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53章 去死吧

第353章 去死吧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5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你...你竟敢...”

  邬生竟敢拿小扬琴威胁她,葛奶奶怒气填胸,“你这个畜声,你竟敢...”

  “你敢我就敢,别轻易说威胁人的话,除非你钢铁不入!”

  邬生语气冰冷无比。

  畜声?呵呵,谁才是畜声?

  葛八一对苏梨做了那样的事,就求原谅,他才说了一句小扬琴凤阳姑姑就畜声了,呵......

  邬生不管面色铁青的葛奶奶,抬脚走了。

  走了几步,丢下了一句话。

  “苏梨只比小扬琴大了五岁。”

  不过相差五岁,苏梨也是年轻也还年少,也还是该备受宠爱的年纪。

  她和小扬琴是一样的。

  葛奶奶自然听得懂这未尽之语,一下子无力坐倒在地。

  邬生这边来了葛奶奶,苏梨这边也没得空,来了葛母。

  葛八一的妈妈,葛母没威胁,什么也没说,看见苏梨直接跪下。

  苏梨当时上完课,正在书店呢,正整理着书,回头就看见葛母跪下,一下子被惊着了。

  等知道她的身份后,苏梨心中的阴郁和烦躁有一瞬间,几乎要压不住了。

  她深吸又深吸了两口气,才没骂出声而转身上了楼。

  葛母气质佳,保养得当,穿着一看也是不俗的,这样一个人对着苏梨二话不说就跪,不要太吸引人。

  在大家奇怪的视线中,葛母跌跌撞撞跟着苏梨上了楼,在阅读休息室里再次对着苏梨再次跪下。

  苏梨任她跪着一言不发。

  她今天是第二天回校上课。

  虽然做足了心里建设,可是状态却还是很差很差。

  学校是人多的地方,男生比例更大,不管是上课还是课外,随时都会碰到男生。

  苏梨竭力控制自己,给自己做了无数的心里建设。

  可是到了学校,处在那到处都是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靠近的环境中,她还是濒临崩溃。

  上了两天课,苏梨失态了两次。

  短短两天时间,她汗毛直立了很多次,她全身的鸡皮疙瘩,起了又消,消了又起。

  这些事情这些反应,她根本无处诉说,只能独自承受独自克服。

  她这样艰难的适应着,就想沉浸在书里安静几分钟,葛母还这样跑来跪在面前。

  苏梨怎么能不烦躁怎么能不难受。

  “苏梨,求求你了,就放过八一好不好?”

  看苏梨一直不说话,葛母终于开口。

  “我给你磕头,我代替八一求您原谅,您就放过他吧,好不好?”

  葛母说着就要磕头。

  苏梨看着她终于开口。

  “你让我放过他,那我该求谁放过我?”

  葛母愣住,她听不懂苏梨的话。

  苏梨闭了闭眼,“你走吧,别来找我了。”

  葛母那里肯走,“八一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心疼啊,他肋骨还没长好呢,他的前途可不能这么毁了...”

  “苏梨,他就是病了,只要医好了就好了,真的,我已经联系了精神科的医生,只要他治好了就行了。”

  葛家人知道葛八一的心意情况后,一致认为他病了,需要看精神科的医生。

  他们心痛之余,就是竭力掩饰他‘病’的事实,然后全力要救他。

  葛母说葛八一病了,这话苏梨听得懂。

  苏梨是最先怀疑也最先确定葛八一情况的,除了一开始有些不敢置信外,之后她算是最淡定的一个。

  毕竟在后世,大家思想开放,没觉得这是病。

  她没有鄙视的意思,也没觉得这是病,只是葛八一应该受到法律处罚。

  可是在这个年代,面对葛八一这样,他们就觉得是病,是精神出问题了。

  苏梨对此不想说什么,可是葛母接下来说的做的就过分了。

  “苏梨,求求你啊,你不答应,我就一跪不起了,你到哪我跪到哪。”

  “你的事除了知道的人,还都是保密的,你也知道遇到你这样的事,都是不好的,要是传开了你的名声也毁了。”

  “为了我们大家都好,苏梨你就放过八一吧,如果事情闹开了,八一不好过,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啊。”

  苏梨走到哪,她跪到哪,又威胁苏梨事情传开了不好听。

  说到底,除了道德绑架她,就是威胁她了。

  苏梨长长呼出一口气。

  “你要传就传,要跪就跪,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葛母不敢置信,“你就不怕传开了?”

  “我怕啊,流言如刀,我怎么会不怕,可是我不能因为怕就被你威胁得撤诉。”

  苏梨目光坚定,语气平和。

  “如果你要继续这样胡搅蛮缠,我不介意联系我朋友,让她报道这件事。”

  到时候大不了两败俱伤呗。

  葛母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苏梨的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你...”

  “我这些日子听了太多威胁了,再也不想听了。”

  苏梨看了看旁边的电话,“你再不走,我就打电话了。”

  葛母看着苏梨,最后咬牙离开。

  第二天,爱读书书店门上墙上被写满了三个字。

  “去死吧!”

  鲜红的漆,看着像血,加上这样的字,冲击力十足。

  除了红漆,门前还被泼了脏物。

  常娥去开门,被吓得手都抖了。

  苏梨看到后心一惊,却还算镇静。

  她没报案,因为知道报案也没用。

  这件事,完全不用思考就知道是谁做的。

  案子下午就要开庭,葛家,这是被逼急了。

  逼急了,就什么下作的事都做得出来。

  “先暂时不用管,今天就暂时停业一天。”

  苏梨没打算马上处理了。

  如果根源上不解决,那今天处理了,明天还会这样。

  苏梨放下没管,打起精神去上课。

  他们走后不久,唐元宵到了书店门前。

  唐元宵知道下午开庭,请了一天假上来的。

  之前知道苏梨开了书店后,唐元宵每次来帝都,总会在小区周围、小唐陌学校和苏梨的书店、学校面前转一转,看看有什么危险的。

  在苏梨他们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看到有商店标牌不怎么结实,怕砸下来伤到人,他都帮忙店主给固定过,更何况看到这吓人的红漆字。

  唐元宵看到书店的情况后,面色一沉。

  他压制怒气后,动手打扫,又买了漆,将吓人的字体涂掉。

  做完这一切,看看时间,唐元宵才走了。

  下午苏梨没课,吃过饭后就准时到了法庭。

  两点半,法院准时开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