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56章 打脸丢脸

第456章 打脸丢脸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躺在病床上沉沉看着叫嚣的那姑娘。

  苏梨转身过去后,直愣愣看着邬生,僵在原地。

  叫嚣的那姑娘不敢置信回头,看到邬生的眼睛被吓到。

  “你...你....”

  “该滚的人是你。”昏迷了几天,邬生的声音沙哑,沉得能滴出水来。

  邬生是真生气了。

  他怎么能不生气,被呱噪声吵醒,这呱噪声竟然还是让苏梨滚出去。

  睁开眼睛看到陌生人扯高气扬让苏梨滚出去,旁边还有个白心月。

  他怎么可能没生气。

  邬生平时很少生气,可是生气起来的可怕,也不是玩笑的。

  他的眼底一片阴沉,周遭的空气因为他的声音眼神,沉默压抑下来。

  叫嚣的姑娘只觉脖子仿佛被人掐住,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好险没跌倒。

  白心月被那姑娘捉住手,才猛地回过神来。

  她没想到邬生竟然在这样的时候醒来,心中有一瞬间的慌乱,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刚想微笑打声招呼,邬生却似乎没看到他,双眼已经看向了苏梨。

  本来可怕阴沉的眼神,在看向苏梨瞬间就变了,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病房内压抑的气氛也随之放松下来。

  “傻了,过来。”

  邬生开口,朝着苏梨伸出了一只手。

  已经僵了好一会的苏梨,终于动了。

  却是对自己打了一巴掌,打得不轻,又催又响。

  邬生面色一变,立刻坐起来,“你干嘛苏梨?”

  苏梨看着邬生喃喃,“邬生,疼的,是真的,我不是做梦。”

  这些日子,苏梨无数次出现幻觉,随便眯过去,总是梦到邬生醒来,可是醒来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可现在是真的,是真的。

  “邬生。”苏梨喊了一声,扑过去抱住邬生嚎啕大哭。

  “邬生你怎么能现在才行,怎么能....”

  从接到邬生出事的电话到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天,苏梨一直没哭过一直不敢哭,或者说哭都没有眼泪。

  直到,此刻,看到邬生醒来。

  苏梨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哭了出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哭声,似悲伤到极点,肝肠寸断般,又似开云见天,充满了庆幸......

  听着让人难受。

  邬生听着她的哭声,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心如刀绞。

  “对不起,苏梨,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邬生抱住苏梨,喃喃哄着道歉着,低头亲吻苏梨的头发。

  一下接着一下,“别哭了,苏梨,不哭了,不哭了....”

  这一刻,傻子都能看出他眼底的深情。

  白心月本来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再次僵住,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感觉好似被人狠狠甩了两巴掌。

  邬生苏梨这样,她算什么?

  那太平洋警察姑娘则彻底呆住了,不管是苏梨骤然发出的嚎啕大哭还是邬生的反应,她都被吓到了。

  没想到一直冰冷的,好似不知道悲伤一直冷硬得不像话的苏梨,会忽然爆发出哭声,之前她看苏梨不顺眼,可有一部分原因是,连未婚夫都那样了她也不知道哭一哭,哪里像白心月,那样担忧悲伤。

  直到苏梨忽然爆发哭声,听到她嚎啕大哭刹那,这姑娘心都被纠成一团,她才知道...原来真的悲伤是这样的。

  而邬生的变化,邬生的情绪,更让他震惊不已。

  她想不通,事情怎么回事这样...这和她之前一直认定的完全不一样啊。

  不是说邬生和白心月才是一对,白心月为了救邬生都瞎了一只眼,苏梨就是厚脸皮赖上的吗,怎么会......

  这姑娘看看面前格格不入的白心月,再看看完全没看到白心月,相拥在一起的苏梨和邬生,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喃喃。

  “怎么会这样...”

  苏梨哭声才小了下去,邬生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这声音。

  他眉头一皱,立刻看向竟然还没走,还在这里碍眼的东西。

  邬生抬头看向她,原本深情如海的眼神,立刻只剩下冰冷厌恶。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在我病房里大放厥词,到现在还没滚,还有你...白心月。”

  邬生一字一顿叫出了‘白心月’三个字,一个字比一个字沉,一个字比一个字重,语气里满是冰冷厌恶以及杀气。

  伴随着声音,他的视线也转向了白心月,目光锐利冰冷,眼底的杀气浓稠仿佛要化成实质。

  “你竟然还有脸还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

  “邬生...”白心月死死控制着自己想跪倒的腿,满含恐惧喊了一声。

  她眼底满是不敢置信,她想过邬生之前那么生气,醒来也许也会生气,可她没想到邬生竟然如此生气,甚至恨不能亲手杀了她。

  白心月这几天演戏,是完全代入进去的,此刻完全无法接受。

  邬生看到白心月的眼神,都要被恶心死了,死死压抑住的杀气是一股接着一股的冒出来。

  “别恶心我,不想死就给我滚出去。”

  她算什么东西,敢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邬生仿佛下一秒就会出手要了她的命一样,白心月看着邬生的眼睛,脸上的血色完全褪去,瞳孔猛地放大。

  她全身汗毛直立,邬生的目光让她毛骨悚然,好似被毒蛇盯上,让她毫不怀疑的下一秒这毒蛇就会攻击她要了她的命。

  人的本能在这一刻立刻发挥了出来,白心月的行动快于思想,彻底被吓住怕丢命的她,想也不想转身就跑落荒而逃。

  她跑得跌跌撞撞,跑得仿佛背后有狗追一般。

  本来就瞎了一只眼,视线不跑,出去病房时,差点没摔了个狗吃屎。

  白心月跑,本来躲在她身后的太便宜警察姑娘就暴露了出来。

  她呆呆看着邬生,再看看白心月狼狈的背影,露出见鬼似的表情,呆滞跟在白心月的身后走了出去。

  白心月跑出病房,跑出十来米,直到感觉安全了,整个人才回过神来。

  她回身想看看,却一下子看到了跟在她身后的‘好朋友’。

  ‘好朋友’的目光,让白心月彻底呆住,入赘冰窟。

  后悔懊悔,无地自容,瞬间将她席卷,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长这么大,这辈子第一次如此丢人,丢到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