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32章 血迹斑驳

第332章 血迹斑驳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9:1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哪能不喜欢!

  “当然喜欢了,这...你怎么...”

  他高兴得都结巴了。

  苏梨看着他的样子,仰着脸得意。

  “这戒指戴上就代表你有主了。”

  人就是她的了!

  邬生看着苏梨脸上的小得意,没忍住掐她的脸,“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是不是早就对我起了坏心。”

  “你走开。”苏梨拍开他的手,咳了一声正色拿出还留着一枚女戒的戒指盒子。

  “喏,乖乖给我戴上。”

  邬生打开盒子,看到了戒指,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一对的?”

  “嗯,我一枚你一枚。”苏梨忽略自己脸上的热气,“这是我们的订婚戒指。”

  邬生看着脸红得不行却故作镇定说明的苏梨,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拿出戒指,轻轻慎重戴在了苏梨手上。

  “好了,我要走了。”

  苏梨看戒指戴好了,拿着小木板就要走。

  一转身却被邬生拉住了,下一秒,就落入了熟悉的温暖的怀抱中。

  “让我抱一会。”

  邬生抱着苏梨,哪里舍得放手。

  要是可以,他想这样抱一晚。

  “你这是犯规的,苏梨,哪有你这样的...”

  邬生嘟囔,“你就是不想让我走,我都要走了,你这样勾我...”

  “你不要就还我。”苏梨故意逗她。

  “想得美,我要戴一辈子。”

  邬生抱着苏梨就不放手,苏梨着急,“好了,好了,你该走了。”

  这就楼下,不说人来人往,人也不少啊,被人看到多不好。

  邬生也知道苏梨的顾忌,依依不舍放手。

  才放手了,又一下子抱住了苏梨。

  “不行,不能这么放你走,还没吻别呢,不许这么走...”

  苏梨无奈,“别闹了。”

  邬生摇晃着苏梨摇头,“除非你答应让我亲一下,不然我不放.....”

  邬生正说着,苏梨忽然抬头,闭着眼踮起脚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苏梨一触即离,“这样可以了吧?”

  她说完抱着小木板转身就跑,蹬蹬跑上了楼梯。

  独留下已经完全傻住的邬生。

  邬生呆呆站了半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轻轻摸了摸苏梨刚才亲的地方。

  “我说的是让我亲一下...苏梨...”

  邬生忽然握拳嗷叫了一声,“嗷嗷嗷...哈哈哈...”

  他跳了两下,摸着自己的胸口。

  “苏梨,不带这样的,你这是犯规...你又犯规!”

  忽然拿出的戒指,还有忽如其来的吻,都是邬生做梦都不敢梦的,结果,苏梨就这样.....

  “怎么能这样...”

  邬生跳了几下,依旧无法从激动中缓过来,想也没想拔腿就跑。

  晕头转向的,这一跑差点没撞墙,好不容易才找到正确的方向。

  太兴奋的他完全忘记了一边的自行车,也没注意到不远处传来的异响。

  黑暗中的双眼,在看到苏梨亲了邬生,看到邬生笑得找不到北,走路都撞墙后,眼底渐被疯狂所代替。

  苏梨在邬生兴奋的叫声中,一口气跑上了六楼。

  她喘着气,摸着仿佛要跳出胸口的心,急急忙忙开了门。

  开门关门,苏梨抱着小木板,靠着门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想到自己之前的疯狂举动,苏梨的脸简直要爆炸了。

  听到邬生要给她买新的戒指,看到路边的首饰店,她想也没想骗过了邬生,跑进去店里以最快的速度冲动的买下了一对对戒。

  然后...然后她还亲了邬生...

  苏梨想到刚才的那一亲,忍不住捂着嘴懊恼叫了一声。

  “苏梨,你真是疯了疯了...”

  心脏跳的砰砰砰响,根本停不下来。

  苏梨抱着小木板将自己埋进沙发里,正埋头蹬腿鬼叫呢,就听到敲门声。

  苏梨一咕噜坐了起来,急忙理了理衣服和头发,转了两圈,最后就那么抱着小木板去开门。

  “干嘛?有什么忘了...”

  苏梨说着抬眼才发现外面没人。

  “咦?邬生?”

  苏梨喊着想了想,忽然朝门后看去,“邬生,你别闹了...”

  她剩下的话,在看到门后也没人时骤然停住。

  她忽然感觉不对劲,脊背一阵发凉,刚想关门,却已来不及。

  “砰”的一声闷响后,门被卡塔一声关闭,屋里传来苏梨呜呜的含糊声音,像是被人捂住了嘴。

  咒骂声等混乱的声音后,一声闷闷的惨叫响起,之后再没了动静。

  与此同时,兴奋跑出去后一段路的邬生,忽觉有点不对劲。

  “咦?我的车呢?”

  他说完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怎么把单车忘了...”

  他扶着膝盖喘了一会气,等气喘匀了,他转身往回走。

  走一走,他就看看手上的戒指。

  看看戒指,再看看手表,邬生笑得停不下来。

  邬生走着走着不自觉又跑了起来,几分钟后返回了楼下。

  看到楼下孤零零的单车,再看看楼上。

  “就上去再看一眼,说一句话再走,都回到这里了...”

  邬生愉快的做了决定,蹬蹬跑上了楼梯。

  到了六楼,邬生理了理头发敲门。

  “苏梨,是我。”

  他边敲门边道,“我们再见一面吧。”

  他说完发现没人应声,仔细看了一眼,忽然发现门居然没锁。

  邬生皱眉,“怎么不锁门,这样多危险。”

  他说着猛地打开了门,“苏梨,你怎么不锁门...”

  邬生的话在看到室内的情景后,嘴里的话嘎然而止,面色大变。

  地板上血迹斑驳,刺目不已。

  苏梨之前宝贝抱回来的小木板,支离破碎,上面的‘嫁给我’三个字已然辨认不出。

  邬生瞳孔猛地一缩。

  “苏梨?苏梨?”

  他哑声喊了两声,没人应声。

  房间里也没有苏梨的声音。

  留下一地血迹和混乱,苏梨就这样消失了。

  在和邬生分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邬生站在客厅,猛地抬手给自己打了一巴掌。

  他拼命控制不真实感,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么短的时间,苏梨应该还在不远处,还在不远处...”

  邬生的目光锁定了在门口低落的血滴上。

  血滴从门口,循着楼梯往下。

  邬生顺着血迹,一直到楼下。

  到了楼下,血迹忽然消失了。

  眼前却忽然了一双脚,邬生抬头,看清来人。

  他的眼角猛地跳动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