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60章 割腕

第460章 割腕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0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家也算是世家,虽然中间可能会有动荡,可是一直自诩是世家,很有世家的风度。

  古代世家有世仆,新社会没世仆这说法,可是这保姆也不是一般的保姆。

  她奶奶是白家老爷子他们那一辈的请的保姆,后来她女儿连同孙女,也就跟着白家了。

  三代都在白家做活,虽说是保姆,听着像是伺候人的活计,可是实际挺不错,他们的日子比普通老百姓过得都好。

  平时吃的用的,因为白家也是很好,除了要勤劳一些,一切都很好。

  虽说是保姆,可是都是温和之人,就气度来说,比苏梨同学瞿安瞿妈妈还好一些。

  这保姆莉姐的奶奶已经荣养了,如今是她和妈妈在白家工作,妈妈照顾白母他们,她则主要是跟着白心月。

  她比白心月大了十来岁,小时候就带着照顾的,对白心月很是衷心又爱护,不是妈也是当个大姐了。

  白心月对邬生的在意,梨姐看得清楚,原想着白心月都瞎了一只眼,怎么也能得如意郎君,哪曾想邬生竟然这样说白心月。

  她那是又气又心疼。

  “小姐一心护着你,救了你还让我们不要说这件事,还怕你为难,还说什么不能救命之恩来逼迫你,我呸!”

  莉姐扶住白心月,“小姐就是太好性了,才让你这样的人欺负,我告诉你,我们白家也可不是好惹的,你别想诋毁小姐!”

  白心月死死拉住莉姐,满脸凄凉,“莉姐,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她咬牙隐忍委屈哭着求,“是我错了,我没救过人,我活该瞎,都是我自作自受...”

  莉姐心疼都整个人都颤抖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小姐,你别哭,你起来。”

  莉姐看白心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疼不行,看扶不起来,干脆弯腰将人抱了起来,抱回床上。

  “一个人人称赞的大英雄,背后竟然是这样的人,简直让我大开眼界,小姐,你别怕,我去给你找夫人...”

  莉姐哄着白心月。

  白心月摇头,“不,别找妈妈,谁都别找,我丢不起这个人...”

  她喃喃说着,忽然深吸两口气,擦干眼泪看向邬生。

  “邬生,你心中既然如此想,那就便当事实是如此,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

  邬生看着白心月和莉姐,仿佛看两个怪物,听了一言不发。

  看着白心月和莉姐的做派,再听听他们什么‘小姐’称呼,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以为拍电影呢,这一套套的,呵呵.....

  邬生冷笑着就见白心月擦干了泪,满脸冰冷,“我会和大家解释,我从未就救过人,之前都是我癔症了,我活该瞎。”

  白心月说完背过身,留给邬生一个冰冷的背影。

  随即又丢出四个字,“莉姐,送客。”

  这是下逐客令了。

  莉姐狠狠看了眼邬生和门口的苏梨,“我们小姐要休息了,请走吧。”

  她的请说得很重很重。

  邬生看着白心月的背影,嗤笑了一声。

  “原以为处在同一时代,还能沟通,没想到是我想错了。”

  邬生比起进来,眼底只越发冰冷。

  “事实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不管你说什么,我永远问心无愧,如果你们白家你白心月想让我对你瞎眼负责,想要什么赔偿,我是不惧的,随时可以回忆重复当时的情况。”

  “但是,记住,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跑到苏梨面前去,让她离开我。”

  “若再发生下一次,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

  白心月要是实在缺男人,要实在想做人救命恩人,他不介意成全她。

  邬生说完,转身就走。

  看了一出大戏,觉得白心月特别适合穿越到古代宫斗宅斗,胡思乱想着的苏梨忙不迭去扶住他。

  两人施施然离去,独留下差点被气疯满脸愤懑的莉姐,和脸有些扭曲的白心月。

  “小姐,气死了,真是气死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在莉姐的骂声中,白心月一言不发,指甲深深嵌入手心软肉中,独留下的一只眼睛里,眼底疯狂暗涌。

  什么如果你们白家你白心月想让我对你瞎眼负责,想要什么赔偿他是不惧的。

  她的瞎眼本就要他负责,至于赔偿,他赔偿得起吗?

  她白心月的一只眼睛,谁赔得起。

  若是邬生能愧疚,能识趣一点离开苏梨和她在一起,她说不定就可以不追究太多,就算是瞎了也就认了。

  可是邬生竟然如此对她,竟然敢如此对她!

  以为问心无愧,一切就没问题了吗?

  想都别想,她过的什么日子,他还想和苏梨双宿双飞,做梦呢!

  白心月眼底发出决绝的幽光,唠叨的保姆莉姐却没发现。

  接下来两天,白心月再没出现在邬生和苏梨面前。

  倒是听说有不少朋友去看她,听说她澄清了救邬生的事情。

  只是澄清的方法过程有点问题,苏梨偶尔遇到小汽车接送的那些白心月圈子里的小姐们,看到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邬生醒了,清楚说白心月不是为了救他而瞎了眼的,这两个事实,让苏梨走路带风,才不在乎她们的脸色的。

  这些脸色,不过无关紧要。

  邬生醒来第二天,苏梨有一次出病房,在走廊上看到了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背影。

  苏梨看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那好像是李献。

  大概是听说邬生醒来,偷偷来看的。

  而小黑这边,苏梨他们原先顾不上,在和邬生去的时候,听说有人秘密捐款,将小黑的医疗费用都交了,还预交了一大笔,就算小黑一直不醒,也够他住院几年。

  苏梨看到李献,莫名就怀疑是他做的,苏梨看到他后,一直和邬琪华错开时间在医院蹦跶的叶欣兰,也一下子失去了踪影。

  苏梨总算过了两天清净日子,本以为事情已经揭过,可以安然到邬生出院的。

  结果第三天,平静就打破了。

  白心月自杀了。

  就在医院病房里,反锁了病房门,割腕自杀。

  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里说无法接受瞎了一只眼的打击,加之不堪受辱,所以实在活不下去了。

  无法接受瞎眼了,这个好理解,这不堪受辱...就值得回味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