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94章 白头偕老

第394章 白头偕老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5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小不点快试试看合不合脚,小夏那脖子都要断了。”邬生靠着门口开口。

  他没压住声音,邬夏都听到了。

  “表哥。”她叫了一声。

  邬生笑,将手里的行李放下和苏梨道,“她以前学做鞋时是给我做的,不是小了就是大了,所以她一直没自信一直紧张。”

  苏梨将鞋子给小唐陌换上,小唐陌穿上蹬蹬蹬跑到邬夏面前。

  “表姑姑,很合脚,谢谢。”

  邬夏脸通红,“合脚就行,不用谢,表姑姑以后再给你做。”

  “嗯。”小唐陌用力点头。

  苏梨看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得劲,她来的时候和邬生一起,给邬家每个人都买了礼物,包括只来了一天忙碌的大姑姑,可是却觉得一点礼物还是太薄了。

  她亲手做的都没有。

  邬生能看出苏梨想的什么,“别自责,你给我做就行了,你给我做,她们看着比给她们做还高兴。”

  邬生试探问苏梨,“苏梨,你能每年给我纳一双鞋垫不?”

  想想收到苏梨给他纳的鞋垫,他就浑身舒畅。

  “这一双你都还没穿,怎么就惦记着下一双了?”苏梨无奈。

  “你要是答应每年给我纳一双新的,我才敢穿啊,不然得收藏起来,这也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苏梨无语,“什么定情信物,你害不害臊。”

  邬生摇头,“不害臊,有什么害臊的,苏梨我们就这样说好了,每年一双啊。”

  苏梨:“......”谁和你说好了。

  “你不出声就算默认了。”邬生自问自答就这么确定了。

  来时,行李不算少,走时,行李就更多了。

  邬奶奶和小姑姑给他们塞了不少东西,邬夏也有一包。

  “表哥,我给舅妈做的鞋子和鞋垫都在里面,你给舅妈。”

  邬夏这个勤快的小姑娘也给邬琪华做了。

  “知道了,你舅妈收到不知道多高兴,她最喜欢你做的鞋。”

  邬生接了,“以后经常电话,受了什么委屈,和表哥和舅妈说都行,知道了吧?”

  邬夏猛点头。

  苏梨在一旁听着才想起来,去邬家的时候,在家里邬琪华穿着都是千层布鞋。

  想来都是邬家这边给做的。

  再多不舍,该走的还是得走。

  不让多送,邬生苏梨和小唐陌挥别了他们。

  苏梨是真喜欢真舍不得这篱笆小院。

  打起精神走到湖边,就要彻底和邬家村告别时,邬冬忽然从后面追了下来。

  “表哥,你落下东西了。”

  邬生他们走后,邬奶奶他们打起精神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结果在邬生这里还真找着了,就让邬冬送下来。

  “表哥,这衣服裤子是你的吗?怎么这么破烂?”

  邬生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苏梨看着邬冬手里的衣服,莫名觉得眼熟。

  “这都不要的,丢的,怎么拿下来了。”

  邬生眼疾手快将东西卷起来,“你快回去吧,等通知书来了告诉我一声,提前去帝,表哥带你玩。”

  邬冬忙不迭点头,“好。”

  让邬冬回去后,邬生就要将邬冬拿来的衣服扔了,却被苏梨拦住。

  苏梨看看衣服,终于知道为什么眼熟了。

  这好像是镇上碰到流浪汉穿的衣服。

  再想一想邬生两次红脸红眼睛,苏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两次是你扮上的?”

  邬生看最终没瞒过无奈,“呃...你在说什么?”

  来镇上两次两次都碰上流浪汉,哪有那么巧,还每次都是邬生不在的时候。

  这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那两个流浪汉确实是邬生扮的。

  这是他深思熟虑做的决定,苏梨要解开心结,就得面对了流浪汉。

  真的流浪汉,没把握,他不可能让人出现在苏梨面前。

  说演戏这事不可能找别人,不说不可能让外人遭受辣椒攻击,就是外人邬生也不放心,只有他来,他自己来,他才能放心。

  为了达到目的,邬生生生受了那辣椒攻击,那痛苦不用说了。

  第二次,苏梨踢人,要不是他反应快挡了一下,差点没被踢废.....

  邬生用心良苦,吃的苦更不用说,好在...效果不错,苏梨走出来了。

  这事说开,邬生一怕影响效果,二不想让苏梨愧疚心疼,就像否认。

  可是苏梨已经确认了,否认也没用。

  “你是不是傻...”苏梨死死忍住泪,“那得多疼,你...”

  邬生放下行李,“没事啊,苏梨,哪有多疼,就是那么一下,没事的,我有准备。”

  他给小唐陌使了个眼色,小唐陌看看情况,先往前走了一截。

  苏梨揪着邬生的衣角,想说话,却张不了嘴。

  她怕一开口就认不出哽咽。

  “苏梨,你能好起来,那一点苦什么也不算的,真的。”

  邬生认真看着苏梨的眼睛,“所以你别多想好不好?”

  他就怕苏梨知道那流浪汉是他扮的,最后又影响了效果。

  邬生的担忧,苏梨看得清清楚楚。

  他果然是傻蛋,这个时候担心这个。

  他做到如此,怎么可能影响。

  心结本就要心打开,邬生的用心,她已经完完全全看到了,心结怎么可能还不开。

  苏梨手一拉,用力抱住了邬生。

  千言万语,都无法代表她心中的震撼感动。

  这一生,她何其有幸,遇到了邬生。

  “邬生,以后老了,我们就来这里养老,你的鞋垫,每年我都会帮你纳...”

  邬生啊,这一生,我们一定要白头偕老。

  一生相伴,白头偕老。

  岁月静好,浅笑安然。

  邬生低头看着苏梨的头顶,慎重答道,“好。”

  他弯腰,找到苏梨的手,和她十指相扣。

  他想说,这一生,苏梨,我绝不负你,却没说出口。

  此时,无声胜有声,她心中所想,他明白。

  他想的,她也肯定明白。

  不远处的小唐陌回头看看,又看看,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苏梨听到了,终于放开了邬生。

  “小不点又嫉妒了。”

  邬生笑。

  苏梨满脸通红。

  她一个激动,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小唐陌的面前抱住邬生,还说了那样的话。

  “走了。”邬生摸了摸苏梨的头,低头去拿行李。

  在他弯腰的瞬间,苏梨脸通红,却忽然极快的啄了一下邬生。

  不是脸颊,而是双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