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99章 生米煮成熟饭(三)

第399章 生米煮成熟饭(三)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0:0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夏天的天亮得早,太阳也升的早。

  静谧的房间中,早起的阳光就射了进来。

  秦珊珊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

  一睁眼,秦珊珊就感觉到了累,前所未有的累。

  浑身酸疼酸软,她眨了两下眼,才终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猛地掀开被子,就看到了自己未着寸缕满身痕迹。

  昨夜的记忆很混乱,但是那疯狂,她却还记得。

  她满脸通红,慢慢转头。

  床上空空如也,只有她一个人,她掀开被子看了看,也没看到人。

  “汤圆哥?”秦珊珊试探着开口叫了一声,一开口自己又吓了一跳。

  因为嗓子哑得不行。

  她摸了摸脖子,脸上红晕更甚,昨晚...她好像...好像叫得厉害......

  幸亏...幸亏...这房子隔音。

  秦珊珊无比庆幸她有先见之明,租了这房子,不然就家属院那隔音......

  想到之前她住在家属院,听到过的响动还有那些声音,她整个人都要红透了。

  她忍着酸疼,裹着被子下了床小心翼翼出了房间。

  “怎么没在?”家里里里外外,都不见人影。

  唐元宵已经不见踪影,大概是走了。

  也是,她有心里准备,可是唐元宵还没有。

  早上醒来骤然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会难以接受,肯定没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秦珊珊一下子想明白了。

  她心底有一瞬间的失落,可更多的是胜券在握。

  依唐元宵的的性格,只要他做了,他就一定会负责。

  也就是说他一定会对她负责。

  秦珊珊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虽然没想到唐母昨晚也给她吃了药,有点出乎预料,不过过程不重要,结果成就行。

  秦珊珊想好,整个人冷静了下来。

  这一冷静下来,就觉身上酸疼更厉害了,特别是两腿,酸软得不成样子,走一下更疼。

  秦珊珊脸红得厉害,回房间看着门口的红色衣服,还有她亲手缝制的被撕碎的里衣,感觉整个身体都软了。

  唐元宵强壮,秦珊珊一直知道,可没想到......

  她忍着痛,将那撕碎的大红里衣捡了起来,娇滴滴的嗔怪了一声,“猴急...”

  身上黏的厉害,秦珊珊洗了个澡出来,看到床单上的红色,露出了满意的笑。

  她刚想拿下被单收好,门就被敲响了。

  秦珊珊眼底露出一丝喜意,是唐元宵回来了吗?

  “谁啊。”她开口问着,走路姿势微微别扭的走过去。

  “珊珊,是婶子啊。”唐母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珊珊眼底的失望一扫而过,又精神起来。

  唐元宵和唐母谁来都是一样的。

  她开了门,满脸通红,做低头害羞状,和新娶进门的新媳妇敬茶时没有两样。

  唐母是过来人,看到秦珊珊的样子就知道了。

  心中那是大喜,虽然昨晚就知道事情会成,可是今天确认了那才是真正放松了。

  昨晚她兴奋得彻夜难眠,根本睡不着,因为家里都没人,也没人照顾她。

  今天早上身上又有了尿骚味,可是她第一次没觉得烦。

  本来她早就想过来了,却死死克制住,一直忍到现在。

  “汤圆呢?”唐母眼睛亮得惊人,往屋里看。

  “没在,他出去了。”秦珊珊红着脸低声说道。

  唐母和秦珊珊一样,有些失望失落,可是又立刻被打起了精神。

  “没事啊,出去就出去,反正他会回来的。”

  自己生的儿子自己知道啊,唐元宵那样负责,不管多不能接受,他都会回来负责的。

  秦珊珊推着唐母进了屋,唐母毫不避讳的进了卧室。

  然后一下子看到了床单上的血迹。

  她脸一下子笑开怀,“珊珊,这床单得收起来,你快收起来给我。”

  在古代,这可是代表女子贞洁的东西,是要一直保存起来的。

  秦珊珊满脸通红,却还是上前将床单折了起来。

  “婶子,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秦珊珊将床单捧在手里,对着唐母半跪出声。

  唐母一把抓住她的手,“当然,珊珊,你放心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儿媳,我只认你做儿媳。”

  这样的儿媳哪里去找,珊珊把清白身子给汤圆了,他们唐家当然得负责。

  “你放心啊,珊珊,这事由我呢,我给你做主。”

  她意气风发,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

  “走,回家属院。”

  秦珊珊嗯了一声,推着唐母回了家属院。

  本来以为唐元宵回唐家了,不过回来就发现还没回来。

  秦珊珊给唐母洗脸擦身,将她身上的裤子换了,也没等到唐元宵回来。

  “大概是直接去上班了,你等着啊,让他中午回来,回来商量一下操办婚礼的事。”

  唐母安抚秦珊珊,然后找了个孩子,去给唐元宵带信。

  结果那孩子回来说,唐元宵根本没上班。

  “这孩子不上班去哪了。”唐母恨铁不成钢,睡都睡了还闹这一出干嘛。

  看秦珊珊脸色不好,唐母急忙安抚,“没事啊,别紧张,不管去哪了总会回来的。”

  她迫不及待的和秦珊珊讨论起办酒席的事来。

  “...虽说这个时候办酒席的人少,可是也不是没有,得尽快看日子办了。”

  唐母着急啊,她能不急嘛,要是昨晚一次中招那孙子现在就是有了,可不能耽搁时间等秦珊珊肚子大起来。

  这事虽然是珊珊自愿的,可是说来说去也不好听,而且对汤圆也不大好,所以肯定是早早办了没什么不妥最好。

  唐母和秦珊珊商量着怎么和秦家和秦珊珊舅舅家提这门亲时,唐元宵终于回来了。

  唐元宵一夜没见,整个人却似乎瘦了一圈。

  青色的胡渣,眼眶深陷,脸色有些青白,及其不好。

  他平时就算三四天连续不睡觉,脸色也没这么差。

  所以这样子很不正常。

  唐母和秦珊珊看到进屋的唐元宵有些意外,特别是唐母。

  她原以为的度过春宵的唐元宵怎么也该意气风发才对,不过...大概是因为特殊情况,那个什么过度了。

  唐母很快释然,“你去哪里了?汤圆。”

  秦珊珊看到唐元宵来,整张脸就红了,那种面对新婚丈夫时的样子表露无疑。

  唐元宵沉沉看着唐母,仿佛再看陌生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