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3章 唾弃

第463章 唾弃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5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5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说邬生和苏梨震惊,就是当事人小黑也被惊到了。

  “你推我竟然是因为这个,那树那么粗,怎么可能.......”

  小小年纪的小黑完全不能理解了,那树那么粗,三岁小孩都知道安全,结果.....

  小黑不能理解,在场的很多人,邬生和苏梨却瞬间知道了白心月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

  她并不是不知道树粗,完全能承受住他们的重量,只是那一瞬间第一时间反应做出了选择。

  说到底就是人性的自私,完全没将他人的生命当做一回事而已。

  白心月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人,所以遇到什么危险,或者遇到她以为的危险时,下意识的就会做出选择。

  推小黑,是她的条件反射,是她的选择。

  以后不管再遇到几次这样的事情,她的选择永远不会变。

  如果那棵树真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白心月推了小黑之后,下一个就会毫不犹豫朝邬生出手。

  不过一刹那,小黑还在不敢置信,还有一部分还在震惊外,邬生和苏梨却已经将整件事看得清清楚楚了。

  “禽兽不如。”邬生看向白心月的眼神,已经不是冰冷来形容了。

  多半是用来形容男人的词语,用在白心月身上,却觉得再合适不过。

  真的是禽兽不如。

  就因为听到一点风声,以为树承受不住重量,毫不犹豫就推了小黑下去,注意重点,只是‘以为’甚至还没落实,如果真是那样的情况兴许还好。

  就是这样一个人,推了小黑下去,邬生去救小黑才受重伤,之后她竟然还有脸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闹出这么多事,还要带着人控制着节奏来指责邬生。

  “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不要脸的人。”

  本来来为白心月讨公道的人,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喃喃出声。

  这句话说出了大部分的心思。

  “谁不要脸,我说了我没推,刚才就是口误,是他站不稳才掉下去的!”

  白心月听到这一句话,猛地转身反驳。

  她脸上的表情凶狠,满脸杀气,明明之前还是那么可怜可敬的人,这一秒却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恐怖的陌生人。

  原本漂亮的脸蛋,也因为扭曲,变得面目可憎。

  这一刻,白心月真正的真面目才真正暴露出来。

  本来作为‘上层人’高高在上着,就算对普通人看不起,就算当他们是蝼蚁,平时也还可以掩饰的,可因为瞎了一只眼,因为连续发生的事,白心月没掩住她的本性。

  小黑没看到白心月的脸,听到她的话立刻反驳。

  “就是你推我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本来可以两只手都稳着的,却怕你被树枝打到,就帮你挡着那树枝,结果你却来推我。”

  “要是我两只手都稳着,也不会被你一下子推下去....”

  小黑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哼了一声,“让你坏,让你说大英雄哥哥坏话,你活该。”

  “你推我下去,你也被那树枝打到眼睛瞎了吧!你这是遭到了报应了!”

  小黑和以前的小唐陌一样,在缺少故事书缺少电视的村子里,最喜欢就是听老人家或者父母将故事,听过‘遭报应’这词,也知道人做了坏事会遭报应,所以就顺嘴说了出来。

  小黑这一说,可将事情完完全全弄清楚了。

  什么为了救邬生眼睛瞎了,明明就是自己推小黑下去,最后也害了自己了。

  真正的糟了报应了。

  事情真相一直明明白白的白心月,怎么不知道事情经过,听到这里立刻吼。

  “闭嘴,给我闭嘴,给你闭嘴!你怎么不去死!”

  她回身看向小黑,直扑向小黑,想让小黑彻底闭嘴。

  一直准备着的娃娃脸,早有准备,闪电出手,毫不客气抬脚踢了一脚。

  正中白心月的脑袋,白心月砰地一声白提倒在一边。

  在白母的尖叫声中,娃娃脸站在小黑面前,满脸防备大吼。

  “还不快找公安来!”

  被娃娃脸这一脚踢得尖叫着齐齐往后退的众人,反应过来,“对,对要叫公安。”

  白心月做的事,可是蓄意伤人,情节就严重了。

  “不许去叫,谁敢去叫。”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白母,听到公安两字一个激灵醒来,抱着白心月怒吼。

  “你们都给出去,拦住他们,别让他们找公安。”

  白母猛地抬头看向她之前的后援团,这些都是和白家有来往交际的人,还有一部分是依附或者巴结白家的人。

  白母眼底满是厉色,寒声吩咐,未必他们听从。

  跟着来的人看到白母这样,一个个浑身一紧,却没有一个人敢应声。

  这件事...不能阻止了,也并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白心月之前将她救邬生瞎眼的事情,秘密的大肆宣扬了一番,知道这件事的人本就多,圈子里早就传开了。

  再加上她闹自杀这一出,完全就是爆炸性新闻了,事情早就闹开传开了。

  堵不住大家的嘴,又有小黑他们,公安现在不来,也可以以后来。

  更何况...白母之前还叫了记者。

  记者已经来了,哪里能放过这样的新闻。

  在白母大吼时,混乱中,胸前挂着相机的记者,对着白母和白心月一阵猛拍。

  “你干嘛,不许拍。”

  白母被闪光灯弄得闪了眼,看到这记者立刻大叫护住怀里的白心月。

  记者是她之前叫来的,是想让他报道邬生忘恩负义,结果却.....

  白母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心月,心月...”白母抱着白心月,看她一直没醒来,仇恨的目光转向了一直邬生苏梨和娃娃脸身上。

  眼底的仇恨,几乎要喷泄而出。

  “要是心月有什么好歹,你们给我等着!”

  她和保姆莉姐还有带来的司机一起将白心月抱了起来,要带出去。

  被威胁的一直没说话的小黑父母,听到这威胁真是要被气吐血了。

  他们忍不住要冲上去时,却被邬生拉住。

  邬生从病床上站起身开口。

  “该等着的是你们。”

  白母身体一僵,却朝着前面用身体挤开人群。

  “让开,让开,医生,医生,快看看我的女儿!”

  围观的人群中,除了白家的后援团,其他看热闹的并不是很想让。

  “呸,这样黑心黑肝的人死了算了,还找什么医生。”

  “活该瞎,瞎一只眼哪里够,竟然推那么小的孩子。”

  “就是,还有脸叫,有钱就了不起啊,我呸。”

  不知道是谁开始的,大家唾骂起来,这可是真正的唾骂,唾液大大小小朝着白母和白心月莉姐身上落去。

  “你妈疯了,你妈竟然敢!”

  白母差点没气疯。

  白心月悠悠转醒时,迎面就是一坨浓黄的唾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