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44章 难以启齿

第344章 难以启齿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被带走的理由只有一个,他打了葛八一。

  葛八一被打得断了两根肋骨,表示暂时保留他的控告权,只看邬生接下来的态度。

  邬生是在苏梨病房里带走的,走前只留下两个字,“别怕。”

  苏梨这才知道葛八一被放了,理由是证据不足。

  苏梨听到这个理由嘴角就扯了一下。

  邬生被带走没多久后,品君服饰的专卖店被百货商场强制关门撤出。

  连同从杨九手里租到的店铺,也被强硬收了回去。

  接着厂子就接二连三接到了电台、报纸的联系,说的是广告的事。

  说有可能接下来就不能合作了。

  这是一种无声的警告,如果苏梨不识相,接下来可能厂子就要开不下去了。

  在普通人眼里,苏梨身家已经很丰厚了,可是实则才起步。

  在杨家这样的世家眼底,苏梨这样的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随便就能掐死。

  李红芹赶到病房,和苏梨说这些事的时候,邬生也在见人。

  不是别人,正是应该在住院的葛八一。

  “好玩吗?”邬生看到葛八一,只问了一句。

  葛八一眼珠一颤。

  好玩吗?

  他费尽心思做的这一切,在他眼底就是玩吗?

  葛八一想着忽然笑了。

  “玩?也是,在你心中,这样的只能算是玩吧。”

  邬生看着葛八一没说话。

  葛八一看着他冰冷的目光喃喃,“我知道我玩不过你,可是...”

  他笑了起来,“可是,邬生,你好像忘了,你现在不一样了,你有软肋了。”

  邬生的软肋就是苏梨。

  邬生的目光终于变了,阴沉得可怕。

  葛八一凑近邬生,“我没有软肋,所以我不用怕你,我只要抓住她就够了。”

  他只要抓住苏梨就够了。

  “你敢。”邬生眼底杀气浓稠得几乎化为实质。

  “我敢。”葛八一眼底满是疯狂,“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葛八一眼睛忽然红了,“邬生,我病了,得了永远治不好的病,死了也无所谓了,你知不知道?”

  邬生看着葛八一蹙眉,完全不懂他说什么。

  “邬生,你就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不找女人多好啊,为什么忽然找了苏梨。”

  葛八一抹了一把泪,笑了起来。

  “你都三十了,为什么忽然开窍了呢,像以前一样谁也不喜欢,甚至被人说喜欢男人该多好。”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会陪着你的呀,一辈子陪着你,一辈子陪你打光棍,你为什么要变了呢?”

  “这一切,都是苏梨那个贱女人的错,就她那样的,竟然敢勾引你!”

  “一个破鞋,竟然动摇了你...”

  “你该是我的...该是我的...”

  邬生看着葛八一,坚硬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龟裂。

  他脊背一阵发凉发麻,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葛八一,目光以全然变了。

  他知道他根本不了解葛八一,可是直到现在才知道,是真的不了解。

  葛八一怎么能...怎么能.......

  葛八一看到了邬生的表情,脸狠狠扭曲了一瞬。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只要他的心思曝光,他会这样看他。

  他比那个苏梨,比那个苏梨更深情,比那个苏梨更能付诸一切。

  可是他不能。

  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

  只因他也是男人。

  男人怎么能喜欢男人,这是病。

  葛八一知道自己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救了。

  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病的,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

  葛八一知道自己是病了,知道自己不正常。

  所以他一直将自己的心思藏了起来,一直催眠自己那是兄弟情。

  花了十年的时间,他连自己都骗过了。

  直到苏梨的出现。

  葛八一早早就察觉了邬生的异常,一开始他还能骗自己只是错觉。

  可是直到邬生已经准备求婚,已经准备和苏梨共渡一生他才无法欺骗自己。

  他用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破坏邬生和苏梨。

  邬生的身世,他一直清楚,也知道叶欣兰是什么人,所以他将邬生和苏梨这样一个离婚女在一起的消息透露了给叶欣兰。

  他想通过叶欣兰的手拆散两人,可惜没能如意。

  后来没办法,他亲自上场。

  他知道苏梨开了工厂,知道她有点本事,知道她喜欢钱看重钱。

  于是他利用另一个身份,用了毕生的耐心去追求他最厌恶的苏梨。

  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抛出了那么多诱饵,下了那么大的血本,原以为苏梨会毫不犹豫答应。

  结果苏梨竟然无动于衷。

  葛八一尽了一切力,结果还是没能改变。

  邬生还是兴致勃勃的那么用心的去布置求婚,而苏梨答应了。

  葛八一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知道自己有病,他知道自己不正常,所以他从没要求邬生对他也抱有同样的感情,他只是要求邬生一直不结婚就好。

  可是连这个邬生都做不到,他找了苏梨。

  要他看邬生和苏梨相亲相爱,结婚生子,葛八一做不到,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连死都不怕,他还怕什么。

  葛八一就在这样的心态下,等在苏梨楼下。

  等看到邬生和苏梨互换戒指,看到苏梨亲了邬生,邬生乐得找不到北撞墙后,他清晰听到了脑中紧绷的炫彻底断了。

  邬生才离开了视线,葛八一就上了楼,疯狂的做下了一切。

  他对苏梨恨对苏梨的厌恶对苏梨的嫉妒,全体现在了苏梨的伤口上。

  葛八一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毁了苏梨,彻底毁了苏梨。

  他看她还能不能和邬生在一起。

  结果苏梨被救了,而邬生对她依旧。

  他也暴露了。

  葛八一没有后悔,他只是恨自己做得不够谨慎。

  也幸亏眼下他还有机会。

  葛八一满眼疯狂偏执,“邬生,离开苏梨,只要你答应离开苏梨,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

  不敢置信后,邬生眼中闪过无数情绪。

  愤怒、失望、不解、厌恶、恶心等等种种,最后留下了荒唐。

  可不是荒唐吗。

  他从没想过他这辈子还能碰到这样荒唐的事。

  “如果我说不呢?”

  葛八一,你还要荒唐到什么程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