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01章 不是我(二)

第401章 不是我(二)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0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想起昨晚的绝望,本就布满血丝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

  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唐元宵在杏花村老家时,连看到穿着短袖的苏梨都能喷鼻血,哪里能承受得住昨晚那样的双重攻击。

  唐母买的药,是秘密买的,药性烈而毒,唐元宵整个已经被烧了起来不说,更何况身边还有个同样中招的秦珊珊。

  唐元宵反应过来自己的燥热不是无缘无故时,为时已晚。

  他悲愤绝望,却被一阵阵的欲望给淹没。

  唐元宵差点没忍住,差一点就中了招。

  他最后是用自残的方式来让自己保持清醒的。

  在最后关键时刻,他用最后一点仅存的理智,死死咬住了胳膊。

  用了能用的最大力气,咬得鲜血淋漓。

  疼痛让他清醒过来,他硬生生推开了死死抱住他往上身上蹭的秦珊珊,跌跌撞撞跑到门口去开门。

  可是门根本打不开。

  唐元宵最后没办法,用疼痛保持着清醒,撬了窗户逃了出去。

  逃出来,唐元宵的情况越发严峻,根本来不及去医院,也不能去医院。

  他最后跑到镇外,跳进了河里来降温的。

  河水清凉,终于让唐元宵恢复过来了一点。

  可是...还是没用。

  就算在河水中,身体的燥热还是没能下去。

  唐元宵不得不自己动手解决,一次次伤自己,用疼痛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保持清醒。

  到了后半夜,他身体已经冷得打颤,可是内里还是一团火。

  冰火两重天。

  唐元宵就那么在河里泡了一夜,熬了一夜,知道天渐明时,才慢慢好了。

  可是这个时候的唐元宵,整个人已经半废了。

  他用最后的力气爬上岸后,直接晕倒在河边。

  最后是路过的人,好心将他送去了医院。

  唐元宵直到中午,才好不容易醒了过来。

  他伤口感染又加上失血严重,整个人都处在高烧虚弱中。

  那烈性的药,本就伤身伤精,如果能正常缓解还好一点,偏偏唐元宵用的还是这样非正常的办法熬过来的。

  唐元宵身体受损,短短一夜过去,眼眶深陷,身体状况前所未有的差。

  他无颜面对医生那失望的目光,醒过来后,就拖着虚弱的身体回来了。

  大概绝望到了极致,唐元宵看到唐母和秦珊珊在家里商议着要结婚,他竟然没有意外。

  他根本没碰秦珊珊,可最后秦珊珊要赖他,他更没有意外。

  可是她们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

  他绝对不会认他没做过的一切。

  唐元宵看着面前苍老的都要不成样子的唐母,已经不足以用陌生来形容了。

  他内心一片冰凉,一片绝望。

  “妈,你要实在看我不顺眼,实在不想我活了,你不如直接一刀了结了我。”

  唐元宵血红的眼睛直直看着唐母,平静开口。

  他的命是她给他,她给他生命,对他的生育养育之恩,更是无从报答。

  那将命还给她总可以了吧?

  “要下药,你应该下毒药啊。”

  唐母看着唐元宵通红的眼睛,又惊又俱又恨又气,她想过唐元宵可能会不高兴,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高兴。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迟迟不结婚像什么样子,唐家的后不能从你这里断了。”

  唐母去拉唐元宵的手,“汤圆,妈妈知道妈妈做错了,做得过了,可是你体谅一下妈的心情啊。”

  “珊珊那么好,我不推你一把,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汤圆,听我的,你最后一次听妈的,快和珊珊办婚礼。”

  唐元宵闭了闭眼,“昨晚的人不是我。”

  秦珊珊哭着过来,刚好听见这句话,一下子嚎啕大哭。

  “婶子,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了...”

  唐母急忙拉住秦珊珊安抚,“别怕别怕,珊珊,有我呢。”

  她恨恨看向唐元宵,“还不是你,不是你还能有谁。”

  她亲自布置的,亲自关的锁的门,除了唐元宵还能有谁!

  “我告诉你,汤圆,我认定珊珊这个儿媳了,她肚子里现在说不定都有我们唐家长孙了,你不娶也得娶!”

  唐元宵看着唐母冷笑了一声。

  “妈,你听清楚了,如果你逼着我娶了她,那么未来你的孙子,也就一定不是唐家亲生的,因为我没碰过她!”

  唐元宵转身就走,背后传来秦珊珊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唐母的骂声。

  唐母虽然因为唐元宵的话,心里一突,可是想到那块床单又安了心。

  接下来三天,唐母和秦珊珊想尽办法逼婚。

  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是不管怎么逼迫,唐元宵都没松口。

  秦珊珊被气得不行,可是她还要脸面,她有顾虑,不管怎么闹都是私底下闹。

  死死控制着不让唐母将事情说出去。

  可是最后她都上吊了一次了,看唐元宵还是不承认,还是没想到要负责时,她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了。

  她清白身子都给唐元宵了,可不能说不认就不认。

  上吊被救下后第二天,秦珊珊带着脖子上的痕迹,一咬牙去找了唐元宵的领导。

  她要看看,上面的人发话了,唐元宵还能不能耍赖。

  这个年代,女孩子的清白,有时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秦珊珊慌了,也恨了,只想早点让唐元宵娶了她。

  秦珊珊直接找的政委,政委听说了秦珊珊的话后,面色完全变了。

  他没怀疑秦珊珊说的话。

  不管怎么说,一个女孩子都赌上自己的清白了,这事就不可能完全是陷害。

  “政委,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秦珊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次一点演戏成分都没有。

  因为她真的很绝望,羞愧、绝望、愤怒,这些情绪都是真真的。

  “好,你先别着急,我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政委脸色铁青,不管这事中间有多少缘故,可是作为军人,不能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

  秦珊珊说到了唐母,政委找唐母谈话,问清楚事情后,最后找了唐元宵。

  这事情...太大了。

  唐元宵刚进办公室,看到政委铁青的脸色,就预感到事情了。

  这几天,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怎么好,发生了那样的事,天天被唐母秦珊珊逼婚,他已经四五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他瘦得厉害,凹陷的眼眶也没能起来。

  政委之前就察觉唐元宵情况不对了,只是还来不及找他谈话,结果这样的事情就闹到他面前了。

  “说,是不是你干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