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59章 质问

第459章 质问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4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看完小黑,回去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眼底一片暗沉。

  “他会醒来,会好起来的,医生不是也说饿了他恢复情况不错,头里的淤血也正在消散,别担心。”

  苏梨扶着邬生的胳膊,轻声说道。

  邬生看着苏梨点头,“嗯。”

  他走得很慢,过了一会忽然问,“白心月在哪个病房你知道吗?”

  苏梨愣了一下,怎么忽然问起来白心月了。

  “好像在楼下吧,怎么了?”

  邬生没立刻回道。

  苏梨之前和他说起事情经过,说得简短,并没说太多白心月这一段时间做的事,可是邬琪华在苏梨走后,却都和他说饿了。

  听到白心月打着救了他才瞎了眼的旗号,说什么他和她才是天生一对,还让苏梨离开成全的话,邬生眼底满是冷意。

  一醒来就听见人叫嚣,让苏梨滚,他就知道情况,却没想到恶心到如此地步。

  他真的都要呕出来。

  苏梨这一段时间遇到的事,稍微打听一下,就什么都打听到了。

  叶欣兰在中间怎么上蹿下跳为白心月出头,怎么为难苏梨,邬生也都知道了。

  邬生真的很佩服叶欣兰,完全不能理解她怎么想的,怎么会如此脑残。

  就像白心月,明明他对她就只有厌恶,也就是认识而已,却说得多情深义重一样,还要将她瞎眼事情和他捆绑在一起。

  邬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看到小黑后,这口气就更忍不住了。

  邬生如此想着,顿了顿回道。

  “不想听什么她为了就我瞎了眼的鬼话,想去问问她怎么‘救’的我,让她闭嘴。”

  苏梨点了点头,“这样啊。”

  想到这一段时间被恶心的次数,苏梨也是一言难尽。

  知道白心月有手段,可她也没想到,竟然敢这样颠倒黑白,这份心机手段,放在古代也能宅斗了。

  “走,去和她会会。”

  邬生说了,苏梨也没意见。

  苏梨扶着邬生,慢吞吞下楼,到了白心月住院的楼层,问了护士白心月的病房。

  白心月正要出病房,一下子听到了邬生的声音,想到中午的经历,整个人都僵了一瞬。

  下一秒整个人又松懈下来。

  不管怎么说,邬生能来找她,她就不能让他来白找。

  白心月眼底闪过幽光,立刻脱了身上的厚衣服.......

  病房外走廊上,问到白心月的病房,邬生和苏梨就往找过去。

  到了病房门口,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苏梨打开了病房门。

  病房内的景象映入眼帘时,苏梨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只见白心月穿着白色的单薄的一身睡衣,正站在病床前看着窗外,角度差不多是四十五忧桑。

  乌黑的头发披散着,配合着白心月身上单薄的睡衣,真是我见犹怜。

  听到开门声,她缓缓转过身来,苍白的脸色,加上包着眼睛的纱布,就越发楚楚可怜了。

  苏梨看了一眼就知道白心月这是有所准备的了。

  看白心月做了如此充分的准备,苏梨有种自己乱入之感。

  真耐冷......苏梨脑海里不合时宜的闪过这念头。

  就和迟疑,邬生先一步踏进了病房。

  苏梨刚想跟上,却被人拉住了手。

  苏梨回头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好似是照顾白心月的保姆,白心月来住院了,她也就从家里来到医院继续照顾。

  就这一耽搁,白心月先说话了。

  “邬生。”白心月喊的这一声,声音清冷,又带着丝丝幽怨,不要太婉转。

  如同苏梨所料,白心月确实是做了准备的,就为了显示自己的柔弱可怜,可惜她不知道邬生完全没接受道。

  “我今天来就想问问,你是怎么救我的。”

  邬生进了病房,不过也就是站在病房门口,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白心月面色一白,“你是听到大家说的那些话了吗?邬生,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了,让他们不要说这件事让你为难了,我从没想过因为这件事逼迫你接受我......”

  白心月那叫一个懂事,那叫一个委曲求全。

  邬生却听得冷笑,“我问你是怎么救我的,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别扯有的没的。”

  还不等白心月回答,邬生就再忍不住嗤笑。

  “就你还救我?要是你真救我,那你早该死在泥石流里了,哪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只瞎了一只眼。”

  是,邬生骤然受伤,是很快晕过去了,可他脑袋又被撞坏。

  那时候情况紧急,什么都来不及反应,可是最后的印象,白心月也就是尖叫一声喊了一声‘不要’。

  “白心月,你知道什么是救人吗?”

  邬生开口,就没想停。

  “像我对小黑那样,那才叫救人,你喊一声‘不要’就算救人吗?不要搞笑了。”

  白心月面色惨白一片,完全没想到邬生竟然如此犀利,嘴巴还如此之毒。

  她未语泪先流,“你...邬生...”

  一边擦泪,白心月一边深深吸气回道。

  “是,我是没有能力像你一样救人,可是你不能否认我想救人的事实,我就是去拉你眼睛才...”

  白心月最后因为哽咽,实在说不下去,那叫一个凄惨。

  “所以这就叫为了救我而受伤?”邬生却直觉不可信,总感觉不大对。

  “我记得我掉下去时就惨叫了一声,你眼睛难道不是那时候伤的吗?”

  他忙着去救小黑,没时间去关注白心月,可是白心月那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可没忘记。

  白心月心一直往下沉,满脸的泪,似乎连站稳都站不稳了。

  “邬生,你......你竟然这样想我,是我的错,是我爱错了,是我爱错了...”

  白心月再次泣不成声。

  邬生脸黑得可以,“就事论事,你老扯有的没的有什么意思,你的心要不虚,就别转移话题。”

  听到这里,门外拉住苏梨不让苏梨进去打扰邬生白心月的保姆再听不下去了。

  “我真是听不下去了,邬生,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家小姐一片以真心,她为了你都瞎了一只眼了,你还这样说,还一心想摆脱小姐,不认就算了,这样诋毁我家小姐算什么,简直不是人!”

  保姆冲进去扶起白心月就朝着邬生大吼,那叫一个气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