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33章 噩梦再临

第333章 噩梦再临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3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苏梨楼下的。

  他也不知道他是抱着什么心态来的。

  直到刺眼的手电筒照到脸上,唐元宵才回过神来。

  逆着光,唐元宵看不到邬生的表情。

  可他听出了邬生的声音。

  回过神的唐元宵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态来的。

  他来看看,他来确认,来确认苏梨有没有答应邬生。

  邬生,邬生......

  唐元宵想到苏梨选择了邬生,想到邬生向苏梨求婚,本就心如刀割,听到邬生毫不客气的质问声,他声音也一冷。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他话音才落下,迎面就是一拳。

  邬生揪着唐元宵的衣领,受了唐元宵打还过来的一拳,却没松手,而是寒声问。

  “苏梨是不是你带走的?是不是你!”

  唐元宵愣了一下,“莫名其妙,什么苏梨是不是我带走的,我才刚到...”

  他说着忽然愣住,反手抓住邬生的衣领,“苏梨怎么了?苏梨出什么事了?”

  邬生死死看着唐元宵的眼睛,“你别想演戏骗我,如果苏梨有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唐元宵面色大变,“苏梨真出事了?怎么回事?”

  邬生看着唐元宵的样子,猛地甩开他!

  “最好不是你!”

  邬生转身往门口跑去。

  唐元宵站稳身体,看着邬生的背影面色大变。

  “你等等,你说清楚,苏梨出什么事了?”

  唐元宵疾步追过去去拉邬生。

  邬生重重甩开唐元宵的手,“苏梨消失了,留下一地血迹后消失了!”

  邬生吼完跑向了门卫,“有没有看到一单元六楼的苏梨出去?”

  门卫大爷摇头,“没有啊,没人出去,刚才进进出出的不就...”

  他指了指后面的唐元宵,“不就是你们两。”

  “没有人?不可能!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人?”

  门卫大爷摇头,“说了没人,我一直盯着你...不过有辆车出去了,白色小汽车。”

  邬生眼睛猛地一眯,“白色小汽车?车牌号是多少?”

  门卫大爷努力回想,“哎呀,我就看了一眼哪能记起来,后面好像是36还是34...”

  邬生直接说了一个车牌号,“是不是这辆?”

  门卫大爷猛地点头,“是,是,就是这个!”

  邬生猛地砸了一下门,“就是它!”

  他送苏梨回来时,看到过这辆车,就停在二单元楼下。

  而刚才,他跑回来时,这辆车正好从门口和他擦身而过。

  想到苏梨可能就在那辆车上,邬生眼底满是杀气。

  一辆摩托车缓缓向小区驶来,邬生猛地冲上去拦住,“车借我用一下。”

  邬生将车上的男人拉下,骑了上去。

  “你抢劫啊...”中年男人大惊,急忙去拉邬生,“公然抢劫还得了,我要找公安...”

  “去找吧,顺便帮我报警。”

  邬生话音刚落,摩托车就飚了出去。

  唐元宵是开车来的,继邬生之后,如同猎豹一般冲向了车。

  车飙出去后几米,又迅速倒回。

  唐元宵伸出头看向门卫大爷,“大爷...”

  和他们相隔两条街的地方,白色小汽车慢慢驶向城外,十几分钟后,停在了某桥洞旁。

  车停稳后,驾驶座上的门打开,下来了一个人。

  片刻后,在夜色中,来人拖着昏迷不醒的穿着长裙的女人,缓缓走进了桥洞下。

  长长的裙摆拖着扫过,将地上的灰尘扫了个干净。

  可以遮风挡雨的桥洞不大,却也够宽敞,隔着几米距离,就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

  走近了就能看到发出臭味的源头,几个臭烘烘脏兮兮的流浪汉胡乱躺着。

  被褥凉席,锅碗瓢盆样样俱全,都放置在此,俨然是流浪汉聚集的点。

  听到动静,几个流浪汉好奇看了过来。

  等看到来人身上考究的衣服,还有一身煞气,几个流浪汉暗自警惕。

  他们警惕观察着,等看到来人手里拖着的人时,脊背一下子绷直了。

  “干嘛呢?出去。”

  胆子大的流浪汉喊道。

  来人脚步不停,直到走到面前。

  不管他们的驱赶危险,来人将手里的人往前一扔。

  “这女人给你们了,随便你们玩,玩完丢出去,如果能让她怀孕,我奖你们一万元。”

  阴沉的声音响起,流浪汉集体打了个冷颤。

  这也是苏梨在剧痛中醒来听到的声音,听到的第一句话。

  “如果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你们就别想拒绝。”

  苏梨面色大变,想出声嘴里却塞了东西。

  她想动,却半天没动弹。

  前所未有的恐惧、绝望袭上心头,苏梨全身无法控制的颤栗。

  变故来得太快,苏梨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坠入了地狱中。

  前一刻天堂,后一秒地狱。

  让人措手不及。

  以为是邬生,就那么放松了一次警惕心开了门,结果却...

  开门后苏梨察觉不对劲,却来不及反应,头发就被人往后拉住,重重的砸向门。

  门之后是墙,再然后就是地板。

  苏梨被砸得眼前一阵阵发晕发黑,她想回头看是谁,她想反抗,却毫无反抗之力。

  “就你也敢亲他,就你也敢亲他...”

  伴随着熟悉又陌生的,偏执又疯狂的声音,是剧痛。

  脸上嘴上身上,重击一下接着一下。

  苏梨好不容易勾着掉在一边的小木板,想砸回去,还来不及捡起小木板,手就被骤然踩住了。

  “呜...”

  苏梨发出一声含糊的惨叫。

  “呵呵呵...”伴随着令人胆寒的笑声,小木板被重重的狠狠的踩下,最后又被人拿起起来,重重砸下,直到四分五裂。

  苏梨趁着这段时间拼命往外爬去。

  可惜爬了没几步,她就被人拖了回去。

  伴随着腿上传来的剧痛,苏梨被抓着头发被迫站立了起来。

  下一秒,伴随着令人胆寒的‘咔哒’闷响声,苏梨发出一声惨叫后,双手软软垂下。

  而她也因为剧痛而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双手脱臼、双腿受伤的苏梨已经被丢到了一群流浪汉中间。

  “谁要第一个上?越到后面可就越没意思了。”

  阴沉的声音再次淡淡响起,彻底拉开了噩梦的序章。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一声含着诡异兴奋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我来。”

  “我来!”

  “我...”

  这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随时无精打采的人,眼底发出了诡异的光,大叫着一个接着一个,一同扑向了地上的苏梨。

  来人在这一声声喊声中,转身缓步往外走去。

  “呜呜...”不要,走开!

  苏梨拼尽全力挣扎却毫无用处。

  伴随刺啦的一声,仰起头挣扎的苏梨瞳孔猛地放大,忽然僵直不动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