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73章 偷亲

第473章 偷亲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雪下了一夜,第二天,看哪里都是白雪皑皑。

  好在第二天邬生出院时,雪已经停了。

  “快些回去,这雪还得下,一下就会下几天,不会停了。”

  出了住院楼,邬琪华看看天,就经验丰富的说道。

  时间已经进入十二月了,会一直下雪很正常。

  “伯母,冷,你快上车。”

  苏梨催邬琪华,邬生还催苏梨呢。

  “别关顾着催妈了,你也快点上车。”邬生推着苏梨上车。

  “我没事。”苏梨刚说完就响亮的打了个喷嚏。

  “这叫没事,快上车。”邬生用些力将苏梨推进车。

  “我要开车啊,不坐这里。”苏梨看自己坐的是副驾驶就要起来。

  “你就乖乖坐着吧,我来开。”邬生将车门关上,坐进了驾驶位上。

  “你才出院,应该我来开。”苏梨不放心。

  “下雪了,我来开,放心,我就算用一只手也比你开得好。”邬生干脆利落的发动车。

  一直没出声的邬琪华终于出声,“苏梨,让邬生开吧。”

  苏梨这才不吭声了,只是一路上一直看着邬生。

  邬生无奈,“你不用担心,没事的,我手又没受伤。”

  车,顺顺利利回到了邬家。

  从后备箱拿着放的东西,邬生看看邬琪华去开门的背影,低声和苏梨道。

  “苏梨,你要不要趁机解解馋?”

  苏梨提起东西正要走,听了奇怪。

  “解馋?解什么馋?”

  邬生用空闲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还能是哪里?你早上不就想了吗?”

  苏梨的脸轰的一声一下子红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

  她骂了一句,提着东西就跑,去追邬琪华,路上掉了东西也不管了。

  邬生看着苏梨落荒而逃的背影,好笑又有点小小的失望。

  唉,他就知道苏梨会被吓跑。

  真是好可惜啊。

  邬生可惜着,面上却一直带着笑。

  苏梨却差点没找个地洞钻进去。

  邬生说的‘解馋’这事说起来,还得从昨晚说起。

  本来昨晚邬生一开始是要苏梨回去的,可是后来看下了大雪,而小唐陌也被邬琪华接回去了,就让苏梨别回去了。

  苏梨也不放心邬生,也就留下守夜了。

  她之前也一直轮流和邬琪华守夜,也挺习惯的。

  不过她忘了,这次可不同于之前,之前邬生是昏迷中,而这一晚,邬生是醒的。

  经历过这么大的事情,不管是邬生对苏梨,还是苏梨对邬生,感情都更近了一步。

  邬生和苏梨有说不完的话,或者说明明是傻话,可是两人说起来,也兴致勃勃。

  邬生身体还有些虚弱,大半是躺着的,躺着躺着不满足苏梨坐在椅子上了,看外面又下雪了,连病房也冷了些,邬生就让苏梨也病床上来暖和。

  病床小,两人躺着很挤,苏梨不想上去,想去一边的折叠床取暖,邬生却不乐意了。

  最后因为邬生坚持,苏梨试探着上了病床。

  邬生等苏梨上病床,心满意足,一开始两人半躺着靠着病房,后来说了一会就躺下了。

  当然一开始躺下也只是躺下,邬生是病人,又在这病房病床上,他在被子里和苏梨十指相扣就很满足了。

  比起之前,苏梨现在对邬生亲近不少,抗拒少了很多,加上邬生是君子,再心猿意马,也是一动不敢动。

  邬生如此老实,苏梨越来越放松,和他十指相扣,那叫一个满足,后来往下躺了躺,蹭了蹭邬生的肩膀那叫一个幸福。

  “真好...”

  苏梨觉得挺好,却完全不知道邬生的煎熬。

  邬生是病人,是君子,可也是男人,心爱的女孩子就躺在自己身侧,还这样依赖,他要再无动于衷都不可能了。

  邬生拼命控制自己,体温还是渐渐升高。

  他在这个时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给自己挖了坑还开心的将自己埋了。

  苏梨没注意到邬生的异常,觉得邬生越来越暖和,嘴里嘀嘀咕咕说着话,说着说着被暖和的困意来袭,最后就迷糊了过去。

  邬生忍了半天,最后苏梨消音时,才看到苏梨竟然睡过去了。

  邬生真是哭笑不得的,苏梨倒是睡过去了,他呢?他怎么办?

  苏梨就躺在自己身边,对自己那么信任,可他心猿意马的,压根...压根没法睡啊。

  这还只是开始,睡着了的苏梨彻底放松下来,自己会找舒服的位置,睡着睡着从平躺改成了侧睡,贴近他这个天然的暖炉,还不忘抱住他的胳膊。

  这么贴近,邬生能明显感受到苏梨的柔软,从被抱住的胳膊开始,他整个人就烫了。

  他想抽回自己的手,一抽苏梨还抱得更紧了。

  邬生身体彻底僵住,喉结滚了滚,看着苏梨恬静的睡颜,再看看她粉嫩的红唇,双眼波光暗涌。

  邬生仿佛被蛊惑一般,一点点靠近苏梨,最后又险险停住。

  动作停住了,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邬生看着罪魁祸首苏梨,差点没掐她的脸叫醒,可最后却在看到苏梨眼底的青色又顿住。

  他舍不得叫醒了.....

  邬生舍不得就只能自己熬了。

  前半夜,邬生都不知道是自己怎么熬过去的。

  他想远离苏梨,可苏梨不放开他,他难受又舍不得离开苏梨,就那么生生熬了半夜。

  到了后半夜,苏梨彻底熟睡过去,翻了身放开邬生的胳膊,邬生才得以解脱。

  他拖着半边都要麻木的身体下了病床,看看睡得香得不行的苏梨,最后委委屈屈睡在了折叠床上。

  邬生这一夜多煎熬,苏梨就睡得多好。

  等满足从梦中醒来时,苏梨看到的就是自己大刺刺睡在病床上,而邬生这个可怜的病人正委屈屈着腿睡在折叠床上的样子。

  “猪,你是猪吗,竟然睡过去了....”

  苏梨对着自己的额头猛地拍了两下,最后急忙滚下病床。

  她想叫醒邬生让他去床上睡,可又舍不得叫醒他。

  最后苏梨就蹲在折叠床边看着邬生的睡颜,看得一脸满足,看着看着,大概是邬生脸太帅了,苏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嘴竟然朝着邬生而去了。

  再离邬生的唇只有几厘米时,邬生忽然睁开了眼睛。

  苏梨就这么被逮了个正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