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52章 软硬兼施

第352章 软硬兼施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9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案件一步步正式进入正轨,杨家还是白心月面对这些铁证,也无能为力。

  葛八一因为骨折伤还未痊愈,所以还在住院中,不过调查却没中断,一直稳稳推进。

  在案件正式开庭前,葛八一那位出生杨家的葛奶奶,终于去见了邬生。

  邬生对她熟悉得很,因为一直跟葛八一玩,所以当邬生是半个孙子。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从来没少过邬生的份。

  再见葛奶奶,邬生眸光微动,想了想还是叫了一声‘葛奶奶’。

  葛奶**上的白发多了不少,看到邬生未语泪先流。

  “邬生,八一他只是病了,他只要看好了就好了,就不要让他进去了好不好?”

  邬生嘴唇紧抿没开口。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知道这件事,我的脑袋一下子就炸了,我之前只是想遮掩掉这件事...”

  葛奶奶看邬生没回答,老泪纵横解释了自己之前的行为。

  “我之前听过这病,还是几年前...那孩子差点没被他爸打死,事情传开,他爸妈没脸见人,直接搬走了。”

  葛奶奶去拉邬生的手,“邬生啊,奶奶从没求过你,这一次求求你好不好,你就放过八一吧,好不好?”

  “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看好他,一定不会让他在犯错,我也会将他送到其他地方,不让他出现在你面前。”

  “你...你别嫌弃他,别觉得他恶心...”

  葛奶奶心里难受得很。

  邬生心里更不好受。

  “葛奶奶,我和你说老实话,如果他出手对付的我,我能原谅,可是他对苏梨,我不能。”

  那样恶毒的心思,比杀了苏梨更加恶毒,他怎么原谅。

  “我知道,我知道是八一的错,是他做出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

  葛奶奶捏紧邬生的手,“可是邬生啊,八一和你从小一起玩到大,二十多年的感情啊,你就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就不要追究了好不好?”

  邬生叹气,“葛奶奶,现在不是我追究不追究的问题,这事我做不了决定。”

  “人家公安公正办案,谁也不能阻拦破坏。”

  葛奶奶点头,“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我也不是要你去干涉公安办案,就是...”

  她咬了咬牙,“我打听过了,这事如果你的未婚妻愿意,撤销案件,愿意私下协商,也是可以的。”

  邬生眸光微沉,不在说话。

  葛奶奶知道他不高兴,却不得不开口。

  “我知道我这样说你没法接受,可是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啊,邬生,我会和八一一起向苏梨道歉。”

  “她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可以满足。”

  葛奶奶对苏梨早就调查得清清楚楚,“之前我做的那些我会全部撤销,只要她答应,我会给出我能给的最大的诚意。”

  邬生嘴角嘲讽翘了起来。

  “诚意?”他呼出一口气,什么诚意,不过就是拿钱砸人。

  杨家家底厚,之前砸流浪汉砸‘杨九’,等发现砸他们没用了,就来砸苏梨。

  他相信,葛奶奶是真的有歉意,可是这些歉意在他们做了之前的事后,就显得可笑了。

  “葛奶奶,我还叫你一声奶奶,我能反问您一个问题吗?”

  “你说。”葛奶奶立刻点头。

  “如果我打得凤阳姑姑遍体鳞伤,再将她丢给几个流浪汉玩,回头来给您赔罪,愿意将我所有的一切都给您,您愿意原谅我吗?”

  邬生嘴里的凤阳姑姑就是葛奶奶的女儿,唯一的女儿,也是葛八一的亲姑姑。

  葛奶奶听到邬生的问题,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邬生,你凤阳姑姑对你一直那么好,你怎么能这么比喻...”

  邬生打断她的话,“为什么不能比喻,凤阳姑姑是您的宝贝女儿,苏梨也是我的未婚妻,我邬生这一生要共度的人,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

  葛奶奶瞬间哑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葛奶奶。”

  邬生沉沉开口,“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到,葛奶奶,您请回吧。”

  他说完站起身就要走,却被葛奶奶一下拉住。

  “邬生,你别这样无情,是,刚才的话是我说错了,也是八一做错了。”

  “可是事情不是没发生吗?她不是也好好的没怎么损失吗,你...”葛奶奶情急之下,将心里的话一下子说了出来。

  邬生面色彻底变了。

  “好好的?你说苏梨好好的?”

  邬生想起苏梨之前的样子,再想一想医生的话,怒极反笑。

  “哈哈,葛奶奶,你觉得苏梨好好的?”

  这样的话都能轻飘飘说出口,刚才是他想错了,葛奶奶有歉意,可是那一点歉意,微不足道,稀薄得一吹就散。

  因为苏梨在她心中一切都好好的。

  “那也叫好好的,葛奶奶,我再叫你一声葛奶奶,你觉得那叫好好的?”

  在葛奶奶不好的预感中,邬生猛地沉下脸。

  “你知道我这些日子多煎熬多担心吗?担心苏梨是不是夜里又坐噩梦睡不醒,担心她是不是又受到了惊吓。”

  “你既然打听了她的情况,怎么不打听清楚一点,打听清楚她现在只要男人一靠近就僵直就汗毛直立,打听清楚她随时就想洗澡,觉得自己脏.....”

  “葛老夫人,就算年纪大了,你也是个女人啊,你怎么能说出苏梨没事的话!”

  葛奶奶面色大变,无力坐了下去。

  “对不起,邬生,奶奶不知道她这样了...是奶奶的错。”

  葛奶奶道歉完,抬起头来再次抓住邬生的手。

  “我知道我们家对不起苏梨,可是邬生,奶奶不能放着八一那样不管啊,他太可怜了。”

  “他是我的孙子,是我的命根子,我不能放着他不管啊。”

  邬生不想说多余的话,抽出手就要走。

  葛奶奶看邬生这个态度,面色一变。

  “邬生,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看邬生无动于衷,葛奶奶威胁脱口而出。

  “邬生,钢过易折,你就不怕逼急了我....”

  邬生猛地回头,如刀般锋利的视线刷的刺向葛奶奶,截断葛奶奶的话,

  “小扬琴今年也有十五了吧?”

  葛奶奶脸色大变,摇摇欲坠。

  小扬琴是凤阳姑姑的女儿,即葛奶奶的外孙女,正是少女初长成的时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