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58章 崇拜婆婆

第358章 崇拜婆婆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小不点生日是后天对吧?”车上路后,邬生向苏梨确认。

  “嗯,6月29号。”苏梨点头,“你到时候有空过来给他过生日吗?”

  “当然有空,没空也得有。”邬生点头,“妈到时候也要来。”

  苏梨:“.......”

  呃,邬生又不加‘我’了。

  以前提到邬琪华,邬生会说‘我妈’,现在直接就是‘妈’。

  一点不见外的样子。

  “伯母能来,我很高兴。”

  苏梨回答,着重强调‘伯母’这个称呼。

  虽然之前邬生求婚她答应了,可是到底还没订婚,改口早了点。

  有些人订婚了就会改口,不过大部分人是结婚了才改口的。

  她可不能这么早改口啊。

  邬生听得出她的强调,侧头看了她一眼,“早晚要改口,你先习惯不是更好。”

  苏梨小小哼了一声,“我不用习惯。”

  才不上他那个大当呢。

  “伯母很喜欢吃凉拌木耳和凉拌藕片,我后天就做一点。”苏梨开始想后天的菜单。

  邬生听着默默接了一句,“我呢?你要给我做什么?”

  “你不是什么都喜欢吃吗?”苏梨毫不在意回答。

  邬生听了无奈笑,“哎,苏梨,你不能这样,你现在对妈的喜欢程度都要超过我了。”

  苏梨眨眨眼,忍了忍没回‘已经超过了’的话。

  邬生转头看看苏梨,“苏梨,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妈,还隐约有崇拜的影子。”

  苏梨侧头对着邬生一笑,“秘密,不告诉你。”

  为什么会这样,这事还得从案件判决那天说起。

  邬生怎么气白心月,苏梨是没看到了,不过...邬琪华在叶欣兰面前那霸气侧漏一统江湖的气势,苏梨不小心撞见看到了。

  邬琪华那一身气势,直接一米八啊,看到叶欣兰那发抖发颤的样子,苏梨真的完全看呆了。

  等叶欣兰落荒而逃,邬琪华告诉苏梨,“叶欣兰就是欺软怕硬,下次她敢再去找你麻烦,你不用客气,有我在呢。”

  那句‘有我在呢’让苏梨真是安全感十足。

  所谓的一物降一物,真是世界真理。

  反正...邬琪华大概是叶欣兰在这世上唯一能绝对压倒克制的存在。

  也就是看到那一幕,苏梨才知道叶欣兰那个自认是邬生妈妈的偏执狂,却没赶来抢邬生的原因。

  邬生如今成长了,能干还能保护邬琪华,可是苏梨更看到了邬琪华在背后对邬生的保护,能不崇拜吗?

  看着苏梨带着回忆略微狡黠的笑,邬生无奈摇头。

  “又提秘密...”

  他面露无奈,可眼底满是笑意。

  邬琪华和苏梨相处得好,这样很好不是吗?

  “有冰棍。”

  路上看到有冰棍卖,邬生下去就买了两根回来,一起递给苏梨。

  “喏,你一根我一根。”

  车子再次上路,邬生看着前方微微侧头张嘴,“啊。”

  苏梨撇撇嘴,却熟练喂进了邬生嘴里。

  这是这一段时间培养出来的默契,苏梨之前没察觉,后来后知后觉发现,邬生已经很少特别近的主动接触她了,都是引导着让她主动去接触。

  等她习惯了,慢慢的才会摸摸她的头,然后牵一下她的手。

  苏梨自己咬了一口,看着邬生的侧脸,心里软软的,又有点复杂。

  原先她一直掩饰,也以为自己掩饰过去了,可是这些日子才迟钝发觉,她什么都没瞒过邬生。

  邬生什么也没说,更没给她压力,而是无声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应对这件事,不着痕迹的带她走出阴影。

  经过这一段时间邬生无声的努力,苏梨如今对他,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不受控制的僵硬。

  邬生在她的目光下偶尔摸她的头或者轻拍她肩膀时,她已经能全然放松了。

  也越来越习惯主动去接近他,比如现在。

  “吃完了,啊。”邬生出声,苏梨就再喂他吃一口冰棍。

  邬生咬冰棍掉落了,苏梨也能自然而然的帮他拍掉。

  虽然依旧排斥其他男人的靠近,虽然夜里还是会做噩梦,虽然偶尔还是想洗澡想洗手,可是苏梨知道自己的情况再好转。

  这一切都是因为邬生。

  苏梨转回身,大大咬了一口冰棍,看向前面,嘴角满是笑意。

  “啊。”邬生啊了一声。

  苏梨没搭理。

  “啊啊啊。”邬生喊了三声,“吃完了。”

  苏梨这才出声,“你啊几声都没用,我觉得今儿的冰棍特别好吃,不给你吃了。”

  邬生侧头,正好看到苏梨将他吃过的冰棍咬了一口。

  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那是我吃过的。”

  苏梨侧头,“那又怎样?”

  邬生笑,“不怎么样,只是想告诉你,你想亲我就直说啊,不用间接地来。”

  苏梨脸微红,“你滚,别胡说八道,我不吃了还不行啊。”

  话音刚落,苏梨的手被捉住,邬生探头极快将苏梨手里的冰棍吃到了嘴里。

  “你不吃,我吃。”邬生嘎嘣脆将冰棍咬了,“我也不嫌弃你的口水。”

  “你...”苏梨要说什么下一秒直接笑喷了。

  邬生将冰棍咽下,看了眼苏梨哼了哼,“一天到晚觊觎我的美色,还不愿意承认。”

  正吃最后一口冰棍的苏梨差点没喷。

  还觊觎他的美色呢,苏梨除了“.......”还是“.......”。

  “你在说美色这词之前,先将你的汗擦一擦吧。”

  六月了天气渐热,邬生额头上都是汗。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要自己擦汗,那也太不懂风情了。”

  邬生将车停在路边,侧头对着苏梨,“来,拿出你香香的小手帕给哥哥擦汗。”

  苏梨:“......”

  香香的...小手帕...

  说了一路回去,到家时太阳刚落下。

  邬生停下车,和苏梨一起上楼。

  苏梨开了防盗门开铁门然后再开一道,才终于将门全部打开。

  呃...这重叠的门,都是邬生的杰作。

  除了这重叠的门,窗户也是如此。

  邬生现在每次回来,必送苏梨上来,看着她进屋,确定屋里没什么异常,邬生看着苏梨将门锁好才走。

  之前还拉着苏梨做了测试,他故意变声让苏梨开门,苏梨不开才算满意。

  进屋喝了水,邬生问苏梨,“你暑假开始就要实习?”

  苏梨道,“也不算实习,算是见习。”

  “这个暑假开始到大三,都是见习,大三学期结束才开始正式实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