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75章 心结

第375章 心结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3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听到苏梨自我介绍,高兴得挥拳。

  结果下一秒他就敏感听到了异响。

  “什么声音啊?”虽然声音很快消失,一般人可能完全不会注意,可邬生却听到了。

  他原先录了音的,就重新听了一遍。

  这一听发现没错,是有异响,好像是门被砸了。

  电台的人知道厉害,如果不是发生什么事,绝对不会犯这种错。

  邬生想了想给电台打了个电话。

  接听观众来电的工作人员还坚持在岗位上,所以很快接通了电话,听到那边的人是苏梨的未婚夫,就将这边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有个人带着三个流浪汉来闹场,现在外面闹得不可开交。”

  “流浪汉?”邬生听到流浪汉三个字面色大变。

  “去保护苏梨,不要让流浪汉靠近她,我马上赶到!”

  邬生啪的一声挂了电话,直接就往外冲。

  到底是谁这么狠心,要用流浪汉.....

  邬生惊怒交加,心中更是后怕不已。

  通过这些日子的努力,苏梨的情况有很大的好转,可是流浪汉依旧是不能触碰的禁忌。

  邬生看到过苏梨看到流浪汉就全身僵硬立刻躲远的情况。

  他一直在想怎么更深入的去除苏梨的心结,还来不及想出更好的办法啊,这流浪汉又到苏梨面前了。

  邬生眼底幽深冰冷,别让他查到是谁做的!

  在邬生赶赴电台时,电台一片混乱。

  虽然苏梨去了没多久,可是大家也算相识了,苏梨平时懂礼貌,很尊重人,也不是那种不懂人情世故的,所以大家对她印象还不错。

  听到金链子说苏梨勾有妇之夫,他们听了大惊,可是该护着苏梨还是得护着的。

  大家急忙去拦流浪汉和金链子。

  那些臭鸡蛋直奔着苏梨而去,而苏梨似乎是傻了,连躲都不知道躲。

  一直在苏梨身边的李丽,返身抱住苏梨的头,替她挡了。

  噼里啪啦的鸡蛋全部砸在了李丽的背上头上,李丽看着怀中面色苍白的苏梨,紧紧抱住她。

  “别怕,苏梨,别怕。”

  上一次,苏梨帮了李丽。

  才隔了这么点时间,李丽就同样来护住苏梨。

  人和人的真心是相对应的,平时就不该吝啬力所能及的温情。

  多结几分善缘,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回报于你。

  等电台的人挡住几个人了,李丽放开苏梨,一下子看到了地上掉着的箱子。

  李丽猛地勾过箱子,用力拿出臭鸡蛋朝着几个人砸去。

  混乱持续了几分钟后,金链子带着流浪汉往外逃。

  一边逃一边放狠话。

  “你们等着,你们敢用苏梨这样臭不要脸的,我每天都要带着人来砸!”

  “给我滚!”李丽拿起一个鸡蛋狠狠丢了过去。

  电台的人松了一口气,都看向蹲在角落里的苏梨。

  “苏梨,被吓到了吧?”

  “没事吧?”

  苏梨看着手背上和脚上的污渍,身体忍不住轻颤。

  那是刚才混乱中,一个流浪汉前来抓她时留下的痕迹。

  “苏梨。”李丽上前刚要扶苏梨,苏梨却猛地推开她往厕所去了。

  苏梨呕吐不知,全身颤抖。

  李丽在一边扶着,迟钝想起瞿安表白那一天,他表白时有个流浪汉就在附近。

  她清楚记得流浪汉,却完全没把事情往流浪汉上面想,直到今天。

  苏梨一开始面对金链子的时候,还是镇定的,直到流浪汉出现才出现异常,苏梨眼底的恐惧排斥,李丽看得清楚。

  所以,苏梨是怕...流浪汉。

  她吐也是因为流浪汉,就像上次。

  “苏梨...”苏梨一直吐个不停,一直没停止。

  李丽看着焦急起来,“苏梨,别怕,他们已经走了...”

  可惜李丽的话苏梨完全没听进去,她不受控制的陷入那可怕的记忆中。

  脸色青白,浑身冷汗的她,看到手上脚上的痕迹,急忙去找水龙头去洗。

  “苏梨,好了,好了,洗干净了。”

  李丽看苏梨都要将全身都弄湿了,急忙阻止。

  正焦头烂耳间,厕所的门猛地被打开了。

  “你是谁?”

  李丽才问了一句,就听来人开口,“苏梨。”

  “苏梨,是我,你抬头看看我。”

  听到邬生的声音,苏梨的动作终于停了。

  她眼珠动了动,抬头看向邬生。

  “邬生...你怎么才来....”

  话音未落,苏梨眼睛一闭,软软往下倒去。

  邬生上前一步,稳稳接住了苏梨。

  拦腰将苏梨抱了起来,邬生看看李丽,“谢谢你了,我带她去医院。”

  李丽愣了一下,急忙追了出去,“我和你一起去。”

  邬生将苏梨送到了之前住院过的医院,找了之前的医生。

  医生还记得苏梨,听了邬生的话后,沉吟道。

  “先让她睡一会吧。”

  邬生回道病房,李丽已经帮苏梨换好了病服。

  “你是苏梨的同学吧,谢谢你了。”

  邬生向李丽道谢。

  李丽摆摆手,“不用谢,您是?”

  她看着邬生身上的军装,眼底有好奇和畏惧。

  “我是苏梨的未婚夫邬生,你能和我说一下之前发生的什么事吗?”

  李丽简要说了一下,邬生听得眼中寒光连连。

  李丽忍住害怕,最后小心问道,“苏梨之前的反应有点奇怪,她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就是之前遇到的事留下的后遗症。

  苏梨的心结这次再没能掩饰住。

  再次醒来,看到床边的邬生,苏梨朝着邬生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

  邬生忍不住蒙住了她的眼睛。

  “别这样看我。”她想让他心痛而死吗?

  苏梨眨眨眼,眨得邬生手心痒痒,“别眨眼。”

  苏梨笑了一下闭上眼,低声问道,“那些人是谁找来的?”

  邬生沉默了片刻,放开了苏梨的眼睛。

  “叶欣兰。”

  整件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事情的起因,在于葛八一。

  葛八一在狱中出事了。

  在葛家还来不及给他保外就医时。

  葛家从葛八一入狱,就一直在想办法将他弄出来,可是一直没能成功。

  直到这次出事。

  葛八一入狱事件特殊,和他同牢房的犯人,就有一个特殊的。

  那是个强间犯,心里已经有些变态的那一种。

  葛八一晚进去,本来大家还想欺负一下老幺,结果全被收拾了。

  变态犯人也在其中。

  三天前,葛八一食物过敏,身体虚弱,晚上就出了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