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49章 昏迷

第449章 昏迷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0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3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没死。

  抢救过来了。

  抢救了整整四个小时,邬生终于被抢救过来了。

  不过没死,情况却也不太好。

  “失血过多,抢救过程中还发生了心脏骤停,好不容易抢救过来的,所以...虽然勉强抢救过来了,可后面的情况,我们也不能保证。”

  医生的话,意思就是还是没度过危险期。

  “不能保证什么?”邬琪华立刻追问。

  医生呼出一口气,“就是不确定他什么能醒,如果运气好,可能过几个小时就醒来了,他醒来危险期也就基本渡过了。”

  “如果运气不好,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就不确定了,也许...一辈子也不会醒。”

  这样的病人不是没有过。

  虽然手术很重要,可是手术成功不代表人就救回来了,很多家属以为手术好了危险期就过去了,可其实手术后面的恢复也是一样重要的。

  医生嘴里‘一辈子也不会醒’几个字,震得邬琪华和苏梨好一会回不了神。

  “什么意思...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之前一直坚挺的邬琪在,在手术结束后,听到医生这一句话后,再受不住爆发。

  “怎么可能醒不过来,怎么可能!”

  邬琪华怒吼完,忽然无力蹲下捂住脸颤抖。

  医生拉了两下,没能拉起来,只能无奈看向苏梨。

  “这...唉。”

  他叹了一口气,返回身将身后跟着他医生的托盘端过来,示意苏梨看了手术去下的树枝。

  “这是手术取下来的,给你们过目一下。”

  苏梨看着那树枝悲恸欲绝,大口呼吸着拼命点头。

  医生也知道这台残忍,让他们过目后,立刻让人带下去了。

  看看邬琪华,医生最后还是选择和苏梨说后面的话。

  “我说的都是最坏的结果,情况不一定那么坏,说不定病人很快就会醒过来,你们好好照顾病人吧,有什么情况随时找我。”

  苏梨拼命点头,“是,他会醒来的。”

  邬生不会不醒的,不管他人如何,邬生一定会醒来。

  他不会丢下邬琪华,不会丢下她的,他和她约定好了白头偕老的,他不会丢下他的。

  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也一定会醒来的。

  医生都是说最坏的结果,都是吓人的,她才不要听,她才不会相信。

  她坚信邬生能醒来的。

  “伯母,你别哭,邬生不会丢下我们的,他舍不得。”

  苏梨深深对和医生鞠躬表达了谢意后,蹲下去扶邬琪华。

  医生欠身回了苏梨的道谢,浑身疲惫往前走。

  走出一段后,他停下脚步,看着蹲在门口的李献,眼中闪过无奈。

  这个距离,医生的话,李献都听到了。

  他没哭,他表情似乎还是平静的,只是手在发颤,神经质的发颤,背影佝偻了几分。

  还有脸上的皱纹和头发...不知是不是错觉,似乎一瞬间多了不少。

  “我已经尽力了。”医生感慨了一句。

  李献抹了一把脸,“我知道。”

  他低低回了一句,站起身,却一个不稳,差点往前载。

  “小心。”医生刚要去扶,李献又自己撑着站住了。

  “没事,没事...”他摆手。

  邬生从手术室出来,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

  历来深邃明亮能看透一切的眼睛,紧紧闭着,悄声无息。

  苏梨从没见过这样安静的邬生,安静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立刻离去。

  满脸胡须的邬生,那样颓然消瘦。

  每一次出任务回来,邬生相对都会瘦一些,可是从没这样瘦过。

  顶天立地的永远那样强势有力,为苏梨撑起一片天的邬生,就那样安安静静躺着,没有一丝活力。

  苏梨看了两眼,只觉悲恸欲绝。

  唐元宵站在门口,等了好一会没见苏梨出来,叹了一口气,拦下一个护士,请她给苏梨传了话。

  小唐陌那边他去接,这两天由他暂时代为照顾,让苏梨安心照看邬生。

  苏梨听到护士的话,才想起来小唐陌今天还在上学。

  苏梨深呼吸又深呼吸,冷静下来,想接下来要做的事。

  她借了医院的电话,给李红芹他们打了电话,告诉了她们这边发生的事,又给学校打了电话,请了两天假。

  打完电话,苏梨又去食堂买了饭。

  不管多悲伤,她都要撑过去,她要照顾邬生,还要照顾邬琪华。

  “伯母,先吃点饭吧。”

  苏梨找了脸盆毛巾,拧了热毛巾给邬琪华,让她擦擦脸。

  邬琪华擦过脸后清醒了,也冷静了很多,可是却吃不下。

  “我不想吃。”

  “我知道您不想吃,不想吃也吃一点补充体力,邬生还没醒来,您可不能倒下。”

  苏梨给邬琪华递了碗,“能吃一口就吃一口,吃不下也吃两口。”

  邬琪华隔着门看看病床上的邬生,点点头,逼着自己吃了两口。

  她实在吃不下,可抬头看到苏梨却怔住了。

  苏梨正用力的咀嚼着,大口大口吃着。

  邬琪华看了两眼,忽然拉住苏梨的手.

  “苏梨,吃不下就别吃了,别勉强自己吃。”

  苏梨这样逼着自己吃,比不吃不喝看着还难受。

  苏梨摇摇头,“没事,得吃,一顿总要吃一碗的。”

  邬琪华看着苏梨的样子,想了想,又硬逼着自己吃了两口。

  苏梨说得对,邬生还没醒呢,她可不能倒下。

  她得和苏梨一起打起精神,照顾好邬生,等到他醒来。

  苏梨收拾碗筷洗了碗筷还到食堂,刚进去重症病房,病房门就敲响了。

  等门打开,拄着拐杖一只眼睛包着白纱布,穿着病服的白心月就走了进来。

  她第一眼看的就是邬生,完全没看邬琪华和苏梨。

  “邬生。”

  她站在门口喃喃叫了一声,带着无限哽意。

  “月月,可不能哭,你闹着要来看邬生,我们来了,可你答应了不哭的啊。”

  白母在一边着急劝道。

  白心月点头,死死忍住泪,终于看向了邬琪华,努力鞠躬。

  “伯母,您好,我是白心月。”

  邬琪华知道邬生受伤的时候是和白心月在一起的,看到她勉强一笑,“你好。”

  白心月艰难移了过去,目光一直注视着邬生嘴里道。

  “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拉住邬生就好了,都是我没能拉住邬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