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26章 要钱

第426章 要钱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0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2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还有两年......就可以结婚。

  还有两年......才可以结婚。

  两年时间,说长感觉真长啊,可是又很期待。

  结了婚,说不定就会有孩子了,苏梨和他的孩子,肯定和小不点一样可爱...不,比他还可以那么一丢丢。

  儿子挺好,不过他也好像要个女儿,像苏梨一样漂亮又聪明的小丫头。

  邬生想一想,都觉得心都要化了。

  像苏梨的儿子也挺好,如果再有他的帅气那就更好了......

  哎呀呀,儿子女儿都很好,都好要,好为难啊...

  邬生脑海里一瞬间为难了好久,又想过生几个的问题,想得特别的认真。

  邬生想得长远可不是他问题,大半男人都会是这样子。

  当然,邬生比他们还好了一点。

  至少他想的时候,苏梨已经是他未婚妻了。

  不少男孩子,喜欢上女孩子时,有些还没表白呢,或者说还没被接受呢,他们脑海里已经和这个女孩子结婚生子了一辈子了。

  当然,他们会这样,也是因为他们动了心喜欢了。

  苏梨不知道邬生脑海里都和她白头偕老了,听到他又夸自己乖,也是哭笑不得。

  “你别天天夸我乖,我夸得我想不乖了。”

  邬生挑眉,“你要怎么不乖?”

  “告诉你就没意思了。”苏梨随口回答。

  邬生无奈,“对了,我看了车,你想要什么样的?”

  苏梨一时也说不出,“好开的好看的。”

  好吧,她说得是废话,这个时候的汽车就是方方正正的,比起后世那些线条流畅的很多漂亮的,现在的小汽车,真没那么好看。

  “你这要求和没说一样。”邬生听了果然道。

  苏梨生日也要到了,邬生其实挺想给苏梨送辆车的,正好她也需要,可是这个想法,不用说出来,邬生也知道,苏里一定不会接受。

  苏梨肯定会自己买,邬生将嘴里的话转了一圈,又咽下了。

  如同之前苏梨苦思冥想想礼物一样,邬生这一段时间也在想送给苏梨的礼物。

  他想送苏梨喜欢的,有意义的礼物。

  苏梨当初给他送的礼物,让他那么开心兴奋,现在依旧没事拿出来看,爱不释手,是完全可以珍藏一辈子的。

  他也想送类似的这样的礼物。

  这样的礼物,现在是他们的高兴幸福,以后就是珍藏的回忆。

  之后的日子,苏梨邬生的日子前所未有的平静。

  苏梨每天学习见习,下课了邬生有时间就学学车,不时抽点空闲时间看看书。

  忙碌充实的日子就这样匆匆过去了,转眼就到了苏梨生日这一天。

  她自己成了最平静的那一个,虽然也高兴期待,不过比起小唐陌他们好很多。

  生日这一天,正是周五,苏梨上午上课,下午实践课,忙完马上六点,苏梨想到邬生说要来接她和小唐陌,忙完提起书包就要跑。

  刚出教室,就被李丽塞了一封信。

  “苏梨有你的信,我中午帮你拿来的,刚都忘记了。”

  苏梨接过,脚步不停,“好,谢谢了。”

  李丽和苏梨和常娥三人如今都要变成三剑客了,一起上学一起见习一起上实践课,以前不是一个宿舍不熟悉的李丽,熟悉后,和常娥苏梨莫名的合拍。

  李丽看着苏梨一下不停,无奈一笑,疾步追上了苏梨,将手里的的东西塞到苏梨手里。

  “跑这么快干吗,喏,给你,生日快乐。”

  苏梨看看手心里的手链和耳环,满脸惊喜,“还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啊,哇,漂亮。”

  “我和常娥买的,她跑去兼职了,让我带给你。”

  李丽解释完,推着苏梨往前,“快滚吧,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吃饭的。”

  李丽推,苏梨反而不急着走了,她回身对着李丽故意道。

  “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哪里有时间和你们一起吃饭,‘重色轻友’你以为为什么会出现。”

  李丽:“...把我礼物还我。”

  苏梨攥紧手,“到了我手里了,还想拿回去,小丽丽啊,你也太天真了。”

  她拍拍李丽的肩膀,“你和常娥两人都是单身汪,就相互取暖吧,姐姐要去浪漫去了。”

  苏梨嘿嘿笑着跑了,举手挥挥,“谢谢了。”

  李丽追了两步,哭笑不得,“苏梨,你...”

  她拧了拧眉,“单身汪是什么?”

  单身汪是什么,单身汪就是单身狗了。

  李丽好心送礼物,却被塞了一嘴狗粮,真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苏梨下了教学楼,看着手心里的红色手链绳和蓝色小巧精致的团锦结耳环,爱不释手。

  “怪不得她们两这两天神神秘秘,原来是背着我学这个...”

  苏梨笑了两下,将手链和耳环都戴上。

  戴好礼物,苏梨才仔细看李丽给她的信。

  “谁给我写的信啊。”

  会给苏梨写信的人少,目前就是苏杏会不时给她写信,其他的,她很少受到信。

  苏梨看看信封,发现就是帝都寄来的。

  苏梨一边疾步往校外走去,一边拆开信。

  拆开才看了一下,苏梨的表情就丰富得不行。

  写信来的不是谁,而是苏梨打死也想不到的唐母。

  唐母当然不会写字不会写信,这是她请人写的。

  唐母给苏梨写信的目的,不是因为什么,而是为了借钱。

  不,与其说借钱,不如说要钱。

  嗯,卖惨要钱。

  苏梨不知道唐母是多大的心,才能写信给她要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脸,可是唐母就是要了。

  唐母被送到疗养院有些日子了,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渐渐习惯了疗养院。

  虽说习惯了,可是她内心的煎熬和痛苦,却与日俱增。

  因为不得自由,她无法出去疗养院,还不敢闹,因为她闹了,到时候费用就会增加。

  一天天下来,唐母真是煎熬得不行了,想到家里欠的债,日也不得安宁啊。

  唐元宵有时间就回来看她,一星期最少来一次,唐母想出去,唐元宵却从没答应过。

  唐母没办法,绞尽脑汁想钱的来处,最后想着想着就想到了苏梨头上。

  她出不来,最后就给苏梨写信了。

  她不知道苏梨的具体班级,却知道苏梨的学校,信周转了一番才到苏梨手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