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76章 真正赎罪

第376章 真正赎罪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4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在牢里关久了,那个犯人精神状况就越来越不好,甚至有些荤素不忌了。

  也不知是想报复葛八一,还是因为葛八一本身里面最年轻最好看的。

  这一晚,趁着葛八一虚弱的时候,那个犯人把葛八一给那个了。

  一直没觉得后悔,一直没觉得自己做错的葛八一,终于换位思考尝到了他之前所作所为会带来的伤害。

  因为同病房的人警醒,狱警很快到来,那个犯人也很快被抓住了。

  可是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葛八一濒临崩溃,要疯了,完全走不出心理阴影,从那时候开始就想尽办法自残自杀。

  葛奶奶和葛母听到消息赶过去,也差点没心疼死差点没疯。

  那个犯人因为狱中再犯,情节严重,不出意外,有期徒刑会改判无期徒刑。

  可是他受再重的惩罚又有什么用。

  他对葛八一的伤害已经造成,葛八一已经这样了。

  在葛八一对苏梨做了那样的事后,时隔数月,终于体验到了后悔的滋味。

  如同邬生所说,葛八一完全没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入狱只是他该付出的代价,而他完全没有赎罪的意思。

  入狱后这么久,他从这个时候才真正开始赎罪,开始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遇到这样的事,不管男人女人都是一样的。

  葛八一也许这辈子都走不出这心里的阴影了。

  和葛八一一样,葛家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葛八一做的事情会带来的伤害。

  上一次葛奶奶面对邬生说了一句,说反正苏梨现在也没事都好了,如今,葛八一身体上基本没问题了,看似也‘没事了好了’。

  可实际上呢?

  葛奶奶和葛母要疯了。

  葛母恨得不行,恨完后又忍不住迁怒一直暗恨的苏梨。

  她不相信葛八一遇到的事是偶然,她觉得一定是苏梨在报复。

  可是苏梨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将手伸到监狱里去。

  “一定是邬生,一定是邬生,一定是李家干的,一定是他们家在报复!”

  这是葛母最后的总结。

  已经完全被愤怒占据失去理智的葛母找上叶欣兰。

  在公共场合,当着众人的面,一言不发就抓住她的头发开打。

  叶欣兰被打得鼻青脸肿不算,还被葛母吐了一脸的唾沫。

  葛母最后被拉开了,叶欣兰又懵又恨。

  她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从没丢过这样大的脸。

  除了邬琪华,她是谁都不怕的,什么也没说,直接打上了葛家的门。

  这一打,才知道葛家如此疯狂,是因为葛八一出了事,葛家以为是李家这边弄的。

  叶欣兰都要被气死了,无缘无故背了黑锅。

  她可以澄清这事不是他们李家走的,可以不背黑锅,可是却完全不能打回去了。

  葛八一都那样了,葛母和葛奶奶因为葛八一已经在疯狂的状态,叶欣兰也打不回去。

  打不回去,她也咽不下被侮辱的那口气。

  想到事情起因都是苏梨,叶行兰最后就将一股气,转移到了苏梨身上。

  “惹祸精,都是她惹来的祸!”

  小唐陌生日,邬生和邬琪华都去的事情,叶欣兰知道了,她又恨又恼。

  她真用心对邬生了,也真想做他妈妈,可是他对她却理都不理,只认邬琪华。

  她精挑细选用心给他挑的媳妇白心月,他也不要,还非得要那个破鞋苏梨。

  叶欣兰的用心良苦,邬生全然不知。

  “苏梨,苏梨,苏梨,什么破事坏事都是因为她,要不是因为她,哪里来这么多的事!”

  邬琪华叶欣兰不敢惹,最后无处发泄的她,捡了好拿捏的软柿子,一股气全朝苏梨而去。

  她太郁闷太气,到底咽不下这口气。

  “她惹的事,凭什么都是我来手气,我不好过,她也别想好过!”

  叶欣兰直接打电话给她娘家兄弟的儿子叶建,这孩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听话,叶欣兰对他一直要好,叶欣兰说的话,他都听都照办。

  “建子,你去找几个人去闹去砸,一定要把她的名声搞臭了,怎么辱骂不用我教吧!”

  “我受了这份罪,她怎么能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去她学校骂!”

  叶欣兰这边的事,叶建都知道,直接点头答应了。

  “好嘞,姑姑,我马上找人去办。”

  “嗯,记得不要自己露面,别让人知道是我让你做的。”

  叶欣兰嘱咐,邬生护苏梨的样子,她可见过了,之前吃的亏也不少。

  她可不能让邬生知道,再有更不能让丈夫知道。

  之前因为忽然传出来的说她看不上现在的儿媳,要将儿媳改成白心月的消息,将她的生活弄得一团乱。

  白心月是看上邬生的,却被说成看上了李凯旋,她有苦说不出,被儿媳弄得没脸,灰头土脸的。

  儿媳气得回了家,家里乌烟瘴气,后来她低头三请四请的才将儿媳请回家。

  连李献都惊动了,说了她一回。

  这事为什么闹成这样,背后就是邬生,叶欣兰想起来就有气又恼又难过,这次可千万不能让邬生知道了。

  “姑姑不说,我也知道。”叶建答应着都走了,没一会又折了回来。

  “姑姑,现在学校都放假了。”

  叶欣兰才想起这一茬,“我都气糊涂了,她现在没在学校,在电台实习呢。”

  “给我去电台闹,闹得她混不下去为止。”

  叶挺要走,叶欣兰又叫住了他,“等等...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都做到这一个地步了,给她恶心恶心也好,你给我找流浪汉去做。”

  事情就这样一直找到了苏梨头上。

  叶欣兰吩咐叶建不要泄露是他们做的这事,可是又怎么能全部掩盖住。

  邬生很快就知道事情的起因后果,对叶欣兰做的事愤怒至极。

  而葛八一的遭遇,邬生知道后复杂至极,说不出痛快他得了报应,还是该痛苦曾经的朋友受到了这样的伤害。

  说来说去,通用一句老话就是报应不爽。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葛八一如今就是时候到了。

  邬生查到苏梨这里是叶欣兰做的,还查到葛家葛奶奶葛母也蠢蠢欲动。

  比起叶欣兰做的,葛奶奶葛母的蠢蠢欲动就真是恶毒至极了,邬生查到后彻底愤怒了。

  在他们行动前,邬生着手安排先动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