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92章 奇葩

第392章 奇葩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5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下午,邬生带着苏梨小唐陌编篮子。

  小东西是最考验人技术的,邬生这种不那么专业的,最后被师傅给掀到一边了。

  最后苏梨得了大小不一精巧不已的篮子,可以放各种东西,还有可以插干花的花瓶,小唐陌也得了两个笔筒,还有一个竹编小枕头。

  苏梨也很喜欢,手灵巧得不成样子的师傅,又给苏梨编一个。

  本来要给钱的,可是师傅说什么也不收。

  邬生苏梨小唐陌满载而归时,太阳慢慢落下。

  家家户户开始冒炊烟开始做饭了,邬生看着忽然和苏梨道。

  “苏梨,等以后我们老了,我们来这里养老吧。”

  苏梨想也没想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邬生一下子裂开嘴。

  小唐陌耳朵动了动,飞快算了一下,“你们来了,我怎么办?”

  他们老了,他还没老啊。

  “妈妈,你不能丢下我。”

  邬生:“.......”哪里都有你。

  苏梨:“.......不丢。”

  小唐陌不好糊弄,“你们说的老了是几岁?叔叔你比妈妈大了那么多,你老了妈妈还没老。”

  邬生:“......”那么多?那么多是多少啊!不就是十岁嘛!

  他咬了咬牙,“老了的时候自然就老了。”

  苏梨拼命忍住笑。

  “小陌啊,老了一般就是退休的年纪。”

  小唐陌算了算,“我提前养老的话,也可以一起养老,到时候一起养。”

  邬生冷哼,“没听过儿子和父母一起养老的,你到时候也结婚生子了,早搬出去住了。”

  小唐陌也哼,“没听过不代表不存在,我喜欢太奶奶和小姑奶奶,还有表叔叔他们。”

  他说完继续认真反驳,“叔叔,你比妈妈大了十岁能一起养老,那我为什么不能,妈妈也就比我大了十三岁。”

  邬生:“.......”明明是歪理,可是为什么又莫名觉得好有道理。

  苏梨:“.......”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认真算起来,她只比小唐陌大了十三岁啊!

  “小不点,你这样算是不对的...”

  夕阳西下,就这养老年纪的问题,小唐陌和邬生辩解着往邬家院子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如同之前说的,邬奶奶和小姑姑邬秋换上新衣,和媒人一起去未来亲家去。

  这未来亲家在镇上附近的村子里,要早点去。

  邬奶奶和小姑姑走了,苏梨终于占据了厨房,大展身手做饭。

  结果才吃了午饭,本该傍晚才回的邬奶奶和小姑姑他们就回来了,脸色很不好。

  只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奶奶?”邬生忙接了邬奶奶背上的东西低声问道。

  “没事。”邬奶奶竭力忍着,笑了一下道。

  小姑姑和邬秋都不想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事情最后还是没瞒着,这也瞒不住。

  不是其他事,而是未来亲家范家那边出了变故。

  本来邬奶奶他们背着早准备好的东西,兴致勃勃上门,结果才进门就被迎头一击。

  范家临时变卦,要将一百礼金加到一千。

  本来礼金一百,当时都是约定成俗的,结果范家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一千。

  一千!

  加了一个零,就是一百的十倍。

  简直前所未有。

  “一千礼金,一分钱不能少,不然这门婚事作废。”

  “不和规矩?你们家和别人家又不同,儿媳和孙子不是在帝都吗?他们那么出息,一千块就是一句话的事!”

  这是范老头的原话。

  不管媒人怎么说,范家也不改口。

  邬奶奶他们是能拿出一千来,可是这些钱是邬生他们给的,他们一直没打算动。

  他们勤快,可是收入有限,这已经超出了他们能承当的范围。

  连坐都没坐,他们就这样回来了。

  邬秋脸色差到了极点,忍痛道,“这个亲,咱们家不结了。”

  范家的姑娘和他原先是读初中时认识的,比起别人对彼此都很满意。

  范家姑娘人不算顶漂亮,可是很勤快,人也好心,谁想到......

  邬奶奶和小姑姑都没接话,邬秋不说,可他们看出来他很满意范家姑娘。

  范家姑娘她们也很满意,今天他们走时还哭得不成样子,可是她那爹实在是大开口了。

  邬生和苏梨听了原委,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底看到了意思。

  一千块数目不小,可是如果能娶到好姑娘,家庭和睦,那就不算事。

  邬生刚要开口,邬奶**也不抬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邬生,这事你别管,你肯定要说,一千就一千,可是这事不是这样说的,他们今天狮子大开口,如果满足了,以后不知道又会说多少了。”

  邬奶奶抬头看了一眼邬生,“这事你别插手,我们自己来解决。”

  邬生摸了摸鼻子,“奶奶,我还没说话呢,而且...想开第二次口,也得看看他有没有那胆。”

  小姑姑白了他一眼,“让你别管就别管。”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我吃了饭,再去一趟,这事不能这样说了算。”

  吃了饭,冷静下来的小姑姑和邬秋又出发,拗不过邬生,最后苏梨也一起去了。

  路上那媒人将她打听到的消息说了。

  “那范家忽然狮子大开口也是有原因的,是他家儿子看上了城里一个姑娘,那姑娘家开口就要一千的聘金,就想他们知难而退。”

  “结果范家这儿子死活就要拿姑娘,闹死闹活了几次就...”

  苏梨听了嘴角抽抽。

  事情就如同媒婆所说,范家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将注意打到了女儿身上。

  虽说儿子女儿都是宝,可是比起女儿,还是儿子更重要一点。

  所以就想用女儿的聘金给儿子娶媳妇用。

  这种事,从古至今都不少,邬家倒霉的碰上了。

  到了范家,苏梨还长了一大把见识。

  这见识,是在范家大伯那边长的。

  范大伯那边有个妻子,家里还蹲着个说妾不是妾,说妻不是妻的女人。

  和邬家家聘金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这位叫菊花的大娘,自己有老公孩子,可是她经常不着家,吃住干活都在范大伯家。

  唔...换句话说,就是公然出轨在范大伯家了。

  范大伯菊花也都四十几五十的人了,男人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农村男人,菊花自己...看着有点脏的女人。

  两人都是看着特别老实巴交的那一种,完全看不出他们这关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