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7章 老唐老邬

第467章 老唐老邬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夏初中毕业回家后,就陆陆续续有人上门说亲。

  小姑娘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人是大事,小姑姑和邬奶奶很重视,对上门说亲或者试探的都一样。

  一年多的时间,有一家说亲的还算不错,邬夏也没意见。

  本来是好事,可就在提亲的过程中,在还没彻底定下亲事的时候,这提亲的小伙子竟然病了。

  病来得匆匆,当晚发病,第二天就死了。

  这小伙子是肚子疼,疼得打滚,那时候可没有病了就往医院送的习惯,吃了点土药不管用,第二天看不对劲想送,已经来不及了。

  小伙子生生疼死了。

  后来邬家人怀疑小伙子是发阑尾炎死的,可惜后来知道也没用。

  这门亲事半途而废,邬奶奶他们惊惧之余,只剩下庆幸。

  庆幸还在说亲,还没正式定亲。

  不过这小伙子的死带来的冲击有点大,之后两年邬夏的亲事都不急着说了。

  直到邬夏都十八九了,年纪差不多了,她的亲事才再次提上了日程。

  上门说亲的人不少,三个月后,最后终于挑中了一家将亲定下了。

  经历上次的事情后,邬奶奶小姑姑特别看重对方的身体,定亲的小伙子身材高大身强力壮,身体很好,从小到大基本没怎么病过。

  因为邬夏的年纪也差不多了,定亲过后,就开始准备嫁妆结婚了。

  婚期定在邬夏二十岁这一年。

  定下婚期后,就在两家都准备嫁娶时,男方去县城买东西时,却发生了意外。

  因为下雨,路滑,男方直接掉下山摔死了。

  这人一死,不说对他们家多大打击,就是对邬夏,也等同于灭顶之灾。

  邬夏的灾难,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她身上没有丝毫的意外的背负了‘克夫’的名声。

  之前那还在说亲就死了的男人拉出来一说,说服力倍增。

  邬家邬夏本就难受得要死,结果还被背了这样的名声,摔死的男方家人接受不了这事实,将尸体抬到邬家闹。

  他们要邬家付出代价,要邬夏陪葬。

  “都是你克夫克死的,哪能让你活得好好的。”

  邬夏当时差点没被男方父母当场弄死陪葬,后来是小姑姑邬奶奶和邬家村的人死死护住才保住了邬夏的命。

  那边的父母看不能弄死邬夏,又提出让邬夏和儿子结冥婚的要求,要邬夏嫁给儿子,一辈子守着鬼老公守寡。

  这和陪葬没有太大的差别,这样的条件怎么也不能答应啊。

  可是男方父母也不依不饶,邬夏不结他们就不走了。

  他们就抬着棺材,将棺材放在邬家门口,逼着邬夏答应。

  那棺材放了整整五天在,怎么赶也不走。

  邬家人差点没被气死,邬夏被逼得精神恍惚绝望到极点,差点没自杀。

  后来是邬生和邬琪华赶了回去,以强硬的雷霆手段才将那家人逼退。

  怕自己儿子的尸体被烧了挫骨扬灰,那家人终于将棺材抬走了,后来又因为邬生的强硬手段,才让邬夏留下命了。

  可惜那时候邬夏‘克夫’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邬夏的精神状况也差到极点,已经没有了活的意志。

  后来邬琪华邬生将邬夏带到帝都,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让邬夏再次恢复正常。

  可惜,这个恢复正常也只是表面的,要不是因为家里人,邬夏能去出家了。

  后来邬夏回了老家,在邬奶奶和小姑姑的陪伴下,慢慢恢复了正常。

  可惜她的婚事到底被耽搁了。

  之后邬夏家里再没人上门提亲,就是邬家村的人,也多少有点惧怕邬夏‘克夫’的名声,虽然表面相处正常,也没人上门说亲。

  直到今年,事情过去了三年,邬夏二十四岁了,才陆陆续续又有人上门说亲。

  只不过说的都不是什么好对象,要不就是没父母的三十多四十的老光棍,要不然就是鳏夫,反正不尽人意。

  直到如今和邬夏成亲的邹立平上门说亲,邹立平比邬夏大了两岁,年纪大了,可没结婚是因为家里穷。

  家里就他母亲和邹立平生活,他的父亲听说是早年精神出现问题走失了,寡母儿子生活得困难,一直没钱娶媳妇,拿不出彩礼。

  不过邹立平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长得秀气白净,性格也好,邹母看着也不是不好相处的人。

  姑娘家总是要嫁人的,不能一直当老姑娘,邬奶奶和小姑姑看了之后,最后就定下了这门亲事。

  穷就穷点,不算大问题,只要人好就行了,好好过日子,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邬生受伤的时候,正是邬夏婚礼忙碌那几天,怕消息传回去,影响邬夏的婚礼,所以邬冬知道后也不让他告诉邬家人。

  现在邬生醒了,邬冬就想告诉邬奶奶和小姑姑。

  邬生听了邬冬的话失笑,“我现在都要好了,告诉她们她们又要受到惊吓,就不告诉了。”

  邬冬一想也是,“表哥说得也对。”

  他摸了摸头忽然问,“以前天天听表哥说都好,是不是其实也有像现在这样的情况?”

  受伤了也不告诉他们吗?

  邬生看着邬冬的眼睛噎住了。

  苏梨在一边看着失笑,帮邬生回答了,“肯定也是有的,不过这次是伤得最重的一次。”

  父母对子女,子女对父母,对亲人很多人习惯报喜不报忧,就怕亲人担心。

  邬生听苏梨的话点头,“对,以前就算受伤,伤得也不重。”

  这件事总算过去了,开始好奇邬夏结婚的情况。

  “也不知道夏夏适不适应,好不好。”

  邬冬点点头,“应该还好。”

  按照之前的状态,只要新郎不死,对邬家就是好的。

  “过几天二姐应该会联系我们,或者写信来。”邬冬道。

  邬生点头,邬冬待了两个小时,之后才走了。

  邬冬走后没多久,又一探病的人来。

  这人不是谁,而是唐元宵。

  看到敲门进来的唐元宵,邬生笑着打招呼。

  “老唐。”

  唐元宵昨天就知道了邬生醒来的消息,不过想到昨天应该有很多人探病,他就没来,直到今天下课才来。

  当然,白心月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听到邬生的称呼,唐元宵也回道,“老邬。”

  苏梨:“......”

  这称呼......老干部会面既视感满满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