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6章 安全感

第466章 安全感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被邬生炙热的目光看得脸微红,“别这样看我。”

  “怎么看你了?连看都不让我看,你实在太残忍了。”

  邬生想娶苏梨,一直想,可这次是特别特别特别的想。

  当然除了想,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重。

  他的身份注定这样类似的救援任务还会很多,不管什么时候他也都会全力以赴,毫无怨言。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注意小心,像这次一样,可能依旧还是避免不了受伤,甚至...甚至丢失性命。

  他当然会竭尽全力保证自己保证战友的安全,可是这些事情没法绝对。

  这一次他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妈妈和苏梨都这样,邬生完全不敢想象如果他没醒的话,妈妈和苏梨会如何。

  苏梨还这么小,正是在最好的年纪最好的绽放年华,生命刚刚开始,他不能让她就在这最美的年纪枯萎......

  他一定要遵守诺言,和她白头偕老,一定不能撇下她,更要尽可能避免再出现这次这样的危机。

  他和苏梨说好了毕业结婚,离苏梨毕业,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他必须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更加努力,然后保证自己的安全。

  邬生不能让苏梨因为他的身份,经常处在一个紧绷的害怕他出事的状态。

  他不能给予苏梨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婚姻......

  一瞬间,邬生脑海里闪过万般思绪。

  邬生如此,苏梨也如此,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还要被邬生炙热的目光包围。

  “还能怎么看,你自己什么目光你自己不知道么?”

  苏梨伸手想去蒙邬生的眼睛。

  邬生失笑,看着苏梨带着点红晕,还有点纠结的脸,不再提‘结婚’两字。

  他拉住苏梨的手,亲了亲,嘴里道,“不知道啊,什么目光啊。”

  苏梨:“......”

  好吧,她说不过邬生。

  抬头看了眼邬生,看他目光依旧,最后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眼不见为净。

  挡不住他的目光,她还不能遮住自己的眼睛了。

  邬生看着苏梨的动作,噗嗤一笑。

  “你这是掩耳盗铃吗?”

  苏梨不答,只想抽回自己的手。

  邬生不放,“别太用力啊,我现在可是病人。”

  苏梨真是服了他了。

  邬生看苏梨立刻收回力道,乖乖让他拉着手,眼底满是笑意。

  “好了,别挡了,我们好好说说话,我看你不就是想你了。”

  邬生拉了拉苏梨的手,“快放下来,我昏迷这几天,你天天看着我,肯定是看够了,可我没看够啊。”

  这话说得苏梨都没脾气了。

  她看着邬生脸色依旧苍白消瘦的脸,“伤口疼不疼?”

  邬生摇头,“这点疼没事,都快好了。”

  “这样说起来,其实你昏迷几天也好,能好好休息,也感觉不到伤口疼。”

  苏梨说完抽了抽自己的手。

  “我给你削个苹果吃。”

  邬生这次乖乖放手了,“好。”

  苏梨在一边削皮切成片,邬生就躺在病床上看苏梨,好一会才眨眼,似乎看不够似的。

  苏梨看了他两眼,最后无奈一笑,不再说什么。

  将苹果切成片,苏梨一边喂邬生,一边和他闲聊。

  大半说的是他昏迷这些日子的事情。

  “...小陌帮我们一起照顾你的,还给你按摩,和你说话,每天都如此。”

  邬生听了嘿嘿笑,“我就知道这小子喜欢我喜欢到骨子里了,看到我醒来那样子就骗不了我。”

  苏梨失笑,“你这形容得能不能换一下,什么叫小陌喜欢你喜欢到骨子里了。”

  这话一般不都是形容爱情的喜欢么,怎么用到了小唐陌身上了。

  “我这用得挺好的,形容得很到位啊。”

  邬生不服,他觉得他用的完全没问题。

  “是,是,你说得都有道理。”苏梨给邬生喂了一块苹果,“快吃吧。”

  两人正说着话,病房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吧。”苏梨话说完,病房门艰难被打开了。

  来的人是邬冬,进来看到邬生醒着就笑。

  “表哥,表嫂。”

  他手里大包小包提着一堆,手没空,所以开门开得有些困难。

  苏梨一看到他这样,急忙放下手里的苹果起身去接。

  “怎么带怎么多东西来?”

  “都是家里寄来的。”邬冬任苏梨接过手里一些东西。

  邬冬带来的东西,除了一堆吃的,还有鞋子等东西。

  “前几天不是我二姐的婚礼吗,我们回不去,他们就把能寄的东西都寄来了。”

  邬冬和邬生和苏梨说了一遍都是些什么东西,苏梨和邬生看着都馋了。

  “这寄来的可真是时候,这两天咱们都有口福了。”

  “本来打算着如果能赶回去就赶回去呢,结果.....好在又吃上了。”

  邬生嘴里说着,心里暖烘烘的。

  “表哥,疼得厉害吗?哪里不舒服吗?”邬冬坐在床边仔细看邬生问道。

  “没有,都好,都好。”邬生看着邬冬的样子,呼出一口气,“你看你都瘦了,表哥我醒了就没事了,别操心了啊。”

  邬冬猛点头,“你都醒了,是不是可以告诉外婆和妈妈你受伤的事了?”

  在邬琪华和苏梨的眼底,邬冬还是个孩子,虽然邬冬的年纪实际上比苏梨还大了几个月,不过还是个孩子。

  因为觉得他还是个孩子,怕吓到他,邬琪华和苏梨都没告诉邬冬。

  邬冬最后是看新闻才迟钝知道邬生受伤的消息的。

  至于邬外婆和小姑姑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邬生受伤的消息。

  一来那边消息要封闭一些,二来是他们忙着办婚礼。

  邬夏就在前几天出嫁了。

  邬家春夏秋冬四个孩子,大姐邬春今年二十六岁,依次往下推,每个孩子都相差两岁。

  邬夏今天都二十四了,在这个时代,二十四那可真是老姑娘了。

  好多姑娘,特别是比较闭塞的农村里,小姑娘十八九岁就嫁人生子的很多,好多都是孩子都生了后面才慢慢补结婚证了,比起结婚证,办酒席才是真正结婚的标志。

  大一点结婚的,最多也就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二岁以上就是老姑娘了。

  邬夏人长得好看,又贤惠勤快,还是初中毕业了的,原本不该拖到这时候,拖到这个时候也是她倒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