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8章 再遇欢竹

第468章 再遇欢竹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这段时间多谢你了。”邬生对唐元宵第一句话就是道谢。

  “这有什么可谢的。”唐元宵顿了顿,“听说你醒了,我就来看看。”

  “嗯,知道。”邬生点头,“除了有点没力气外,其他的都还好。”

  “那就行。”两句话,唐元宵就发现没话说了。

  苏梨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唐元宵。

  “喝点热水暖暖吧,外面挺冷的。”

  唐元宵看了一眼苏梨,接过水,“谢谢。”

  外面却是挺冷的,本来就冬天了,今天开始降温,看样子,应该很快会下雪了。

  一路来,冻得有些僵硬冰冷的手,因为热水,渐渐暖和起来。

  唐元宵一点点喝着热水,眉梢眼角因为热水,一点点放松下来。

  病房内沉默下来,邬生接过苏梨给他倒的水,也乖乖喝了。

  喝了两口,正要和唐元宵说话时,却见唐元宵不知想什么,正在游神。

  邬生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

  他一边喝水,一边看唐元宵。

  苏梨在一旁看着他们,一时间也没说话。

  邬生喝了半杯水,唐元宵才猛地回过神来,回过神就看到邬生探究的眼神。

  “想什么想这么入神?”

  唐元宵眼睛不受控制的看了一眼苏梨,随即摇头,“没什么。”

  邬生将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敛目继续喝水。

  唐元宵看到邬生的动作,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动作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他顿了顿,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却也没说出口。

  唐元宵无声加快喝水的速度。

  水是热的,本该一点点一口口喝,让身体慢慢暖和起来,喝快了就会感觉异常烫。

  可唐元宵还是加快了喝水的速度,一大口接着一大口的,三两口将剩下的水喝完。

  “你既然醒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唐元宵站起身来。

  “这个时间了,吃过饭再走吧,一会我妈来了会带饭来,小不点也会一起过来。”

  邬生劝道。

  “不了,我去疗养院。”唐元宵看了一眼邬生摇头。

  他说疗养院,就是说的唐母,邬生就不再劝,苏梨听到疗养院,本来要说出口的话也咽了回去。

  “我先走了。”唐元宵最后看了一眼两人,不多废话,起身往外走。

  苏梨站起身脚迈了两步,又停下。

  “不去送送?”邬生看她的动作开口。

  苏梨摇头,“不去了。”

  “你去送,我也不介意的。”邬生道。

  “我知道,不过还是不送了。”苏梨眉头微皱。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唐元宵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这几次,她都莫名觉得有些不对。

  好像有点复杂,又有些疑惑,还夹杂一些欲言又止,今天更甚。

  苏梨想不出唐元宵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她问唐元宵也不一定说,她去送,也许也只是延续刚才病房内的沉默。

  邬生看苏梨开始蹙眉发呆,视线最后落在病房门口。

  唐元宵眼神的复杂,邬生也看到了。

  他不止看到唐元宵看苏梨复杂的目光,还注意到看他的目光也是复杂的。

  也不知唐元宵到底想了什么。

  唐元宵想的什么,不管是邬生还是苏梨,都无法想象到,或者无法猜透。

  他们怎么可能猜透呢,因为唐元宵自己都有些想不明白。

  他之前听说白心月瞎了眼睛的事,只觉得这是报应,可是进去病房,在苏梨给他递了那杯热水后,他隔着热气看过一眼苏梨后,脑海里莫名多了一些抓不住的画面念头。

  明明是白心月瞎眼了,可是莫名的唐元宵闪过的是‘苏梨右眼瞎了’这几个字。

  他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念头,一闪而逝,根本抓不住,可是这念头却无比清晰。

  唐元宵近一段时间,梦还是断断续续。

  关于秦珊珊的梦,在她离开后,再没开始梦,可是关于苏梨,还是一直在梦。

  只是梦得没那么频繁了,大多时候是看到苏梨才会再次做梦,有时还是重复那个掐苏梨的梦,有时是其他的。

  可是还是和之前一样,他知道自己做梦了,只是醒来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唐元宵直觉梦很重要,可是他就醒来就是想不起梦的什么。

  因为这个原因,唐元宵现在每次看到苏梨,条件反射会恍惚一瞬。

  不过今天这清晰的念头,还是第一次。

  唐元宵一时间弄不清怎么回事,明明是白心月瞎了一只眼,和邬生有关系的也是她,可是他就是莫名想到了那么一个念头。

  唐元宵出了病房,脚步飞快。

  之前喝下去的热水,一下子热了起来,连脸也感觉到了滚烫。

  唐元宵快步下楼除了住院楼,一出来,冷气冷风瞬间袭来。

  唐元宵精神一振,他呼出一口气,仰头看看住院楼,再看看天空,片刻后大步离去。

  要下雪了......

  雪来得比比想象中的块,唐元宵去疗养院的半路上,雪花就开始飘落下来。

  雪花从小到大,不过一会,雪花就成了片状。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唐元宵加快脚步,离疗养院只有百米距离的地方,视线随意扫过街边站立的人。

  走了两步,唐元宵脚步慢了下来,迟疑回头又看了一眼。

  再一看,他没看错。

  直直站在街边直直看着前方的人是林欢竹,是那个女公安。

  林欢竹不知站了多久,头上身上已经下了一层白白的雪花。

  唐元宵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出声打招呼。

  “林公安?”

  唐元宵喊了一声,林欢竹似乎没听到,还是直直看着前面。

  她犹如雕塑一般,看似没知没觉,可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或者感受到她周身那一片哀伤。

  带着沉痛的哀伤。

  唐元宵看着林欢竹的背影,一下子没挪动脚。

  他不懂林欢竹那沉重的哀伤是什么,可他心中忽然也感受到了哀伤。

  唐元宵在原地停了片刻,看看越来越大的雪,抬步向林欢竹走去。

  “小林...林欢竹。”

  唐元宵站到林欢竹旁边,再次喊了一声。

  林欢竹睫毛一颤,那落在睫毛的雪花掉落,瞬间成了水,混入眼中流下,已不知是泪水还是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