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47章 命在旦夕

第447章 命在旦夕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2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3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可能是邬生出事的,不可能的,之前他已经报过平安了,说就要回来的。

  因为平安电话,她放下了一半心,晚上都能睡着了,就等着邬生平安归来了....

  不是邬生,不是邬生......

  在苏梨说不上祈求还是默念的‘不是邬生’中,她的耳边清晰听到了邬琪华的声音。

  “苏梨,邬生出事了,正在飞回帝都的路上,我安排了人去校门口接你。”

  邬琪华的声音带着鼻音,速度极快。

  苏梨却听清了,每一个字都听清了。

  她的脑子轰了一声,忽然一片空白。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邬琪华的声音再次传进了耳朵。

  “苏梨,我知道你不敢置信,我也不敢置信,可是我已经确认过了,是真的。”

  “你来,你来...如果...你也来见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最后一面......

  苏梨脑海里只剩下这四个字。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片的空白,她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想不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梨才被班主任的声音惊醒。

  “苏梨,去门口吧,我送你去。”

  班主任拉苏梨,苏梨才发现她不知不觉瘫坐在地。

  她回过神来,呆呆看着班主任,终于回过神来。

  反应过来的苏梨,猛地站起身往校门口冲去。

  苏梨一心一意往校门口跑去,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她以为她会哭的,可是眼睛干涩得厉害,没有一滴泪。

  “苏梨小姐,这里。”

  苏梨刚要校门口正好有一辆车停下,苏梨二话不说坐了上去。

  车以最快的速度驶了出去,最后停在了华国总军医院。

  苏梨一路上,脑子都是空白的。

  等到车停下了,她要下车,她才发现她动不了了。

  身体太过紧绷,全身发麻,她深呼吸又深呼吸,才终于下了车。

  邬生...还没到。

  他还在路上,不过他的情况已经先传回来了,医院这边正在做手术准备,保证他一到就可以立刻投入手术。

  邬生摔下来的时候,正好倒在地上的树枝上。

  那树枝比成年男人的大拇指粗一点,是砍柴砍下来的,很尖锐,一下子就插进了邬生的胸膛中。

  如果不是为了先保证小黑的安全,邬生完全能避开那树枝,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树枝插进去深度不算太深,可是位置太特殊,太靠近心脏了。

  雾城那边的医生不能保证手术的成功,正好直升机还在,就直接决定将人送回帝都了。

  全华国最好的医院,全华国最后的医生来抢救,说不定还有希望。

  同时送回来的还有白心月和小黑。

  小黑头和内脏都不同程度受伤,昏迷不醒,也需要手术。

  而白心月的左眼已经伤了,不出意外是瞎了。

  上辈子白心月的眼睛瞎了,是在几年之后,车祸瞎的。

  这一世,却提前瞎了,还是和邬生在一起的时候。

  现场三人,全部受伤,谁也不知道当时什么情况。

  苏梨一去到医院,就听到邬生的情况。

  手术准备室外,坐着邬琪华,她眼睛通红,却竭力保持冷静听着医生说情况。

  相隔不远的房间内,李献红着眼坐在位置上,他想动,却没力气站起来。

  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军装,连帽子军大衣也没戴没穿,他是在开会时忽然听到消息的。

  听到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请了最好的权威的医生,请医生做手术。

  “...实际情况,得等到病人到了才能确定。”

  “不过根据直升机上传回来的消息,病人失血情况严重,医院血库供血不足,正在等其他医院的回信...”

  医生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用我的,用我的血,可以用我的血,我是O型血。”

  医生回头看了一眼很意外,“你是...”

  邬琪华站起身,“苏梨,你来了。”

  苏梨胡乱点头,再次看向医生,“医生,快验我的血,抽好备用。”

  医生点头刚要让护士带苏梨下去,最新消息传来了。

  “病人到了。”

  邬生很快被推了过来,苏梨和邬琪华没被允许去接,而是等在手术室门口。

  看到担架上的邬生瞬间,苏梨张大嘴瞬间忘了呼吸。

  邬生...邬生,那是邬生吗?

  那满身鲜血的没有一丝生气的的人是邬生吗?

  之前活力十足的邬生,如今无声无息躺在担架床上。

  “邬生。”邬琪华的喊声,让苏梨回过神来。

  她颤抖着手,还来不及碰一下邬生,邬生已经被推入了手术室中。

  看着关闭的手术室门,苏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直到这一刻,苏梨才知道,邬生对她的意义是什么。

  邬生,邬生,邬生......

  邬生不能有事,只要他活下来,什么都好。

  只要他活下来......

  苏梨撑着强,一把抓住从里面出来的护士,“带我去抽血,给里面的邬生用。”

  护士正是听了医生的吩咐来找苏梨的,听了急忙带着苏梨走。

  邬琪华反应过来拉住护士的手,“还有我的,我的血也可以抽。”

  护士摇头,“直系亲属不能相互鲜血,您和病人是母子,不能用。”

  苏梨跟着护士去验血抽血,等真正抽上血,苏梨松了一口气。

  “可以快一点抽的,你尽量抽,我血多的很,你多抽一点没事。”

  护士听了无奈,轻声安抚,“不能抽太多的,别太担心。”

  可不能病过来了,病人家属在这里出问题了。

  “我...”苏梨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她真的想让他们多抽一点,只要能救邬生,就算抽干她的血她都愿意。

  可是,她知道不可能,这样的事情不可能。

  “你就最大程度的抽,尽可能的多抽一些...”

  苏梨喃喃叮嘱。

  护士这一次哎了一声。

  在手术门口守了一会的邬琪华,过来看苏梨,就听到苏梨的话。

  她之前一直死死忍着不哭的,此刻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都会好的,会好的.....”

  她喃喃。

  苏梨的抽血很快停止了,就算苏梨说可以再多抽一点,护士也摇头了。

  邬琪华等着苏梨,扶着苏梨一起回到了手术室门口。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等待本就最难熬,更何况这样的等到。

  苏梨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不是度日如年,是度秒如年。

  在这度秒如年的时光里,苏梨清楚看到了邬生于她是什么、

  她不是没有邬生不行,没有了邬生,她还是一样会活下去。

  可是她会活得不快乐,就好像扇子失去了风——扇子是生命,而风是扇的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