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43章 后遗症

第343章 后遗症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可是...就希望...”

  张组长走这一趟,就是为了避免邬生冲动,提前打招呼,就想嘱咐让他一定不要冲动。

  他想着措辞要劝,不想邬生开口了。

  “张组长,我知道您的意思,谢谢您。”

  邬生怒极反笑,看着张组长的为难,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

  再睁眼,邬生幽深的眸光已经没了愤怒,只剩下冷然。

  “我不会冲动的,张组长,您放心。”

  目送张组长离去,邬生眼底暴怒横生,嘴角却露出了嘲讽的笑。

  “葛八一,你跟我玩这些啊!”

  “呵呵,跟我玩这些……”

  “你忘了这些都是我教你的吗?你跟我玩这个...”

  隔着几步距离的小唐陌,静静看了邬生片刻,最终上前牵住了他的手。

  “叔叔,该回去了。”

  邬生察觉到手边的温暖,目光动了动,低头看了小唐陌一眼,嘴角扯出一个笑。

  “好。”

  小唐陌将自己的手塞进邬生手中,“叔叔,张叔叔和你说什么了?”

  他好奇问。

  邬生摇摇头,“没什么,你不用在意。”

  邬生带着小唐陌回到病房,面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看不出什么异常。

  “妈妈,吃爆米花,可想可甜了。”

  邬生跟在小唐陌身后,“只能吃几颗,不能多吃。”

  李红芹还要回去照顾女儿,看邬生和小唐陌回来了,抢了几颗爆米花吃,就先回去了。

  吃完晚饭,邬生和小唐陌对着苏梨下楼来散散步。

  邬生不动神色注意着苏梨。

  苏梨一直没表现出什么异常,直到上楼的时候,两个孩子追着玩,本来走在走前的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为了给孩子让路,让开靠近了苏梨。

  推着邬生的明显感觉到,在男人靠近刹那,苏梨全身的紧绷。

  他低着头,正好看到苏梨脖颈上的汗毛直立的画面。

  男人很快让开,苏梨才放松了下来。

  邬生看着苏梨的头顶,好一会没动弹。

  “叔叔,你干嘛呢?”小唐陌看他不动,接过轮椅,自己推着苏梨上去了。

  邬生嘴角扯了一下,急忙追了上去。

  回到病房,小唐陌扶着苏梨要自己下轮椅,邬生知道苏梨腿上的伤口还没痊愈,急忙上前。

  “别动,我抱你。”

  在邬生抱住苏梨刹那,邬生明显感到了苏梨的僵硬排斥。

  虽然苏梨很快调整了自己,放松了下来,可是邬生还是感觉到了。

  “碰疼了吗?”邬生敛目低声问苏梨。

  苏梨急忙点头,“嗯。”

  “下次我再小心一点。”邬生将苏梨轻轻放下,给她盖了被子,“要不要吃点水果?”

  “吃。”苏梨回答。

  “我去洗一下。”邬生提起水果出了病房。

  苏梨看着邬生的背影,呼出一口气,紧张的拳头才放松下来。

  苏梨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最后都没被侵犯。

  可是...后遗症不可避免的留了下来。

  前世苏梨虽然没得厌男症,可是一直排斥和男人亲近。

  这辈子情况有很大好转,结果又遭遇了那样的事情。

  同样的噩梦,这一世,更加惊人恐怖,加之前世的阴影,苏梨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对。

  只要人靠近,特别是男人,一靠近她就忍不住紧张。

  更不要说接触了,苏梨自己做出调整,尽量正常,可是在她没做好心理准备时,不小心碰到一下还是会僵硬。

  苏梨竭力掩饰,就希望能掩饰过去。

  可惜苏梨的希望注定落空,虽然她竭力掩饰,可她的僵硬排斥还是被邬生发现了。

  邬生提着水果出了病房后,一个人站在楼梯间,站了许久,谁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

  等苏梨睡下后,邬生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苏梨的负责医生正好值班,邬生看到她,顿了一下,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

  “医生,我想和你谈谈。”

  医生点头,“正好,我也想和你谈谈。”

  邬生下颚紧绷,将自己发现的情况和医生说了。

  医生点头,“预料之中的反应,我之前发现她老感觉自己脏,老想擦澡老想洗手就觉不对劲了。”

  她叹了一口气,正视邬生。

  “我之前说的后遗症出现了,这是遭遇事故后,普遍的后遗症,总觉得自己身上脏,不干净,我见过有女孩子将自己搓得全身是血的。”

  “然后就是排斥男人靠近,一靠近她们就紧张,有些女孩子如果走不出来,根本没法结婚。”

  “类似的事故,带给人的除了身体上的伤,心里的伤才是最重的。”

  邬生闭了闭眼沉声,“我知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医生看着邬生的态度,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很好,你这个态度很好。”

  医生提供了一些专业的建议,“暂时就这些,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我。”

  邬生点头,“谢谢医生。”

  医生摇摇头想到什么忽然问,“听说抓到犯人了,这是好消息,如果被判刑,可以告诉病人,有利于恢复。”

  邬生保持着起身的动作,僵了片刻才低头应了一声。

  回到病房,邬生看着苏梨睡梦中也蹙起的眉头,闭了闭眼。

  当时苏梨心底该多觉该害怕,才会变成这样子,如果苏梨没被救,又会是什么样子,邬生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苏梨之前汗毛直立僵硬的样子,邬生眼底满是嗜血的光。

  葛八一,怎么能无罪。

  怎么能轻饶了他呢。

  “我就看看你还能玩出多少花样...”

  安静的病房里,剩下邬生低低的自语。

  葛八一还能玩出些什么花样?

  他能玩出的花样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证据不足,葛八一就被放了。

  才被放了,葛八一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验伤。

  身上多处伤就不说了,最严重的是肋骨被打断了两根。

  在肋骨断了两根的情况下,葛八一就那么判若无人的过了一天一夜。

  等伤验出来后,一纸投诉也递到了邬生的上级领导面前。

  邬生最快速度被带回了部队。

  简单的问话后,邬生就被关了起来。

  邬生一句辩解都没说,全程沉默以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