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90章 定情物

第390章 定情物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5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第二天第三天,不是上山就是下湖,采蘑菇挖竹笋,即帮忙干了活,又算是放松。

  每天水果不断,黄泡果、苹果、李子、梨子轮着吃,想吃就吃。

  苏梨太久没如此放松了。

  小唐陌借了书来,却压根来不及翻开看一眼。

  不是邬生带着小唐陌玩,就是邬冬带着他玩。

  小唐陌几天下来晒黑了不少,却已经学会了游泳。

  还跟着村里的小朋友一起上山找鸟巢鸟蛋,拿着邬冬给他的弹弓左打右打。

  小唐陌身上那男孩子应有的调皮捣蛋,在邬家村,被激发了不少。

  邬奶奶和小姑姑,已经知道苏梨和小唐陌的关系,连她之前结过婚都知道了。

  不过,她们并没多说。

  对苏梨的态度,也并没有变。

  对小唐陌的态度也没变。

  虽然血缘关系很重要,可是在她们善良,不管是对待孩子还是对待老人,总存着善心。

  小唐陌虽然不像以前那样爱笑会卖萌,不过还是很招人疼的。

  聪明的礼貌的孩子谁不喜欢,更何况邬生说这是他孩子。

  她们就算爱屋及乌,对小唐陌也很好。

  等这一天中午,小唐陌满身泥巴时,苏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满身泥巴,这样脏兮兮的小唐陌,她还真是从没见过!

  小唐陌发觉苏梨的视线,面上尴尬一闪而过。

  他也不想玩泥巴,不知道那泥巴有什么好玩的,可是他根本没拒绝的机会,就被一群半大孩子拉入了泥巴中。

  苏梨目瞪口呆,邬奶奶和小姑姑却笑眯眯的,觉得和小唐陌的距离都少了太多。

  哈哈哈,小孩子就该是这样的嘛,太干净了她们还真是不习惯。

  “邬生小时候也经常这样回来,看到小陌这样,倒让我一下子想起了邬生小时候,晒得黑黝黝的,再一身泥巴,跟个泥鳅似的。”

  邬奶奶露出无齿的笑,一把拉住小唐陌,往院子自制的竹子自来水处走,“来,冲冲。”

  邬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奶奶,我哪有像泥鳅一样。”太有损他的形象了。

  在一边纳鞋底的小姑姑头也不抬,“不就是泥鳅,小时候我都不知道给你冲了多少次,你忘了小时候你绰号就是泥鳅啊,滑不溜秋又黑漆漆的泥鳅。”

  邬生看了一眼苏梨,“没有的事,小姑姑你别毁坏我形象。”

  “泥鳅,这名字好。”苏梨笑眯眯接话。

  “什么泥鳅,没有的事。”邬生没想到过了二十多年了,都要被他忘在脑后的绰号会被翻出来。

  这种黑历史,还真是不认提不忍看啊。

  “明天,我们一大早就走,泥鳅,家里就留下你们几个孩子了。”

  小姑姑和邬生道。

  “我都这么大了,还说孩子。”邬生无奈,说完他促狭看向了一边邬秋。

  “要娶媳妇了,感觉如何?”真是羡慕表弟啊,都要娶媳妇了。

  邬秋本就晒得黝黑的脸更是红得不成样子,“表哥!”

  邬秋正在说亲呢,或者说媳妇已经说好了,现在要商量定亲的事,订了亲,年底或者年后就要娶媳妇进门。

  明天邬奶奶小姑姑他们就是去女方家下聘礼商议定亲的事。

  邬生苏梨他们就等着过了邬秋的定亲礼后回帝都。

  邬秋结婚时,根据以往的情况,十有八九是不能回来了。

  既然赶上了定亲,自然是要参加了定亲礼才走了。

  比起后世上万上百万的聘金,这个时候并没有这样夸张,只不过大家对结婚的事也很看重,程序都是一点不乱的。

  先是说媒,说成了就要定亲,定亲后才是结婚。

  定亲也是一件大事,得请亲戚朋友来参加,到定亲当晚,新郎背着吃的东西到新娘家。

  给大家发瓜子喜糖,再吃一顿饭。

  说是饭,不如说是夜宵,大家白天忙,定亲就是晚上的事。

  所以这一顿饭,大半是面条。

  面条上的帽子有多少肉、多少鸡蛋,就是好不好的标准了。

  这一晚面条,在这个时候可是好东西,有些人能吃三四碗,不过有些人家会添,有些人直接就一人一碗。

  这些习俗,都是小姑姑和邬奶奶给苏梨说的。

  家里养了鸡鸭猪,邬奶奶和小姑姑在家里里里外外总是忙不停,午后太阳最毒的时候,在葡萄架下做一下针线活,就是一天最悠闲的时候了。

  邬奶奶和小姑姑一天到晚针线不离手,缝缝补补做鞋,反正一直有做不完的活儿。

  邬奶奶老了,视力下降,穿针引线就成了大问题,每次都要叫孙子孙女帮忙。

  小唐陌玩了水,沾了床就睡了过去,邬生也去补眠了。

  葡萄架下就只剩下邬奶奶、小姑姑、苏梨三人了。

  邬奶奶小姑姑纳鞋底,苏梨来到这里看她们每天做针线,手痒痒的也捡了纳鞋垫。

  后世鞋垫都是在外面卖的,不过这个时候鞋垫都是自己做的。

  这鞋垫可是女孩子手巧的标志,鞋垫也是送礼的首选。

  送给长辈送给姐妹还可以送给...对象。

  是的,鞋垫就是这样的好东西,做定情物也是可以的。

  好多姑娘给订了婚的未婚夫或者对象送鞋垫,都是代表一个意思。

  苏梨前世没送过人了,可是和她同龄的人,好多都送过。

  鞋垫上的花样,根据男女不同,颜色花样也是不一样的。

  苏梨手痒痒的捡起来后,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鞋垫有点大,貌似是邬生脚的码子。

  在邬奶奶和小姑姑了然的鼓励的目光下,苏梨硬着头皮继续。

  这没事就和她们做一下针线活,听他们聊聊家里长短,唠唠嗑,苏梨一双鞋垫已经完工了大半,在努力一把就马上彻底完工。

  邬生也知道这个,这两天没少来晃悠看进度,就等着苏梨完工。

  “越来越熟练了啊。”

  小姑姑瞅了一眼苏梨的手,笑着攒。

  “咳...”苏梨咳了一下,“我以前也经常做的。”

  “看得出来。”小姑姑缝好最后一针,咬断线后满意看看放到一边,“我们来做新的鞋垫底吧。”

  苏梨眼睛一亮,“好。”

  她也想给小唐陌纳一双鞋垫,不过小唐陌的小脚鞋垫底没有,得现做。

  做了面糊糊,一层又一层,小姑姑熟练,捡了一双双不同尺码的鞋垫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