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42章 不承认

第342章 不承认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99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琪华拉着邬生回到医院,先处理了一下他手上的伤口,就一起去看了苏梨。

  “这件事,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不过祸起邬生,最后却让你受罪了。”

  邬琪华也想不到邬生才求婚成功,就有这样的大祸降临,看着苏梨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伯母,您别这样说,就是倒霉而已。”

  苏梨急忙回道。

  苏梨虽然好转了不少,不过邬琪华还是怕让苏梨费神,说了两句就先告辞了。

  邬生回来,小唐陌被李红芹带走回家洗澡换衣服去了。

  病房里最后只剩下邬生苏梨两人。

  “我没想到会是他...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

  邬生怎么也想不到这场灾难,是他带给苏梨的。

  若不是唐元宵救了苏梨,他都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后果。

  苏梨看着邬生欲言又止,她心中有猜测,而且直觉是那样,但是那样的话不好说出口。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拉住了邬生的手,“幸亏抓住了,抓住了就好,别太难受了。”

  邬生反手抓住苏梨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闭上眼喃喃。

  “是啊,幸亏...”

  苏梨看着邬生的样子,最后伸出手,有些僵硬的摸了摸邬生的头。

  “别自责了,别怕...”

  邬生睁眼看了苏梨一眼,“是你别怕,苏梨,以后我真的会好好保护你的。”

  看苏梨点头,邬生低头亲了亲苏梨的手。

  亲完邬生立刻察觉到了苏梨手的僵硬。

  下一秒,手就被苏梨抽回去了,抽得有点用力。

  看到邬生探究的视线,苏梨勉强一笑,解释,“这手脏...我都没洗过...”

  邬生松了一口气笑,“不脏啊,我闻着还有香味呢。”

  苏梨失笑,“有什么香的。”

  她面露疲色,“我先休息一下。”

  “嗯,快休息吧,安心,我在这守着。”

  苏梨点点头,平坦下去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苏梨翻了个身,被子掉下来了一截。

  邬生起身轻轻去帮苏梨拉上了被子,拉好被子,邬生坐下后过了两秒钟,忽然抬头看向苏梨的背影。

  在邬生不错眼的注视中,苏梨紧绷的背影一点点松弛了下来。

  邬生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握紧,包着的纱布上,一点点渗出了血迹。

  等李红芹带着小唐陌回来,邬生和小唐陌就被追出了病房。

  “我要给苏梨擦澡,邬生,你带着小唐陌去哪玩会吧。”

  李红庆每天都要帮苏梨擦澡,原先邬生听着没觉得什么,可今天却忍不住低声试探道。

  “擦澡也不方便,身上又有伤,不用每天擦都可以吧?”

  李红庆点头,“我也说呢,一天到晚就在病房里,也不出汗,没必要天天擦,不过苏梨要求啊。”

  “就最先开始两天,苏梨不时时常昏睡吗,就那么醒来一下,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让我帮她擦擦,我有什么办法。”

  这些邬生都记得。

  李红芹说完挥挥手,“你们快去吧,苏梨原本就爱干净,现在更爱干净了,老想洗手洗澡,我看要不是她自己动不了,怕是一天能洗几次。”

  李红芹关了病房门,邬生隔着门还能听到她唠叨苏梨。

  “以前我一年也就洗个那么几次,你这天天洗还老说脏,哪里脏了...”

  “麻烦红芹姐了。”苏梨不好意思的声音随之响起。

  邬生听着面色有些白,站在原地发愣。

  “干嘛呢,叔叔,走了,你别想偷看。”

  小唐陌看邬生没反应,揪住他的衣服,往旁边拉。

  原先一定会反驳的邬生,这次难得没反驳。

  小唐陌奇怪看了一眼邬生,“叔叔,你怎么了?”

  邬生低头看看小唐陌,看着他关心的眼睛,摸了摸他的头,“没什么。”

  经过医生办公室时,邬生脚步顿了一瞬,往里看了看,看没有苏梨的负责医生,拧了拧眉才再次抬步。

  下了楼,听到医院外面有卖爆米花的,邬生带着小唐陌给他买了吃。

  “妈妈能吃吗?”小唐陌吃着香甜的玉米,问邬生。

  “得问问医生。”邬生刚要拉着小唐陌回去,就看到张组长骑着单车刷的停在了面前。

  张组长的脸色不太好,他还没说话,邬生就直觉不好。

  “怎么了?”邬生立刻开口问。

  张组长呼出一口气,看看小唐陌,将邬生拉到一边低声开口。

  “葛八一什么也没承认,还是老一套的说辞,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看着邬生难看的脸色,张组长叹了一口气,“刚才还来了一个律师,说是葛八一的,说要是我们找不到证据,就不能冤枉人,得将人放了。”

  “笑话!”邬生勃然大怒,“怎么可能放了他。”

  “我们也不想放啊,虽然他不承认,可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犯人就是他。”

  张组长挠头,“麻烦就麻烦在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人证,苏梨家里还有他的汽车上,什么证据都没留下。”

  “就是他干的,那么多人看到他了,那些流浪汉不都看过他吗?”

  邬生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张组长叹气,“别说流浪汉了,不知怎么回事,全部一口咬定没见过葛八一,说人不是他。”

  “他们瞎眼了吗?怎么可能不是他,我去找他们...”

  邬生话还没说就被张组长拉住了,“哎呀,您可不能去,那些流浪汉反水,叫嚷着你打他们呢。”

  “还有葛八一那律师难缠得很,一直说要带着葛八一去医院验伤,您再去不是添乱吗...”

  张组长还有话没说完。

  他怎么敢让邬生去,自己的未婚妻那样了,结果罪魁祸首却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旁边还有个嚣张的律师。

  他都想杀人了,更何况邬生。

  张组长死死拉着邬生的手,“我今天来就是先和你透一下气,如果没有新的证据,说不定明天人就放出来了,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

  “我就是证人啊,我可以作证就是他,当初我就是在桥洞那里发现他,然后一直追到的他!”

  邬生重重拍着自己的胸口。

  “还有,苏梨亲自指认的他,说他就是,这还不够吗?怎么算没证据。”

  张组长无奈叹气,“您说的可以作为证词,可是因为没当场抓到,再加上您是苏梨的未婚夫,证词效果大打折扣。”

  “至于苏梨的证词,因为她一开始说的是杨九,葛八一又死咬他不认识苏梨,从没见过她...”

  一句话,他们都知道就是葛八一,可是葛八一不承认,还将自己推得一干二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