛,另一只都摇半瞎了,情况太特殊。

  最后白心月和小黑之间是私下协商解决的。

  小黑一家在泥石流中,已经失去了家,虽然小黑的医疗费暂时解决了,可是他们还得生活下去。

  比起拼死让白心月负责,白家给出的丰厚赔偿,能解决一家人的未来的生计。

  他们还有老父母,除了小黑还有两个孩子,小黑虽然死里逃生,可是到底伤得重,接下来需要好好养,需要的钱也不少....

  他们要生活......小黑没死也没残,所以,最后虽然艰难,可是小黑父母还是向生活妥协了。

  他们打死不接受邬生他们提供的帮助,因为邬生已经救了小黑两次,还受了那么重的伤,他们不能贪得无厌。

  他们也同样恨白心月,希望让她伏法,可是实际情情况就如此特殊,他们不得不屈服。

  自觉没脸见邬生等人,小黑一家和白家协商后,拿着白家给的补偿,离开帝都回了老家去重建家园去生活。

  白心月的事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终于解决。

  虽然小黑一家私下解决了,白心月终于不用再接受公安的调查盘问甚至法律的制裁了,可是对白心月来说其实没多大差别。

  她受的惩罚煎熬,已经够够的了。

  不止来自身体上的惩罚,还有精神上的。

  从那一天之后,白心月每一天都活在地狱里,从天之骄女人人夸赞人人拥护到过街老鼠,这中间的反差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

  短短几天之内,她度日如年,多少次熬不过去想一走了之。

  可是她连死都死不了,就这么硬撑过来了。

  从云端跌入烂泥中,白心月短短几天之内,发生了彻底的蜕变。

  这一种蜕变,不止身体外貌,还有心理状态以及整体气质。

  那个傲在骨子里高高在上的姑娘,变成了有些阴郁带着丝丝戾气的冰美人。

  不知是视力不好还是其他缘故,她的妆容越来越浓,越来越烈。

  不管是现状还是身体情况,她的情况不允许在帝都在国内,白家和小黑父母协商解决当天,白心月踏上了出国的旅途。

  一为避风头,二也是为了治疗眼睛。

  白心月上辈子也赶时髦出国留学了,喝了两年洋墨水才再次回到了国内。

  可上辈子那是去镀金,这辈子却是灰溜溜过街老鼠,也不是去留学的,已经成了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大笑话。

  带着白心月的飞机飞离帝都时,苏梨跟着邬生来到了约定的饭店见他的朋友们。

  苏梨身上的衣服换了四五套,才最后选定了一套,画着淡淡的淡妆,好好收拾了一番,到了饭店门口还是紧张得再次检查了一次。

  “邬生,头发不乱吧?”

  “不乱,好看得很,走吧走吧,不用这样啊”邬生拉着苏梨的手就要进去,“我跟你说,苏梨,你再这样,我不带你进去了。”

  “啊?为什么?”苏梨莫名。

  邬生哼,“还能为什么,你太看重他们,我心里不舒服,我才是你未婚夫,又不是他们。”

  苏梨看着邬生的表情喷笑,“你真是,这种醋也吃。”

  苏梨无奈也甜滋滋的,然后就没那么紧张了。

  邬生他们定的是二楼,二楼安静一些,而且有屏风隔着,也有一定私密性。

  邬生和苏梨才上二楼,一直等着邬生的几个朋友眼睛一亮。

  “这里,这里!”

  “邬生,弟妹,这里!”

  “弟妹什么,叫嫂子!”邬生带着苏梨迎了上去,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因为公事去邬生部队的唐元宵,也被人拉住了。

  “一直想找机会和你吃顿便饭,却一直没机会,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去吃吧。”

  唐元宵推辞不过,也没法推辞,最后最终上了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