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48章 夺眼之恨

第348章 夺眼之恨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3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白心月一进门时,苏梨以为她看错了,或者她做梦了。

  可其实...并不是。

  她就是白心月。

  白心月说的那些话,她句句听在耳朵里却没反应。

  白心月或许以为苏梨是怕了或者懵了,可实际上她只是在反应再克制罢了。

  上辈子,在几年后,白心月飙车出事故。

  她撞到了人,撞得人终身瘫痪,最后用钱协商解决摆平了。

  而白心月自己也受了伤,治疗后其他都好,就是左眼伤后意外失明了。

  白心月是什么人,怎么能瞎了一只眼。

  赵文明偶尔得知白家正在为白心月寻找合适的眼角膜时,记在了心底。

  偶遇苏梨后,他就打上了苏梨的主意。

  一开始他为了避免麻烦,也为了哄骗苏梨,没说一句实话,将白心月说成了小孩,还说小孩幼时事故双目失明,只要她捐献眼角膜就可以重见光明。

  苏梨不相信赵文明,不愿意,后来赵文明干脆就直接算计动手了。

  后来靠着苏梨的眼角膜,他攀上了白心月攀上了白家,一路升官发财。

  苏梨左眼失明,眼角膜就进了白心月的眼睛里。

  这个事实,还是在后来赵文明倒台进了监狱,白家也受了牵连,苏梨才知道的。

  白心月的脸,白心月的眼睛,苏梨看过一次后,记得清清楚楚。

  这辈子,提前了几年,竟然这样遇上了。

  比起几年后,白心月现在年轻了很多,可是脸还是没变。

  苏梨打一个照面就认出来了,更何况她还做了自我介绍。

  白心月.......竟然就这样遇上了。

  还是以邬生‘未婚妻’的身份......

  这是一种怎样的孽缘?

  苏梨心中的复杂,无法言语。

  苏梨意外,苏梨心中复杂,白心月也同样意外。

  她怎么能不意外。

  苏梨竟然拒绝了她,如此不识相的拒绝了她!

  白心月不再摆出有礼貌的无害的脸,她转回身,再次走回到原来的位置。

  抬抬手让欲言又止的严律师退到一边,白心月微微一笑,看着苏梨好笑问。

  “你知道你说的话代表什么意思吗?”

  苏梨收敛自己的满腹的心思,闭了闭眼,点头。

  “我知道。”

  白心月怂了一下肩,呼出一口气,看着苏梨真诚的问。

  “就凭你吗?”

  苏梨笑了,真诚回答,“就凭我。”

  白心月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裙摆,“看来今天我来错了。”

  苏梨点头,“是,你来错了,你看低了我,更看低了邬生。”

  苏梨呼出一口气,“我不知道叶欣兰和你说了什么,但我得告诉你,邬生不是你的囊中之物,更不是你可以任意拿捏的。”

  “不管你和杨家和叶欣兰怎么谈的,又是怎么做的交易,邬生都不会认的。”

  到底是什么给了她们这么大自信,认为她们这是再帮邬生,认为邬生出来会感激不尽,会任凭她们摆布?

  苏梨未尽的话语,白心月看懂了。

  她的眼睛危险眯了眯,“我这是为了他好,他为什么不认?”

  白心月理了理头发,“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我们没能达到共识,我也就不多说,希望你不要后悔。”

  苏梨微笑,“我把最后一句话还给白小姐。”

  苏梨自己会不会后悔,她不知道不确定,可是白心月一厢情愿在这里为邬生奔波,为邬生做交易,邬生出来后的态度,白心月绝对会后悔。

  白心月脸色变了变,好半天才找回笑容。

  她指了指自己,“我白心月,从来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

  “我可是白心月。”

  她可是白心月,白家大小姐白心月,她看上的人,谁能拒绝。

  是,邬生是很傲,傲得不用正眼看她。

  就是因为他的傲,她才会对他另眼相待。

  之前邬生拒绝过她,不过白心月没放在心上。

  毕竟这种欲擒故纵,她玩得滚瓜烂熟。

  经历了这样的事,看到了白家的她的能量,她就不信邬生还能欲擒故纵,还能拒绝。

  邬生,她白心月要定了!

  她白心月看上的人,谁能拒绝。

  白心月扬起微笑,“抱歉,因为事先不认识苏小姐,不了解您导致现在的不愉快,是我太鲁莽了。”

  她对着苏梨微微颔首低了一下眉表示歉意。

  “我先告辞了,再见。”

  苏梨微微点头,“再见。”

  白心月微笑着,踩着高跟鞋,微微仰着脸,摇曳生姿离去。

  那位严律师,恭敬跟在她后面。

  李红芹完全看呆了。

  “她...她最后还笑得出来。”

  苏梨回过神失笑,“有什么好笑不出来的,她们...就是那样的人。”

  白心月这个人,苏梨之前听过有人评论她。

  对外对谁都有礼貌,其实谁都没放在心上。

  能让她们这些喊着金汤勺出生的人放在心上的人,太少太少了。

  比起才进来的时候,苏梨入了她的眼,可是没入她的心。

  没上心的人,怎么会笑不出来。

  苏梨的选择做法,在白心月看来,就是觉得傻,完全无法认同。

  如同苏梨所想,白心月下了住院楼,在严律师恭敬打开车门,上了车后,侧头看向了严律师。

  “案件今天之内提交审查。”

  苏梨不识相,那就掠过她,如此简单。

  这都是她和杨家谈好的,不再抓着真正的杨九,邬生也会安全。

  严律师深深鞠躬,“是,我马上去。”

  看白心月颔首,严律师才小心把车门关上,鞠躬等小汽车离开。

  等汽车看不见了,他才站起身。

  瞟了眼住院楼,松了松衣领冷哼了一声,“不知好歹,多少人求我呢,竟然不用我,正好,我也不想和你这种人打交道。”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了面前,驾驶座上的司机急忙下车,给严律师打开了车门。

  司机恭敬护着严律师上了车,小心关上门,才又急忙回了驾驶座。

  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去。

  如同白心月吩咐的,在白家杨家的推动下,嫌疑人确定为‘杨九’的案件很快递交了上去。

  只不过...递交上去后,一切并非如他们所愿罢了。

  张组长自接到报案后,一直跑了这么多天,可不是白跑的,也不是随便来一人自自首就能被忽悠过去的。

  同样的,邬生、苏梨甚至唐元宵都不可能坐以待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