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55章 醒了?

第455章 醒了?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4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止邬生,这一次执行救援任务的当地驻军,以及跟着邬生去的特战队队员,他们的功劳都不会被抹灭。

  集体的嘉奖不少,邬生这位总负责人更功不可没。

  邬生重伤归来,生死未知,上上下下,不管能不能来病房的,无不心痛。

  在苏梨和邬琪华没时间没精力关注新闻报道,将全部精力放在邬生身上时,邬生的功劳事迹被连接报道。

  邬生所做的原本不为人知的事迹被报道,连同他在最后时刻为了救一个孩子而重伤的消息。

  邬生需要静养,所以没记者媒体可以进来军医院采访拍照,可是他的安全却牵动了所有看到消息知道消息的人的心。

  特别是雾城人,他们自发组织祈愿邬生康复。

  他们在雾城为邬生祈愿,帝都的人看到报道,还有自发前来医院探视邬生的。

  每天都有几百人,虽然他们不能进病房看望邬生,但都以各种方式向邬生这个英雄致敬,希望他能早日醒来康复。

  这些普通人都没忘记邬生的功劳,更何况部队。

  他们没有人忘了邬生,没有忘记任何人。

  周三这一天,军医院病房里,这一天迎来最特别的授衔仪式。

  邬生军衔晋级,记一等功一次。

  狭小的病房里,整整齐齐站满了战士们,庄重又肃穆见证了这一场最特别的授衔仪式。

  娃娃脸周铭等人看着病床上的邬生,看着这一幕,红着眼敬礼。

  苏梨和邬琪华站在病房外,看着这一切,眼睛通红,眼底却满是骄傲。

  邬生啊,你快醒来啊,快醒来看看这些战友,醒来看看为你牵肠挂肚的大家。

  隆重的授衔仪式过去,为邬生授衔的首长,亲切和邬琪华握手交谈,让她宽心。

  邬琪华拉过站在她身后没打算露面的苏梨,慎重向大家介绍了苏梨。

  “这是邬生的未婚妻。”

  邬琪华这样慎重介绍苏梨,是认定了苏梨是邬家儿媳了。

  苏梨深吸一口气,微笑,将鼻尖的酸涩咽下,落后半步站在邬琪华旁边,和每一个人前来观礼的战士。

  所有前来的战士,军礼告别邬生后,一个个的来到了邬琪华和苏梨面前。

  他们敬礼,邬琪华和苏梨深深鞠躬回礼。

  娃娃脸周铭是最后一个告别走的,“伯母,嫂子,我过两天再来看老大。”

  “嗯,邬生醒来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邬琪华看娃娃脸的眼神满是慈爱。

  这一批前去救援的,不止娃娃脸,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晋升了或者被记了功。

  娃娃脸回头看了一眼邬生,用力点头,“好,老大睡了这么多天,差不多应该要醒了。”

  他心中满怀期望和希望,他相信邬生很快会醒,继续他充满希望和无限可能的未来。

  邬生晋级,依旧是最年轻最前途无量的。

  他这么年轻就到了这个地步,再进一步那可就是...将。

  有些人一辈子也走不到的位置,可他相信老大会走到。

  邬琪华和苏梨和娃娃脸说着话,没发现不远处白心月和叶欣兰幽幽的又暗含着嫉恨的目光。

  白心月和叶欣兰提前了那么一点消息知道了这特殊的授权仪式。

  叶欣兰虽然高兴,也很想在现场,可是知道不可能,所以还算平静。

  不过百姓月却不是,她可不会什么都不做。

  她之前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这样特殊的时候,怎么可能放过。

  她早早收拾好自己,准备到时候适当出现,让首长让大家看到她,记起她的大功劳,然后成功和邬生的名字念在一起。

  她做好了一切准备,就要准备露面时,不想邬琪华却拉着苏梨,慎重介绍了是邬生的未婚妻。

  白心月本来已经踏出去的脚步,僵硬收回。

  有苏梨这个未婚妻在那,她在出去就不像话了。

  白心月看着邬琪华和苏梨的背影,差点没咬碎了一口牙。

  本来那些都是应该她去做的!

  白心月恨啊,跟着白心月的叶欣兰也恨。

  当然,她想站的是邬琪华的位置。

  本来不来看,可能还好点,看了之后,她心中那个羡慕嫉妒恨,真是没法止住。

  再加邬琪华旁边还有一个苏梨,就更郁闷了。

  “那什么未婚妻啊,那样的人怎么配!”

  叶欣兰恨恨说道,白心月握成拳头的手紧了紧,最后转身就走。

  她的眼底,是无法控制的戾气。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到了邬生拆线的时候。

  手术时间很长,不过拆线时间却很短。

  “好了,注意不要用力碰到伤口。”

  医生叮嘱完就走了,邬琪华还要去上班,也跟着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邬生和苏梨。

  苏梨坐在病床边,抚着邬生的手呼出一口气。

  “邬生啊,线拆完了,你也睡了这么多天了,将之前没睡的天数都补了回来了,该醒了。”

  她拿起邬生的手按摩了一下,“你可最怕痒的,你再不醒,我要挠你痒痒了。”

  她轻挠了几下邬生的手心,看邬生没有像以往发出笑声,眼底暗淡了一瞬。

  “邬生,你醒吧,我害怕...我夜里睡不着,也不敢睡,一睡着就梦到你。”

  “我好累...我还疼,胃疼...你不是说哪里疼就告诉你吗,我都告诉你了,你要说话算话就醒来啊。”

  只有在无人的只有邬生的时候,苏梨才敢说自己的心里话。

  可是邬生就是没有反应......

  苏梨目光暗淡打起精神拿起暖水瓶要去接水,还没走到门口,病房门口就被敲响了。

  接着,白心月和她的好朋友又出现在苏梨面前。

  那好朋友就是之前说过苏梨厚脸皮的太平洋警察。

  苏梨眉头一皱,那太平洋警察看到苏梨,眉头也是一皱。

  “原来是你在这里,怪不得心月想来看邬先生都犹豫。”太平洋警察跺了跺脚。

  “以为心月好脾气,你就厚脸皮是不是,心月和邬先生才是天生一对,我要是你早就离开成全他们了!”

  “给我出去。”苏梨闭了闭眼指了指门下了逐客令。

  “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出去,要滚也是你这个厚脸皮滚。”太平洋警察被气到了,手叉腰等等上前指着苏梨呵斥,“滚,给我滚出去!”

  “你让谁滚?”她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反问。

  “当然是苏梨!”太平洋警察立刻接话回道,回完忽然反应异常,“谁在说话?”

  苏梨猛地转过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