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37章 是不是你?

第337章 是不是你?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7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看着苏梨的目光,直觉不好。

  他拼命回想却摇头,“我不认识,不认识一个叫杨九的人。”

  张组长在旁边看得糊涂,“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明白。”

  苏梨蹙眉忍下胃里的翻腾,“我就是问一问,觉得有点奇怪。”

  张组长皱了皱眉,“你和我说一下杨九这个人吧,是什么人,住哪里?”

  苏梨将她知道的信息都说了。

  张组长立刻出去让人去会会这个人,随即继续。

  “是他将你带去桥洞,将你丢在那里吗?那群流浪汉说...”

  张组长话音未落,苏梨手臂上身上的汗毛直立。

  女医生在一边看着不对,刚要阻止,就听见两个声音先她开口了。

  “可以了。”

  “不要问了。”

  话说得不同,意思一样,而且几乎是异口同声。

  “今天先暂时到这里吧。”邬生再次开口,却是下的逐客令。

  唐元宵想到苏梨之前的样子,再想想那个情况,脸色发黑紧接着对张组长道。

  “情况当时我能说的都说了,如果还有什么好奇的,直接问我。”

  张组长也没瞎,已经看到苏梨的不对劲了。

  “抱歉,那苏梨你好好休息,等你可以...”

  苏梨打断他的话,“不用,我现在就可以说。”

  苏梨以极快的语速,说了醒来后的事。

  “我再次醒来,就在那个桥洞里了,正好听到那人说的话。”

  短短三句话,可苏梨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女人给你们了,随便你们玩,玩完丢出去,如果能让她怀孕,我奖你们一万元。”

  “如果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你们就别想拒绝。”

  “谁要第一个上?越到后面可就越没意思了。”

  这三句话,张组长已经听那群流浪汉说过一次,没有原句重复,可是意思已经差不多。

  唐元宵和邬生之前也大概听过,可是这样完整的,还是第一次。

  三句话,犹如三把利刃,一刀刀插进心中。

  邬生身上杀气暴涨,目光阴森冰寒,配合着那血红的眼,犹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张组长刚要开口,却因为他身上的杀气和寒气,一下子咽了回去,猛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此刻人在面前,邬生下一秒说不定就会撕了他。

  邬生如此,唐元宵也差不多。

  两股杀气在病房里相撞蔓延,病房内气氛压抑。

  这份压抑被苏梨的呕吐声打断。

  苏梨说那些话时,不可避免回忆了当初了情况。

  一回想起来,她胃里就一阵阵翻腾,最后实在忍不住了。

  医生一看这个情况,立刻将所有人赶出了病房。

  邬生在病房外看着苏梨的痛苦样,痛不欲生。

  恰在这时,前去调查白色小汽车上嫌疑人的公安就回来了,结果出乎预料又不出所料。

  没查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那边一干二净。

  听到苏梨说了凶手是杨九,这也正常。

  “别查白色小汽车了,去查杨九这个人。”张组长催促。

  第一批出发的人很快回了消息,这一次的消息才是真正的让人意外。

  杨九,查无此人。

  按照苏梨提供的那些信息去,可是完全没有这个人。

  根本就没有叫杨九的人。

  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毕竟百货商场那边是认了杨九和苏梨签下的合约的,而且他前去参观苏梨的厂子,厂子里那么多人都看到过他。

  可是按照苏梨给去的线索查,就是查无此人。

  张组长想问苏梨要照片或者自画像,可是苏梨已经陷入了短暂昏迷中。

  脑震荡临床表现为短暂性昏迷、逆行性遗忘以及头痛、恶心和呕吐等症状,医生的意思是苏梨这样也正常。

  也幸亏李红芹他们都近距离看到过杨九,也能提供线索。

  邬生从听到苏梨说起杨九这个人,听到百货商场的名字,就一直蹙眉陷入了思索中。

  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不对劲的地方。

  而且...而且...白色小汽车就像一根喉中之刺,让他咽不下去。

  在警察追查杨九这个人时,邬生来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来过千百次的地方。

  “邬生,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吃饭了没?没吃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

  葛八一看到邬生眼底闪过意外,然后就是惊喜,像以往一样忙不迭招呼。

  邬生沉默看着葛八一,目光锐利而沉重,直看得人手心冒汗。

  葛八一看着邬生的样子,嘴里的话和笑容慢慢停了下来。

  他摸了摸嘴角被邬生打的伤疤,苦笑一声。

  “邬生,警察已经找过我了,你还在怀疑我吗?”

  他呼出一口气,“嫂子发生那样的事,我真的很遗憾.....”

  是真的很遗憾,很遗憾啊.....

  葛八一敛目低头,声音压抑,“可是邬生,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我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

  邬生的眼睛终于动了动,闭了闭眼。

  就是因为认识太多年了,所以当看到白色小汽车里的人是葛八一时,他才会那么震惊。

  “你抬头,葛八一,你抬头看着我的眼睛。”

  邬生伸手按住葛八一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

  “我问你,你真和案件没关系吗?你对警察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这是他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啊。

  葛八一看着邬生的眼睛,缓缓点头。

  “对,没有关系。”

  邬生没放开葛八一,“你想好再回答,是不是你?我只问你这一次。”

  葛八一沉默看着邬生,“不是我。”

  “好,我相信你的答案,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邬生放开了葛八一的肩膀,头也不回走了。

  葛八一看着邬生的背影,目光不明。

  苏梨午后醒了片刻,当时唐元宵在一边守着她。

  “醒了,要喝点水吗?”

  唐元宵问了一遍,苏梨愣愣看着他,好半天才说了三个字,“谢谢你。”

  唐元宵知道苏梨是在谢他救她的事,可她越谢越让唐元宵难受。

  他要是早一点来,或者多打起点精神,苏梨就不会受这么多苦,就不用遭这场罪了。

  “你累就别说话了,喝点水...”

  唐元宵压下喉中的哽意开口,却见苏梨又闭上了眼睛,不知是睡过去了,还是又晕过去了。

  看着苏梨的样子,唐元宵深吸一口气,实在忍不住就去外面透了透风。

  洗了把冷水脸,等心情平复了些,唐元宵又回到了病房内。

  过了近半小时,苏梨又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唐元宵精神一震,起身刚要说话,结果到了嘴边的话,再看到苏梨的眼神时,一下子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苏梨看着唐元宵,神情从恍惚到恨,嘴里说道,“唐元宵,我没卖了小陌,我没卖...”

  眼底的恨意倾泻而出。

  唐元宵怔愣在原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