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34章 救人

第334章 救人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13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坐在车上,看着那辆白色的汽车,从旁边呼啸而过。

  汽车开得太快,驾驶座上的人一闪而过,根本什么也没看清。

  唐元宵紧急刹车,刚要掉头去追,就看到邬生骑着摩托紧随其后。

  那摩托车被开得几乎飞起来,快得让人心惊胆颤。

  唐元宵咬牙猛地转动方向盘。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没有任何停顿,车以最快速度三百六十度调转车头。

  唐元宵脚踩油门就要跟着追出去,视线扫过后视镜,忽然顿住。

  才开出去几十米的车,再次紧急刹车。

  而前方的白色小汽车和邬生的摩托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邬生追着那白色小汽车,死死咬住不放,追过一条又一条街,终于在小汽车躲避过马路的行人时,追到了人。

  摩托车速度太快,根本没法正常停车,邬生紧急刹车,瞬间被甩出去老远。

  跳车打滚,邬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扑过去打开了白色小汽车的车门。

  “苏梨在哪...”

  邬生的话在看到驾驶位上的人时,戛然而止。

  看着面前的人,邬生瞳孔猛地一缩,面色大变。

  “你...怎么是你...”

  驾驶座上的人拉住邬生的手,“邬生,追我的是你吗?我还以为是谁,吓死我了。”

  他上下打量着邬生,“有什么事吗?手怎么受伤了,快去医院。”

  “怎么是你...”邬生猛地后退,“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邬生猛地甩开他的手,扑向车里,前座后座都没放过查看了一遍,可是没有人。

  邬生又转向后,打开了后备箱。

  里面空荡荡的还是没有任何东西。

  他一把抓住跟在他后面的人衣领,“苏梨呢?你把苏梨带到哪里去了?”

  “苏梨?那是谁?”

  邬生看着面前无辜的脸,眼底发红,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邬生,发生什么事了吗?那叫苏梨的难道是未来准嫂子......”

  他后面的话没能说完,邬生猛地出拳,对着他的脸打了一拳。

  “别让我查出你和这事有关,否则...”

  邬生满眼通红,死死忍住杀人的冲动,扶起一边倒地的摩托车,飞奔而去。

  想到刚才遇到汽车的地点,邬生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来得及。

  被邬生打得撞在汽车上的人,慢慢站直身,抬手抹了嘴角的血迹。

  他看着手上的血迹,狠狠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看着邬生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

  来不及了,邬生,你再怎么快也来不及了。

  人已经废了...你再赶去也来不及了......

  邬生赶回看到白色小汽车的地方,顺着踪迹赶到桥洞,看到的是一地的血痕。

  桥洞已经变成了半个修罗场,几个流浪汉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个好的。

  邬生在一群流浪汉中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颜色。

  那是一块布。

  和苏梨今日所穿的长裙一个颜色。

  是邬生才攒过的长裙......

  看到那块布,看到上面的血迹,邬生脑中紧绷的炫,一下子断了。

  警察赶到桥洞时,桥洞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邬生的身手,不要说几个流浪汉,就是来百个也不是对手。

  若不是警察来得再快一点,拼死拦住了邬生。

  几个流浪汉已经不是重伤,而是早就死透了。

  一看到警察,还留着一丝气的流浪汉大喜过望,七嘴八舌开始交代。

  刚才来的男人,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再来一个更可怕。

  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可怕。

  “真的不是我们把人抓来的,是有人将她送给我们玩的,不要打我们...”

  “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要睡觉了,有个男人就将女人丢了进来,说送给我们玩。”

  “说我们如果不听话就要要了我们的命,还说如果能让那女人怀孕,就奖励我们一万元。”

  “对,威胁我们说我们不...不那个,就别想活了,我们没动手,人都是那个男人打的,也是那个男人将她丢到这里的。”

  “我们是无辜的,我们还没怎么样呢,就有人把那女人救走了,还把我们打了一顿...”

  一个一句,七嘴八舌的,可是不过一分钟,事情就已经交代清楚了。

  人,是唐元宵救走的。

  本来也要跟着去追那白色小汽车的,可是他看看那个地方,看看后面的桥洞,为了以防万一又停下了。

  车再次掉头,停在了之前白色小汽车停过的地方。

  唐元宵一下车就听到了下面桥洞发出的异响。

  等唐元宵听着动静来到桥洞底下,这一看目眦尽裂。

  苏梨被几个流浪汉围在中间,旁边还有三个流浪汉为谁是第一个而厮打。

  苏梨的长裙支离破碎,露出了苏梨纤细又血迹斑驳的腿,身上衣服也被撕开了口子。

  苏梨伤痕累累、犹如一个破布娃娃僵直躺在地上,瞪圆了眼,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唐元宵接下来的记忆是混乱的,他什么也没想,只想撕了眼前这群人。

  若不是苏梨伤痕累累躺在那,让唐元宵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不用等后面的邬生,唐元宵早已将几个流浪汉赶尽杀绝。

  唐元宵跪在苏梨面前,看着她僵直的身体,还有那放大的瞳孔心中大恸。

  “苏梨,别怕,别怕,我来救你了,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唐元宵将塞在苏梨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拍着苏梨的脸,“苏梨,你醒醒,苏梨,你吸气啊...”

  他重重拍着苏梨的脸,苏梨的眼睛终于动了动,看到唐元宵后,绷直的身体猛地一松,闭眼晕了过去。

  唐元宵狠狠松了一口气,颤抖着手将苏梨血迹斑驳脏乱不已且被撕得不成样子的裙子拉下,盖住她的双腿。

  又脱下自己的衣服,盖住苏梨的上身。

  看到苏梨脖子上的咬痕,看着苏梨满头满脸的血,以及软软垂在两边的手......

  唐元宵心如刀绞,几乎呼吸不过来。

  “你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苏梨...你让我怎么放手...”

  唐元宵眼睛通红,想将苏梨抱起来,却几乎下不去手。

  他来确认苏梨有没有答应邬生求婚,痛不欲生,却想着如果苏梨答应了,如果苏梨和邬生在一起幸幸福福快快乐乐的,他再怎么不舍也放弃......

  他的母亲他的家庭已经那样了,比起邬生,他的差太多太远了......

  可是这是幸福吗?

  看着眼前苏梨的样子,唐元宵再无法说服自己放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