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54章 法网恢恢

第354章 法网恢恢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看到被告席上,熟悉又陌生的葛八一,苏梨心中复杂不已。

  葛八一看到苏梨,面无表情。

  之前那些强装出来的喜欢,已经不见了踪影。

  案件按照程序顺利进行,苏梨中途却先退场了。

  她是被邬生带下去的,在流浪汉上法庭前,将她带了下去。

  自从邬生被带走后,隔了这么多天,才再次见面。

  苏梨打量着邬生,从头看到脚。

  “你都还好吧?我看着都瘦了。”

  邬生任苏梨打量,伸手想摸摸苏梨的脸,手都要碰到了,最后改成碰了碰她的头。

  “不是我瘦了,是你瘦了。”

  他们都瘦了,好在一切就都要结束了。

  邬生看着苏梨,没舍得移开眼。

  这一段时间,邬生不是没办法出来,陪在苏梨身边。

  可是他没这么做。

  因为他不想让苏梨太辛苦。

  不熟的人,一般不会靠近苏梨,就算靠近了苏梨戒备也正常。

  苏梨会难受会辛苦,可是比起他在身边要好很多。

  他是苏梨的未婚夫,因为习惯了,他会习惯性去接触苏梨。

  而苏梨要费尽心思掩饰自己的异常,去克制他接触时的反感和害怕。

  邬生知道,这不是苏梨想的,她只是因为心里阴影。

  苏梨之前的竭力克制和辛苦,他看在眼底。

  他不想给苏梨太大压力,不想增加苏梨的痛苦,她太辛苦了,所以选择暂时合理避开一段时间。

  给苏梨一个缓冲期,也给自己一个缓冲期。

  这期间,邬生除了流浪汉,没少做事,因为他在后面,案件才能如此进展顺利。

  这其中的事太复杂,邬生不会告诉苏梨。

  他也不会和苏梨说,他这一段时间看了一些书,学习怎么带苏梨走出阴影。

  邬生在这边陪着苏梨说话,气氛安静和谐。

  而法庭上,争辩异常激烈。

  葛八一这边的律师,是帝都最好的律师之一,出了名的会辩。

  本来证据确凿的,却一次次的被他攻击得差点无效。

  好在检察官也很给力,经过激烈的争辩后。

  因为铁证如山,葛八一没能逃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葛八一、杨九、以及几个流浪汉,一个不少的被当庭判刑,接受他们该接受的处罚。

  至于之前邬生打葛八一的事,也证明是个误会,是被污蔑的。

  “邬生并非无故伤人,而是帮忙抓捕嫌疑人而已。”

  抓捕过程中,嫌疑人受点伤也是正常的。

  因为庭审时间延长,等尘埃落定时,天色已经渐晚。

  在葛八一被带走前,邬生见了他最后一面。

  葛八一从站上被告席开始,就无比的冷静。

  或者说,在流浪汉反口开始,他再次被传唤开始,他就无比的冷静。

  不像家人努力挣扎,葛八一从那时候起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他不辩解,也不承认,从开始到现在全程保持沉默。

  他不后悔,也不觉自己有错。

  他只是接受了现实而已。

  接受了他早想过的最差的结果而已。

  葛八一威胁邬生,并不是口头威胁。

  他是行动了的,在约定的三天内,还有三天后,他无数次朝苏梨出手。

  可是没有一次成功。

  所有的出手,不是被邬生的人挡了就是被唐元宵挡了。

  他唯一的收获就是折进去的人手。

  那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结果。

  邬生,他从小就认识,邬生的能力,他也最了解。

  葛八一早知道,他不是邬生的对手。

  这辈子他都不会是。

  葛八一摒弃心中复杂,贪婪看着邬生,想将他的样子刻在脑海中。

  邬生第一次面对他这样的目光,移开了视线。

  葛八一看着邬生开口说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句话。

  “你觉得我恶心吗?”

  父母爷爷奶奶都说他病了,他得了大病,他自己也知道。

  他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他只想知道这一点。

  他一直记得邬生和他说过的话。

  邬生对他说,“你这小子,什么都要跟我一起,我希望结婚我们也能一起。”

  葛八一多希望一起啊。

  可是这辈子却不能了。

  邬生听了葛八一的话,看了他一眼,沉默以对。

  在这万千世界,什么事都会有,唯一的区别只是有没有发生在自己或者周围而已。

  邬生的沉默,让葛八一的脸色好看了点。

  “谢谢你见我最后一面。”

  葛八一说完,忽然想起什么开口。

  “之前的绑架,不是我做的。”

  他说的是苏梨之前遇到的绑架。

  苏梨之前遇到的绑架,葛八一知道,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可是当他出手时,他想过嫁祸给那不知名的人的。

  只是天算不如人算,邬生当时回来了,还那么快速度的追上了他。

  葛八一当时看到邬生时,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打错了算盘,走到了今天这地步。

  他知道邬生会怀疑他,所以想起来就说一声。

  那次绑架并非他所为。

  至于是谁,得看邬生能不能找出来了。

  葛八一悠然想,如果那绑架的人再给力一点就好了。

  苏梨毁了或者不能和邬生在一起了,该多好。

  如果死了,那就更好了。

  葛八一想到这里,忍不住无声露出一丝笑。

  苏梨死了,邬生说不定就要一辈子不结婚。

  就算他一辈子想着苏梨,那也挺好。

  葛八一笑着,遗憾着上次那绑架为什么不多给点力,从车窗户看着邬生离他越来越远。

  邬生看着车离去,眉头微微打结。

  葛八一嘴角的笑,让他无端不舒服。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去找苏梨。

  结果走了没两步,就被人拦住了。

  拦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心月。

  “邬生。“

  白心月这次被弄得有些灰头土脸,承受了杨家的怒火,心底有些火气。

  不过看到邬生后,她心中的火气就降了下去。

  邬生看着白心月,挑了挑眉。

  “你是?”

  白心月的笑容有点僵硬。

  “邬生,这可不好玩,也不好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邬生露出一个模棱两可的表情。

  “确实不好笑也不好玩,我知道你是谁。”

  白心月笑了起来。

  “我就说你知道,晚上一起吃饭?”

  邬生呼出一口气,指着自己问白心月,“你看着我像个傻瓜吗?”

  白心月失笑,“不像啊,你说什么呢。”

  “不像你约我一起吃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