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78章 生父

第378章 生父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5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4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看看苏梨,抿了抿嘴。

  “不许抢我的话,这是我要说的话。”

  苏梨失笑,“我说你说还不是一样。”

  邬生摇头,“不一样,这样的情话该我说。”

  把他的小心脏说得怦怦乱跳的。

  他也想要给苏梨带去这样的心动。

  苏梨眨眨眼,好整以暇的靠后,“你说吧,我听着。”

  邬生:“......都被你说了。”

  “你可以再说一遍啊,学着我说啊。”苏梨笑。

  邬生木脸,“我才不会学呢。”

  他说完看了看苏梨,“之前不是和你说要学会撒娇吗?你学了没,来给我撒一个。”

  苏梨:“......”

  撒娇什么的,她不擅长啊。

  “你撒一个娇,说什么我都能答应。”邬生怂恿,“不行你试试看。”

  苏梨:“.......”

  她静了一秒,“你让我再学学。”

  邬生很失望,“这样的好机会你竟然都放弃了。”

  苏梨静了两秒,实话实说,“我没觉得是什么好机会啊,就算我不撒娇,你好像也不能拒绝我啊。”

  这下轮到邬生:“......”

  他欲言又止了一下,“你这是吃定我的意思吗?”

  苏梨特别老实的点头,“嗯。”

  邬生看着苏梨咬牙,“行,你够狠。”

  他喝了一杯水,“苏梨,你学坏了。”

  苏梨摇头,“没有啊。”

  “还没有,怎么没有,当初才遇到时你多正经老实的一个人。”邬生反驳。

  他看看窗外,“忽然很想念当初在山上初遇的那个放牛姑娘,那么淳朴老实。”

  苏梨:“.......”

  她现在就不淳朴老实了吗?

  不过这事说起来,她也挺怀念的。

  “邬生,你还记得那一蹄子将你撅晕过去的牛吗?那时候也不认识你,感触不深,现在回想起来,感触好深啊。”

  苏梨似乎没看到邬生僵硬的表情,面带回忆。

  “娃娃脸天天一副我家老大最厉害,我家老大最棒,我家老大无所不能的样子,你说他现在回想起来那牛是什么感觉。”

  邬生:“......”

  这种黑历史为什么要提?

  他看着苏梨说个不停的嘴,灵光一闪忽然道。

  “其实我那时候是装晕的。”

  苏梨:“.....真的?”

  邬生嗯了一声,“不装晕怎么骗你的人工呼吸。”

  他意有所指的舔了舔唇,“很甜。”

  这话当初邬生就说过,苏梨还记得!

  苏梨脸红了一瞬,猛地拍了一下他的手,“闭嘴!”

  邬生哼,“是你先说起来的。”

  他停了一下,忽然开口问苏梨,“苏梨,要不要去我的老家看看?”

  苏梨不解,“你的老家?你不是帝都人吗?”

  邬生摇头,“我是帝都人,可是我也有老家啊,我三岁才回的帝都啊。”

  苏梨想了想才想起了邬生所说的老家,“你是说?”

  “对,我爸爸的老家。”

  邬生一岁时邬壮实就死了,对他并没有印象,可是从邬琪华的嘴里,还有邬奶奶这里,他对他印象挺好。

  虽然知道不是他亲生爸爸,可是邬生只认他是爸爸。

  “我以前上学时,暑假是经常去的,上山下河没少去,那边风景很好,天气也凉爽,我们就当去避暑放假。”

  听苏梨说起放牛,邬生灵光一闪,想到了去老家,说完他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苏梨眨了眨眼,“你不用上班吗?”

  “我过年不是都没放假吗?可以请个探亲假啊。”

  邬生和苏梨道,“这么说起来,我已经好久没好好休息了。”

  对这一点,苏梨这一段时间感同身后。

  虽然邬生不时就能来她面报道,可一般情况下,都很忙。

  “去不去?那边挺好的,现在正是瓜果成熟的时候,苹果梨子李子都熟了,还可以上山捡蘑菇,下河摸鱼,我早说过给你烤东西吃,到了我给你烤鱼吃。”

  邬生越说眼睛越亮,“还有黄泡果,你知道的吧?黑的白的,多少吃的。”

  苏梨被邬生说得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她怎么知道这些,她从小吃到大,她怎么不知道呢!

  邬生看苏梨的表情,知道她意动了。

  “带上小不点一起,小不点也太爱看书了,一天到晚在图书馆待着,一待就是一天。”

  “虽然喜欢看书挺好,可是他这样运动也少了,带他回去也让他多玩玩。”

  邬生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苏梨心坎上,真是越来越心动。

  “去多久啊?”

  “到时候看呗,玩得好玩就多待几天,不想待了随时可以回来。”

  邬生看看苏梨消瘦的脸庞,“不说小不点,就你也该休息一下,你每天连轴似的转,也该休息一段时间了。”

  “服装厂的事不是有红芹姐她们吗?”

  虽然李红芹和殷翠花的岁数严格说起来,和邬生差不多了,李翠花和邬生还是同龄,不过他尊敬她们,随着苏梨一起叫。

  “交给她们吧,放心吧,没你在,她们也会做得很好的。”

  邬生一句接着一句,苏梨完全招架不住。

  “你奶奶他们好相处吗?”

  邬生点头,“嗯,好相处,那边就我奶奶和我姑姑他们,都是老实人,很好相处的。”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等苏梨出院了,收拾收拾就去邬生爸爸老家。

  不过在这之前,在这一晚,苏梨先意外见到了一个人。

  李献。

  邬生去买饭,苏梨一个人在病房想去邬生老家的事。

  正想着门被敲响了,短促的很有礼貌的两声。

  “请进。”苏梨扬声。

  门推开后,进来了一个鬓角有些斑白的老人。

  姑且称为老人吧,一个腰杆挺对笔直的一点不像老人的老人。

  苏梨看了一眼,眼睛就猛地睁圆了。

  只看了一眼,她就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因为太像了。

  血缘是很奇妙的东西。

  邬生像邬琪华,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母子,本来偏像母亲的邬生,应该没那么像生父才对。

  可事实上,并不是,邬生像生父。

  不是说五官像,你要说具体哪个部位像,那说不出来,可一眼看上去就是像。

  熟悉两人的人,一看到就会觉得眼熟,觉得像的人。

  邬生像他,所以苏梨一眼就猜到了。

  “您是...”苏梨坐直身体,满脸不敢置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