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85章 回老家

第385章 回老家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4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的探亲假批下来后,回老家的行程定了下来。

  邬生先买好火车票。

  被丢下的邬琪华,那叫一个悲痛欲绝。

  “你们怎么能丢下我一个孤寡老人,你们的良心何在?”

  邬生:“......”

  昨天还自称姐姐自称得不亦乐乎,转眼就变成了孤寡老人了?

  邬琪华捂着胸口继续痛,“邬生,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邬生:“....我前两天就和您说过了,不然我再去买一张票?”

  “再买一张票我也不能去啊,你买了干嘛?”

  邬琪华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语调。

  可她脸上的生无可恋,却没减少。

  往年,都是邬琪华和邬生回老家。

  虽然不是每年都回,可是只要有时间,特别是暑假,邬琪华都会尽量和邬生回一趟老家。

  就算只能住一晚也会回去。

  可是今年,邬琪华实在没空,音乐学院这边扩招生,不少事,她根本走不开。

  因为走不开,所以她特别委屈难受。

  邬生看着邬琪华的样子,也知道她很委屈了。

  “明年一起去嘛,或者寒假的时候,你有时间我有时间就去。”

  邬生商量。

  邬琪华还是心痛得不能呼吸,“我想跟你们一起去。”

  邬生看着邬琪华的样子,脑海里闪过小唐陌对苏梨所做的,行动快于思想,摸了摸邬琪华的头。

  嘴里轻轻哄了一句,“乖。”

  刚说完他动作就僵住了。

  邬琪华也僵了一瞬。

  母子两对视了一眼,最后邬琪华喷笑。

  “噗...你小子,是和小陌学的吗?还乖,这不是我对你做的吗?”

  她抬手揉了一把邬生的头,“老了,老了,你倒是学会哄你妈了?”

  她嘴里吐槽着,眼底却满是柔光。

  邬生看得明白,他脸微红,咳了一声,“这要是能哄到你,我以后天天可以来。”

  “一句好话夸不得!”邬琪华揉邬生的手瞬间变成了推。

  推开后邬琪华满是惆怅。

  “我也想吃李子,我也想吃梨,我还想吃黄泡果...还有你姑姑做的鸡...”

  邬琪华想得口水都要流了。

  邬生:“.......”

  所以他妈妈实际上只是搀了吧?

  “这一次苏梨去,又不知道要做多少好吃的,啊啊啊啊啊...我想去啊!”

  邬琪华拍大腿,拍完猛地看向邬生。

  “邬生,我告诉你,你这次得给我带黄泡果给我带青脆李给我带....”

  邬琪华数了一大推吃的,“你不带就别回这个家了。”

  “青脆李倒是可以带,不过黄泡果怕带不了,路上就坏了。”邬生无奈。

  邬琪华很忧桑,“我不管,我要吃。”

  邬生抚了抚额头无力。

  他这个妈啊,有个瞬间转变年龄的能力。

  平时多老成,可却能瞬间到二十岁三十岁,甚至...三岁。

  邬生嘴里嫌弃归嫌弃,无奈归无奈,下午却出门了。

  这里跑那里跑的,将能买到的外面卖着的水果给邬琪华买了。

  苏梨听说了以后,在出发前一天,专门去了邬家,给邬琪华做了一桌她爱吃的菜。

  邬琪华下班回来,看到满桌的菜都惊呆了。

  儿子和未来的儿媳这样好,邬琪华才没再叫心痛了。

  第二天,邬生苏梨和小唐陌坐上了火车,前往邬生的老家。

  比起杏花村、苏家村,邬家村没那么偏僻。

  到了镇上,再爬两小时的山路翻过两座山就到了。

  邬家村依山傍水,前是湖,后是山,村里今年刚通了电,一片欣欣向荣。

  虽然还是靠山靠水吃饭,不过因为环境要好一点,条件要好很多。

  当然,也只是好了一点。

  茅屋房很少,大多是瓦房,当然还有砖房。

  因为临近湖,除了靠山吃饭,邬家村的人还靠水吃饭,湖里养着鱼,捉了去外面卖,可以卖些钱。

  湖边是一层又一层的梯田,绿油油的,看着人就心里舒爽。

  再往上就是邬家村了,有一百多户人家,每家每户都有五六七八甚至九十口人。

  村后山上种了一片片的竹子,苏梨他们到是正是竹笋盛收期,邬生远远看见竹林就笑容满面。

  “明天我们去收笋,这竹笋这么吃都好吃,我再去捉两条鱼,竹笋鲫鱼汤,想想就美味。”

  苏梨和小唐陌正四下打量着,听着邬生说得很意动。

  “好啊。”苏梨急忙答应,“有竹笋这样的好食材,我一下子想到了好多菜。”

  邬生听了哈哈哈笑,“我有口福了,哈哈,明天小不点和我去捉鱼,对了,小不点你会游泳吗?”

  以前杏花村就那么一条河,小唐陌可没机会学,老实摇头,“不会。”

  “怎么连游泳都不会,太可惜了,这么热的天,得游泳才凉快,明天我教你游。”

  邬生指了指湖,“你看那边都是村里游泳的孩子,邬家村靠这河吃饭,不管男娃女娃,两三岁大半都能下水了。”

  微风徐徐,湖面波光粼粼,除了湖边有小孩玩耍,还有竹筏在上面筏着。

  竹筏上面的人,或坐或站,戴着斗笠好不自在。

  小唐陌看着湖面点头,“好。”

  邬生答应了,刚要说什么,忽然顿住,眼睛一亮,“黄泡果!”

  他急忙将东西放下,一把将小唐陌抱了起来,将他抱上去上面的小山坡,自己纵身上去,然后去拉苏梨,“来。”

  苏梨也看到黄泡果了,看到后口水立刻就分泌了。

  “吃吧,吃吧。”邬生和苏梨小唐陌就愉快的吃起了黄泡果。

  “要是妈在,不知道要多高兴,她可惦记好长时间了,她最喜欢吃这黄泡果,小时候她怕其他小孩摘了吃,每天一大早就来守着摘了吃。”

  邬生一边吃一边和苏梨说起往事,“我小时候没少被她骗吃,她说摘一个吃一个吃得不痛快,摘在手里一起吃才痛快,然后每次都会被她骗了吃。”

  邬生语气里满是郁闷,可是眼底满是笑意。

  别人家的家长,是大人给小孩摘了吃,就邬琪华和他抢了吃。

  邬生每次看着都被气得不行,可是每次还是将黄泡果攒起来,让邬琪华能抢过去吃。

  以致他都养成习惯了。

  他将手心里的黄泡果递到苏梨面前,“喏,妈不在,就给你吃了。”

  苏梨看着邬生手心里的黄泡果,猛地下嘴。

  “你别太用力,我喂你。”邬生看着哭笑不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