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80章 愧疚

第380章 愧疚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僵在原地。

  李献回身看了一眼,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他没多看,看了一下,就若无其事转过头去了。

  他背着手继续往前,找到一边停着的单车。

  接着,李献就骑上单车慢悠悠走了。

  一点点缓缓走出了邬生的视线。

  在最后的时刻,邬生看到他抬手挥了一下,似乎在和他告别。

  邬生闭了闭眼,嘴里发出不知是懊恼还是郁闷的叫声,猛地转回身。

  他的脚步又重又急,像是急切要发泄什么。

  这又重又急的脚步,最后到了苏梨病房门口停下。

  他像是才反应过来,拍了怕自己的脑门低语。

  “邬生,你这是干嘛,耍孩子脾气呢?”

  他靠着墙,闭眼不知道想了什么。

  片刻后,他回了病房,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了。

  和往常一样,闲聊着和苏梨开始吃饭。

  吃得差不多了,苏梨放下筷子。

  “追到了吗?”

  邬生筷子一顿,“没有。”

  “没有告别吗?”苏梨挑眉。

  邬生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苏梨,“我为什么要和他道别。”

  苏梨抿抿嘴不回答,用一种明知故问的眼神看着他。

  如同她之前所说的所想的,邬生说不认李献,苏梨相信。

  可是他不可能不在意李献,不可能不在意。

  今天的一切表明邬生在意。

  邬生看着苏梨的眼神,挺直的肩膀忽然松了下来。

  “我刚才就是想告诉他,以后别这样了...”

  他早就不喜欢葡萄了。

  又酸又甜的葡萄,只是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罢了。

  苏梨没接话,邬生也不需要她接话。

  他重新拿起筷子,泄愤似的塞了一嘴饭。

  “我其实很烦他,很烦很烦,他总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不出现在面前,如果看不到,邬生就会不在意,可是看到了就总是不得劲。

  “这些年来,每次都是,本来不该他出现的场合,他会忽然出现,让人措手不及。”

  “我一点不想看到他...大家都说他平易近人,我完全没觉得。”

  邬生戳了戳碗里剩下的饭,抬头看了看苏梨的表情。

  “你怎么不说话?”

  “你想听什么?”苏梨好脾气问道。

  她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倾听吗?

  邬生无奈,“你说我两句骂我两句也行啊,还要我教你怎么说。”

  苏梨想了想,指着邬生道,“小混蛋。”

  邬生:“.......”

  他哭笑不得,“苏梨,你...你这是骂吗?什么小混蛋。”

  苏梨无辜,“不是你让我骂的吗?”

  她顿了顿,“不然我换个词?”

  邬生期待。

  苏梨想了又想,斜眼看邬生,“傻蛋!”

  邬生要吐血了。

  他站起身又坐下,站起身又坐下。

  “傻蛋,苏梨,你是故意的吧?啊,故意的!”

  他指着自己,“你看我这张脸像傻蛋吗?”

  苏梨忍笑,“像。”

  “我是傻蛋,你就是傻姑!”

  邬生反驳,反驳完哈哈大笑。

  苏梨也没反驳,就那么笑着看着邬生。

  “怎么了?”邬生莫名其妙。

  “我还是习惯笑的你,今天是我把你逗笑的。”苏梨小得意。

  邬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苏梨是什么意思。

  逗苏梨笑,这是他以前经常做的事,没想到今天苏梨来逗他笑了......

  “你看出我烦了?”

  苏梨点头,“当然,我又不是瞎子。”

  她拉着邬生的衣服,让他坐下。

  “没事的,邬生,你不用烦,你在意很正常,那是你的...你不用自责,不用觉得不能在意。”

  邬生看着苏梨,好一会摸摸她的头。

  “有你真好。”

  母亲、朋友这些,都无处诉说的话,可以向苏梨诉说。

  真好。

  邬生收拾了碗筷,坐在椅子上,思绪已经陷入了回忆中。

  那些每次想起他都要迫不及待打断,不让自己想的回忆中。

  不知道是因为才看见了李献,还是因为苏梨的眼睛,邬生第一次平静的回想、诉说。

  “他对我对我妈都有愧疚,我都看得出来,他也想补偿,可是这事不容易。”

  邬生眼底露出一丝笑意,不知不觉趴在了病床上。

  “你知道的,我妈很能干,她一直说她是又当爹又当娘当得最好的,这话没错。”

  “我们家不缺钱,说实话因为我妈的性格,我一直没觉得我没有爸爸是多伤心的一回事。”

  这一点,苏梨赞同。

  “伯母的性格,是像谁啊?”苏梨对这点很好奇。

  邬琪华的性格,在未来也算是有个性的,在这个时代就更少了。

  邬生性格这么另类,完全是因为像邬琪华,因为是她抚养的邬生,才能养成如今的邬生。

  “像我外公了。”邬生对这一点毫不犹豫。

  “外公啊。”苏梨点点头。

  “就是像我外公,我外公那时候都被称为怪胎,他和外婆一生就我妈和我舅舅两个孩子,本来该更看重我舅舅的,可是我外公却更看重我妈,什么都教她。”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外公直接将舅舅赶出了家门,外婆怎么劝都不听,只当没了这个儿子。”

  “我五岁的时候我外婆就走了,又过了两年,我外公也走了,我妈说是因为舍不得我外婆。”

  邬生巴拉巴拉讲了一堆,忽然反应过来,“怎么说到我外公他们去了。”

  苏梨表示很无辜,“是你说的。”

  邬生:“...总之被我外公宠坏了的我妈,很能干,把我养得什么也不缺。”

  邬生什么都不缺,李献就是想补偿也没个补偿的机会。

  “我小时候,其实特别讨厌他,可是你知道吧,每次他来偷看我我都能知道。”

  苏梨玩着邬生的头发,嗯了一声,“他经常去偷看你吗?”

  “小时候多一点,不过后来大概是因为我的态度,就越来越少了。”

  他想了想,“我和你说件我十岁那年的事,我那时候起水痘了,发烧时昏昏沉沉的,夜里却总感觉不对劲。”

  “我原先以为是遭贼了,后来和我妈妈一起找,却找出了他。”

  李献听说邬生病了,忍不住来看,结果却被抓到了。

  “我那时候第一次看见我妈哭得那样伤心,也第一次看到她发了那么大的火。”

  “我妈让他以后别这样了,这样只会让我们困扰,我妈发了脾气以后,他之后就收敛了很多很多。”

  苏梨手无知无觉的摸到了邬生的耳朵,“你后来为什么入伍了?”

  邬生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然后蔓延到脸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