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36章 嫌疑人

第336章 嫌疑人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逢头垢面的流浪汉,是苏梨一直避开的人。

  因为上辈子那恐怖的经历,所以苏梨一直如此。

  她花了两辈子的时间,一点点忘却忘记那些阴影,却没想到噩梦会再临。

  直到噩梦再临的时候,苏梨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说忘就会忘的。

  不管过多少年,不管是不是过了两辈子......

  很多人都知道强间轮间是多么恐怖的事,可是,没经历过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那样的恐惧,不会明白那种痛那种感受是何种滋味。

  也永远不会明白那样的事情,会给人造成多么强烈深刻的影响、阴影。

  那种绝望、那种恐惧、那种恶心......

  自清醒过来,苏梨就在竭力忍着,可她根本就忍不住。

  “呕”苏梨醒来,根本来不及说一句话,就直接吐了出来。

  苏梨双手被固定住,只来得及撑起半身,全部呕在了邬生身上。

  苏梨头疼得厉害、头晕脑胀,大汗淋漓,更抑制不住的恶心。

  她控制不住的回想,那一双双恶心的手,乌黑藏满了污垢的指甲,在她身上.....

  “呕...”苏梨胃里不断翻腾,吐得天昏地暗。

  吐到胃里都没东西了,也是干呕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等停止了呕吐,苏梨全身冷汗,犹如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仿佛去了半条命。

  医生过来查看,挥开红着眼仿佛要杀人的邬生和唐元宵,将他们全部赶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女医生和两个护士。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女医生手上动作不停,过了片刻,苏梨的干呕才停了。

  虽然不干呕了,可是头疼头晕犯恶心的感觉还是没退。

  苏梨躺在病床上,连睁眼都觉得累。

  “你现在是脑震荡后遗症,得忍两天恢复了。“

  女医生看着苏梨和她说了两句,看她实在累了就出来了。

  “之前不是说找个亲近的女人来照顾她吗?人没来吗?”

  “马上就来了。”邬生立刻接话。

  昨晚半夜他打电话给邬琪华,和她大体说了事情的经过,请她帮忙照顾好小唐陌。

  接着他又在天亮前联系了李红芹,请她来照顾一下苏梨。

  和苏梨关系最亲近最信任的,李红芹和殷翠花能排得上号,而且她们年纪也不小了,稳重能撑得住场面。

  苏梨亲近关系好的,李红芹殷翠花凌真等人的电话,邬生早就记着,就想着以免什么时候需要联系要用上。

  除了他们几个的,小唐陌苏梨学校、班主任电话,书店的电话,邬生都通通记着。

  他虽然都记着,可是却希望一辈子都用不上的,可结果这么快就用上了。

  如同邬生所说,李红芹很快赶来的,随同来的还有殷翠花。

  听到苏梨遇到的事,两人手都抖了,却撑住了。

  两人各司其职默契的各司其职,很快将病房和苏梨都擦了干净,换了衣服。

  听说苏梨醒来了,张组长也来了,想问问苏梨案件情况。

  苏梨缓了一会,央求李红芹给她擦了身体,习惯了身上的疼之后,就打起了精神。

  在医生的坐镇下,事发后第二天九点钟,在医生的坐镇下,苏梨见了张组长。

  随着张组长进来的还有邬生、唐元宵。

  苏梨目光一瞬间有些复杂,她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唐元宵救得她。

  看着邬生,苏梨脸上嘴角都有伤口,却努力挤出了一个笑。

  邬生肯定是最自责的最难受的。

  邬生看到苏梨那努力扯出的笑,心中大恸。

  他上前一步,抓住苏梨被固定住的手,“疼得厉害吗?”

  苏梨看着邬生的眼睛,嗯了一声。

  邬生摸了摸苏梨的头发,“是我没保护好你。”

  苏梨闭眼微微摇头,“不是你的错。”

  张组长看看唐元宵隐忍的表情,咳嗽了一声开口。

  “苏梨,你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苏梨的手无意识一紧,嘴里却道,“可以。”

  在邬生担忧的目光中,苏梨从一开始说起,“我原以为是邬生,就直接开了门,是我大意了。”

  “后来察觉不对劲却没来得及.....”

  苏梨说了大体的情况,她省略了她怎么被打的,可是邬生听着却青筋必现。

  “你听到他的声音,或者看到他的人了没?”

  张组长抓紧时间问。

  苏梨想到那人唯一说的‘就你也敢亲他’那句话,控制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时候太混乱,可是苏梨当时就清楚知道,攻击她的人是因为看到她亲了邬生才会忽然爆发。

  “我没能看到他的脸,可是我听到他的声音了。”

  苏梨没说说了什么话。

  “那你认识他吗?是认识的熟悉的声音吗?”

  张组长立刻追问。

  苏梨沉默了好一会。

  大家都以为她没想起来或者不认识,张组长遗憾得很,勉强一笑刚要开口,就听苏梨忽然开口道。

  “杨九。”

  张组长和邬生唐元宵等都愣住了。

  “杨九?你说那人叫杨九吗?你认识他吗?”

  张组长即刻追问,因为紧张意外,他的身体直往前倾。

  苏梨面色微微一变,手不自觉用力,却竭力平静回答。

  “对,我认识,虽然他的声音和认识时候的有些不同,而且感觉也完全不同,可是我感觉就是他。”

  昨晚苏梨也没想到杨九这个名字,可是刚才回想,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里就是跳出了这个名字。

  昨晚那残暴的人和她认识的杨九完全不一样,而且她也想不出杨九那么做说那种话的缘由,所以她才会迟疑,才会沉默。

  “哪个杨哪个九?他和你是什么关系?”这边张组长记着笔记急忙追问。

  “木字旁的杨,八九十的九,我们算是合作伙伴,是之前认识的,他之前...”她拧了拧眉,“还追求过我,和我求过婚。”

  张组长看看邬生在看看唐元宵,一下子想到了‘情杀’两字。

  虽然苏梨没被杀,可是听着也是因为感情而冲动。

  “你拒绝了他所以惹恼了他,让他报复吗?”

  他即刻追问。

  苏梨摇头,“好像并不是这个原因。”

  苏梨的目光落在了邬生身上,眉头打成结,“邬生,你知道杨九这个人吗?”

  就你也敢亲他......

  她亲过的唯一的人就是邬生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