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48章 不能白瞎

第448章 不能白瞎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3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是好是坏完全不知道。

  而另一边白心月和那叫小黑的孩子,都已经被送到了病房。

  白心月身上只是擦伤,最严重大概是眼睛。

  她的眼睛被尖锐物锁伤,已经确认左眼已经瞎了。

  小黑其他的只要好好养一养就会好转,可是因为砸中了脑中,能不能醒来完全看运气。

  运气好醒来,运气不好就是一辈子的植物人。

  手术室门口来了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来来往往,苏梨没精力去留意。

  又熬过了半小时,唐元宵带着俞乐等几个穿着军装的人赶来了。

  和所有人一样,他们和邬琪华打了招呼,说邬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

  邬琪华打起精神应对。

  唐元宵看看一边整个魂魄似乎都被抽走的苏梨,心中复杂不已。

  他没多说,就拉着俞乐他们去献血。

  唐元宵邬生重伤手术急需要用血的消息,就第一时间拉着能拉到的人过来献血。

  所有唐元宵叫了的人,也没有人犹豫。

  他们想得简单,人多一点,血就多一点,这个的不能用,那个的总能用了吧。

  唐元宵他们这一批过后,陆陆续续得知消息的人都想尽办法赶到医院献血,都抱着同样的想法。

  邬生重伤的消息,犹如油锅里进了水,炸得上下震动。

  叶欣兰也收到了消息,同时还收到了白心月也一同受伤的消息。

  她被吓得不轻,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虽然她不知道李献在哪里,可是李献会议中第一次失态走人,让叶欣兰确定李献就是因为邬生。

  她赶到了医院,赶到了手术室,却因为看到邬琪华而不敢靠近,只能躲在一边焦急等待消息。

  想想她又去看了白心月。

  白心月已经转到了病房,白家人已经到了,一个个都围着白心月。

  白夫人哭得肝肠寸断,一个劲的哭好好的一个姑娘瞎了可怎么办。

  叶欣兰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被蒙住一只眼的白心月,跟着掉了一回泪。

  白心月麻醉过去醒来,看到的就是白母和叶欣兰的泪眼。

  “妈...叶伯母。”

  她打了一声招呼,就觉得左眼被蒙住了,只有一只眼睛很是不方便看不清。

  她人醒了,可是脑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抬手想去够左眼。

  “月月,可不能碰啊。”

  白母看到白心月醒来,立刻扑了过来,看到她抬手想碰,立刻去拦。

  “月月,疼得厉害吗?”

  白心月被白母拉住手后,白心月皱了皱眉,迟钝,“妈,我这是怎么了...”

  她问着问着,记忆忽然回笼。

  眼睛被伤时那无法容忍的刺痛,仿佛也重新回来了。

  粘稠的满手的血,还有邬生...

  白心月想起自己将邬生翻过身来看到的样子,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妈,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痛,我的眼睛怎么了?”

  白心月从小到大,都是被娇养长大的,什么时候受过什么疼,眼睛受伤那无法忍受的疼痛是她这辈子感受到的疼痛。

  因为太疼,因为受了惊吓,她才深深疼晕过去。

  白母看着白心月的样子,心如刀绞。

  “月月,没事,不要哭啊,不要哭,你不能哭啊。”

  医生说过,白心月这眼睛已经这样了,病人情绪不能太激动,更不能流泪啊。

  “妈,你告诉我我的眼睛怎么了?我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到?”

  白心月一心都在想她的眼睛,她只想知道她眼睛好不好,抓住白母的手不自觉用力,长长的指甲深深嵌入了白母的皮肉中。

  白母手上一阵刺痛,却顾不上疼,只顾得上安慰白心月。

  “月月不怕啊,只是现在看不到而已,以后治一治做做手术就能看到的。”

  医生说了,以后可以手术治疗,手术治疗就会恢复光明,国内不行,还可以去歪国治疗呢。

  白母的安慰没能安慰到白心月,她简直不敢置信。

  “什么叫看不到,难道我瞎了?瞎了?”

  白心月只觉天旋地转,瞎了,她白心月怎么能瞎了。

  怎么能瞎,她怎么能瞎。

  “别怕啊,月月,只是伤了一只眼,还有一只眼呢,有妈妈在呢,什么都不怕啊,我们一定会为你治好眼睛的。”

  白母抱着白心月,不断不断安抚。

  白心月整个人却直直看着天花板,僵直躺着好似没了知觉。

  那还好好的眼睛,也好一会没动弹。

  一直没出声的白父,看着白心月这样,不知是不忍看,还是怕自己也流泪,迈开了头。

  叶欣兰在一边看着,看着心中也跟着难受。

  好好的女孩子,忽然瞎了一只眼,换谁都难受。

  白母劝了好一会,白心月依旧直挺挺的躺着,完全没反应,怕得不行,歇斯力竭喊了医生来看。

  医生来看,白心月还是老样子。

  白母大发雷霆,对着医生推推搡搡,大骂他们没用。

  最后,白心月是被疼痛疼得回过神来。

  麻药过去,受伤的眼睛就兹兹疼了起来,疼得无法忍受。

  疼痛让白心月回过神来,也让她冷静理智起来。

  她心中恨得要死,郁闷得要死,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这是白心月真实的状态,按照她的真心实意,她只想毁了一切,只想不顾一切将一切悔去。

  可是她接受的教育,一直接受的教育又将她生生分裂出了另外一个人。

  事情已经这样了,哭再多骂再多也是没法改变现实,还不如冷静下来应对。

  她不能白白瞎了一只眼!

  白心月心中生生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失去理智的,一个是理智的。

  最后是她理智的人占了上风,她在无法容忍的疼痛中,看向了站在病房里心疼看着她的叶欣兰,完好的那只眼睛里爆发出了惊人的亮光。

  都瞎了一只眼了,什么都不做...不行!

  白心月想起之前看到的邬生,猛地抓住了白母的手,“邬生...邬生怎么样了?”

  白母怔了一下,喜极而泣,“月月,你吓死我了,你刚才一动不动吓死我了...”

  白心月不去管白母的哭泣,直直看向叶欣兰,“叶伯母,邬生,邬生怎么样了?”

  邬生没死吧?他可不能死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