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55章 不留脸面

第355章 不留脸面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6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不按理出牌,又这样不给面子,出乎白心月的预料。

  白心月面上的笑终于落了下来。

  “邬生,你是在装傻吗?”

  她为他做了这么多,又等在这里,意思还表达得不够明显吗?

  邬生似笑非笑,“是白小姐装傻才对,白小姐不是要和李家联姻了吗?”

  白心月看着邬生的笑,听着邬生的话,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她蹙眉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听说白小姐看上了李家的独生子,和李夫人打得火热。”

  邬生挑了挑眉,“据我所知,这李家儿子不止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白小姐要进门,不是得先想办法做点事,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白心月的脸终于变了。

  “邬生,你胡说什么,我找的是你...”

  邬生冷下脸打断她的话,“还请白小姐慎言。”

  “你和李家要联姻,别扯上我,我姓邬,和李家没任何关系。”

  白心月一阵气恼,“邬生,你这样有意思吗?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邬生笑了,“什么叫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大家心知肚明的不就是白家小姐看上了李家独生子想联姻,至于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心知肚明的。”

  邬生挖了挖耳朵,“白小姐如果心知肚明什么,还请告诉我一声,我听着呢。”

  他的眼底满是讽刺。

  什么心知肚明的事,这种事情怎么心知肚明。

  他可是正儿八经邬家的后人,和李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除了叶欣兰发疯,李献可从来没说过什么,这件事情也没法说。

  怎么心知肚明,一切不过是叶欣兰私自的上不得台面的折腾罢了。

  就这样的还敢摆到邬生面前来,来和他说心知肚明,笑话呢!

  叶欣兰不能再生育,小产后第二年李献就抱回了堂哥家刚出生的一个孩子来养。

  这孩子出生就被抱来,对外就说是叶欣兰生的。

  这件事,到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对外,李献的儿子就是李凯旋。

  李凯旋比邬生小了三岁,如今已经结婚生子,继承李家的衣钵,军校毕业入了伍,可谓炙手可热。

  世人知道的,世人心知肚明的,是这个李凯旋。

  邬生和李家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白心月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也知道,血浓于水。

  邬生是李献的儿子,虽然明面上不能认,可是也不能抹灭这个事实不是吗?

  她都听叶欣兰说了,虽然不认,可是出于父子天性出于愧疚心里,邬生在李献心中的分量,比任何人都重。

  叶欣兰和李献做了几十年夫妻,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

  白心月想着叶欣兰的话,慢慢冷静下来。

  这事不能公诸于世,她心里明白就好。

  当然,邬生心里也明白,不然他不会这个反应。

  邬生的傲,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认这件事,她早该想到的。

  白心月深吸一口气,微笑道,“是我说错话了。”

  邬生看白心月竟然这样快平静下来,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只是说错了话吗?”

  白心月心内一滞,苏梨的话再次在她耳边回响,看着邬生冰冷的眼神,再次深吸一口气。

  “我还做错了事,抱歉,因为太着急了,不知不觉做错了事。”

  她爽快承认了错误。

  白心月心思通透,拿的起放得下,“我听说你遇到了麻烦,就慌了神,抱歉,并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她摊手,“我着急得忘了你出色的能力,是我鲁莽了。”

  她爽爽快快道了歉,变得越发从容。

  “之前的朋友变成这样,你应该没有心情的,我刚才不该约你吃饭的。”

  邬生看着白心月一言不发。

  白心月没有尴尬,朝着之前车开走的方向叹了一口气。

  “唉,真是可惜,好好的一个人,却因为....”

  葛八一的动机,除了几个人,对外的都不知道。

  大家都以为葛八一是喜欢苏梨,因为苏梨选择邬生,得不到她才会暴起失控。

  白心月也是如此认为的。

  她回想了一下苏梨的样子,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苏梨小姐确实很有魅力,漂亮,风情万种,就是这样处处...”

  她适当闭嘴,没说全处处留情四个字,不过意思很明显了。

  在这样的时刻上眼药,白心月挺有经验。

  只可惜她没弄清事实原委。

  邬生听到她的话嘴角扯了一下,“苏梨要真是风情万种处处留情,那你...都可以挂牌了。”

  挂牌?挂什么牌?自然是卖的牌了。

  邬生淡淡说完转身就走。

  白心月反应过来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邬生你什么意思?”

  她看着邬生的背影质问。

  “字面上的意思,抱歉,白小姐,有妇之夫不方便和女性长时间相处,你自便。”

  邬生随意抬手挥了挥,手上的戒指不要太闪眼。

  白心月听着邬生的话,彻底被气到了。

  这邬生怎么这样油盐不进,就算是欲擒故纵也过头了吧?

  白心月胸口剧烈起伏着,双眸中的怒气渐渐变成了不服输。

  第二次了,第二次被无视了。

  邬生越是这样,白心月越是不服气。

  她可是白心月,历来只有她拒绝别人的,没有别人拒绝她的!

  邬生,她要定了!

  人都有逆反心理,越得不到的越想要。

  更何况白心月这样骄傲在骨子里的人,她内心燃起熊熊之火。

  征服邬生的火。

  如果说之前白心月对邬生,还只是觉得他配得上她,也不像其他男人唯唯诺诺,那现在,她是真对邬生上了心了。

  白心月看着邬生的背影,目光灼灼。

  背对白心月的邬生,同样目光灼灼。

  白心月的小动作、叶欣兰的小动作,怎么能瞒过邬生呢。

  就她那样还敢诋毁苏梨,敢给苏梨上眼药,简直是找死。

  邬生眼睛危险一眯。

  白心月看上李凯旋,想和他联姻,叶欣兰支持的事情得好好宣传宣传。

  一个看上有妇之夫不知廉耻,一个表里不一想换儿媳,啧啧...恶毒婆婆心机女的组合啊。

  想来大家很乐意看这个热闹。

  李凯旋的妻子,可不是简单人物,她背后的父母还有几个小舅子更不是简单人物。

  这一消息传出去,够白心月和叶欣兰喝两壶了。

  邬生一句话出去,白心月和叶欣兰瞬间焦头烂耳,自顾不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