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4章 痛不欲生

第464章 痛不欲生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心月头晕目眩,在剧痛中醒来,迎来的就是比身体更痛苦的侮辱。

  之前纯粹看热闹的大家,此时已经知道了或者说已经认出了里面的人就是大英雄邬生。

  邬生之前的事迹被大量报道,大家之前想见见这位大英雄还没机会呢。

  想不到这次却阴差阳错见到了,却是在他被坏女人赖上诬赖的时候。

  白心月推小黑已经是罪大恶极,还要赖上邬生污蔑邬生,那真是更不能接受。

  热心又义愤填膺的民众,将白母和白心月他们堵在中将,不让他们离开。

  他们要骂死这大坏蛋,最毒妇人心,竟然敢害大英雄。

  本来动静太大,围观的人就多了,这么一会,人越聚越多。

  狭窄的病房走道,以及旁边的大厅被人挤得满满当当,后来的人不知道情况,可是有人专门说这件事。

  华国人的属性,哪里有热闹看都要上去看看,了解事情的人也很乐意将事情说出来。

  中间有个最喜欢听说书的大爷,中气十足扬声将整件事情说了。

  他说得很有感染力,还跌宕起伏,将小黑和邬生的无辜,邬生救小黑的壮举,以及白心月的恶毒都说得清清楚楚。

  人越来越多,医院的医生护士被挤在一边,已经完全没法招架了。

  白母带着白心月想挤出人群,挤得艰难,一路都在被人唾骂。

  “不要脸,坏女人,我呸。”

  “这种人就该坐牢,就该打死!”

  “只瞎了一只眼也太可惜了,怎么没两只都瞎!”

  “有钱了不起啊,这样坏!”

  白家有钱,是毋庸置疑的,平时有钱是好事,不过这种时候却不是。

  仇富心理,是任何时代都存在的。

  听到白家有钱,加上仇富心理,大家就骂得更厉害了,最后有人还忍不住动手了。

  打一下踢一脚的,人多嘛,大家都下暗手。

  本来因为畏惧白家权势,或者说因为熟人,想将帮一把的白家后援团,原本还帮着挤,或者跟在后面,等情况越来越严重,一下子退了或者说躲了起来,再不敢往前凑了。

  追求白心月,之前将她捧在手心里的那些追求者,也是能离得多远就多远。

  他们眼底除了害怕还有震惊。

  震惊面前的场景,对白心月的恶毒,也有后怕。

  大家都退了,最后只剩下白母莉姐白心月和司机。

  白心月醒来看到场景,在看到那唾沫辱骂,差点没气得一口气过去。

  当然最后她没别气厥也没气死,看那情况她忍下了。

  她当即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装晕,装作还没醒来。

  她死死忍受着,想忍过这段,指甲死死嵌入手心中。

  她以为这已经是最耻辱最可怕的了,想不到装晕没两分钟,大家却越来越过分了,直接打人了。

  白母他们招架不住,也抱不住白心月了。

  白心月身上挨了好几下,打的还有掐的,本来就受不住,最后再落地前不得不醒来。

  她不敢落地倒下,倒下了说不定会被人踩废甚至踩死了。

  “让开,让开,别碰我,你们找死!”

  白心月才骂完,看到她醒,大家骂得更甚了。

  “还别碰我,我呸!”

  白心月又被吐了一唾沫,白心月颤抖着手摸着脸上的唾沫,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

  “啊!”白心月撕声吼,再忍受不住要去打人,却被白母死死抱住。

  白母死死抱住白心月,将她护住。

  “不能打,不能打...”

  这个时候打了,就坏了,到时候可能真会丢命。

  小黑父母站在邬生病房门口看着,解气不已。

  娃娃脸垫着脚站在一边,没说话,可也同样感觉。

  邬生走出来看了两眼,示意娃娃脸。

  “别看了,还不快去疏散。”

  娃娃脸看向邬生,“现在去?”

  “嗯,快去,这么多人,人挤人的别出事。”

  邬生之前也没想到,外面会聚集这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后,竟然开始为他打抱不平讨伐白心月。

  说实话,邬生没想到。

  他都呆了,呆完反应过来,眼眶就热的,心也是热的暖的。

  可看人越来越多,怕事情失控,邬生立刻让正爽和感动的娃娃脸去。

  娃娃脸一听邬生的话,也知道厉害,立刻上前。

  这时,公安也来了。

  最后公安和娃娃脸以及医院的保安、医生,一起将这些看热闹的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疏散开。

  疏散得及时,最后也没出什么问题。

  留下满身凄惨的白母白心月他们。

  几人身上满是灰和脏兮兮的唾沫,头上脸上全是,鞋子已经全部被踩丢了,光着脚,上面是灰尘和被踩破的血迹。

  衣服头发乱糟糟的脏兮兮,犹如逃难的难民。

  白母这半辈子白心月这辈子,甚至司机和莉姐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不堪的时候。

  司机和莉姐脸上惊惧恨意交加,眼底满是害怕。

  白母气得脸色发青,全身颤抖。

  白心月差不多,全身颤抖,眼睛都红了,她头晕目眩头痛欲裂,眼前一阵阵模糊。

  可是最让她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受到的侮辱。

  白心月回身看向站在门口的邬生苏梨等人,脸扭曲了一瞬,刚想说什么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也是被气晕的,也是娃娃脸那一脚踢得很重。

  娃娃脸之前就憋了一口气,这次保护小黑,一出手那真是够狠。

  白心月被娃娃脸一脚踢得脑震荡,好死不死的又是踢得眼睛完好的那一边,就又伤了另外一只眼,这一踢眼中影响了视力。

  虽然没瞎,可是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本来一只眼一不影响正常生活的,这一踢却影响了。

  看什么都迷迷糊糊的,犹如深度近视。

  可深度近视带了眼睛还能看清呢,她却戴眼睛也看不清了。

  因为作孽糟了报应,之后还不知足闹出幺蛾子,最后连好的眼睛也不好了。

  白心月再次醒来,差点没被模糊的视线吓死。

  等知道确定之后要处在这样半瞎的状态时,白心月真不想活了。

  这次不是假的,是真的不想活了,真的想自杀了。

  可是她连自杀都不能,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了。

  病房里除了医生,还有公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