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47章 竟然是她

第347章 竟然是她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2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管是名字,还是作案理由,甚至过程,都对上了。

  可是苏梨看过之后就知道,那不是杨九。

  这就是个替罪羊。

  苏梨知道,张组长也知道,大家都知道,可是替罪羊就是自首投案了,还什么都对得上。

  如果连那群流浪汉也做人证,说此杨九就是彼杨九,那事情还真是好笑了。

  苏梨见过‘杨九’后,和张组长又谈了半小时。

  谈完,张组长将‘杨九’交给同事,自己去忙活了,也不知道忙什么。

  苏梨从警察局出来,意外看到了娃娃脸。

  “嫂子。”娃娃脸看到苏梨立刻笑了起来。

  苏梨提了一口气,最后认下这个称呼,“邬生怎么样?还好吗?”

  娃娃脸笑,“老大好着呢,嫂子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如果你能看到邬生,你也告诉他,我也很好。”苏梨道。

  娃娃脸嘿嘿笑,“那当然,嫂子,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事情很快会结束。”

  苏梨愣了一下,“很快就结束?”

  “嗯,具体什么情况,嫂子很快就会知道,您不用担心。”

  苏梨听了顿了顿笑了笑,“好,这句话...我原本也想请你一起带给邬生。”

  娃娃脸眨眨眼,“您说的是案件?”

  苏梨无声点头确认。

  娃娃脸坚持送苏梨回医院。

  李红芹在一边夸他不停,“小伙子长得好,还有礼貌,不错不错。”

  娃娃脸被夸得满脸通红,把苏梨送到后麻溜溜了。

  李红芹看着娃娃脸落荒而逃的样子,难得哈哈大笑,“哎呦笑死我了,看他脸红得...”

  李红芹说得正高兴,笑得不停时,病房门被礼貌敲响了。

  “谁啊,请进。”

  李红芹笑着开口。

  病房门打开了,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的清脆响声,一个披肩长发着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人先走了进来。

  她看着就是那种大家闺秀,知性大方,容长脸,有一双大大的双眼皮眼睛,还有漂亮的卧蚕。

  她身高中等,却因为身材匀称比例好,看着比实际的高,加之脚上的皮鞋高跟鞋,显得身材修长优美。

  “您是苏梨吗?”

  她进来后扫了一眼病房,视线很快锁定在苏梨脸上。

  “您好,我叫白心月。”

  她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上前几步,指了指跟在她身后带着眼镜的男人。

  “这是严中,是我给你找的律师。”

  她说着话微笑停在几米外,“我听说害你的人已经投案了,我就帮你找了个律师,他会代替你起诉,将嫌疑人送到监狱。”

  看苏梨满脸震惊看着她,白心月挑挑眉笑了笑。

  “你应该认识我,或者说听过我的名字吧?”

  苏梨没说话,白心月却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了答案。

  “不好意思啊,我性格就是这样,不希望绕来绕去,就喜欢直来直往的。”

  她笑了笑,“叶伯母应该和你提过我,也应该和你说过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了避免你尴尬,我就不重复我这么做的理由了。”

  “总之,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也希望能早日让犯人绳之以法。”

  她再次指了指一边的律师,“严律师是我们家经常合作的,能力不说多好,比外面的律师却强,你有什么想法,需要什么赔偿,都可以和他说,只要不超出合理范围太多,他都会帮你办到。”

  她说着扫了一眼小唐陌,意有所指,“也算是对你的补偿,你不用太客气。”

  白心月从进来,不用苏梨他们回应,也不在意他们如何想,就是最快时间表达完了自己的意思。

  她的涵养让她说话语气这些都很克制,一般人不了解的还以为她真知识直来直往。

  可实际上,白心月可不是直来直往的人,她这样,只是因为没把苏梨放在眼里而已。

  她来这里,是一种示威,也是一种谈判,只为了让苏梨知难而退。

  这些话,她没直白说出口,可是她的一言一行,已经表达的清清楚楚。

  白心月看严律师已经做自我介绍了,看看表道。

  “不好意思啊,苏梨,我还有事情忙,就先告辞了。“

  她说着不好意思,可其实话还没说完,身体已经半转。

  话音刚落,就转过身要离开。

  李红芹看着白心月的样子,“她怎么回事啊?”

  怎么会这样没有礼貌?

  没有礼貌就算了,还和那叶欣兰一样,爱自说自话。

  “就是那么回事。”苏梨低低轻笑一声。

  还能怎么回事呗,不就是物以类聚罢了。

  自己进来,自导自演自编一场戏,演完就走。

  这不是有毛病,而是她们习惯了。

  后世苏梨见过不少人,很多公司的老板或多或少都会有这个习惯。

  进来哪个办公室,没头没脑的直接吩咐事情,吩咐完直接就走。

  叶欣兰和白心月自然不是因为当老板当成的习惯,她们会这样,只是因为没将苏梨放在眼底而已。

  她们不屑和苏梨交流。

  苏梨轻笑了一声,没搭理一直说话的律师,而是扬声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白心月。

  “白小姐请留步。”

  白心月听到苏梨的声音,忍耐的吸了一口气,微笑回头。

  “怎么了?”

  苏梨指了指那严律师,“白小姐忘了带东西走了,我不需要他。”

  律师嘴里的话戛然而止,白心月意外挑眉,“不需要?”

  “对,因为我之前也没提出帮助的请求,所以也不能谢谢你了,你带来的你带走,我不需要。”

  白心月嘴角的笑意消失了,微微眯了眯眼,目光锐利。

  “你确定?”

  她终于正眼看了一眼苏梨,缓缓的三个字,每个字都那么意味深长。

  苏梨嘴角扯了扯,“我很确定。”

  “你和杨家怎么谈判怎么交易,我管不着,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的律师,我的律师我会自己找。”

  苏梨说着缓缓抬头,一点点看进了白心月的眼睛里。

  苏梨的左眼眼皮跳了两下,还刺刺的,这是条件反射。

  时隔这么多年,苏梨没想到会再见到白心月。

  叶欣兰说起城北白家时,苏梨没作多想,直到白心月出现在她面前。

  白心月啊,白心月......

  上辈子赵文明算计走的眼角膜,就是进了她的眼睛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