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309章 邬生的故事

第309章 邬生的故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25更新时间:2018-12-28 06:48:5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的存在,到底没能瞒住李家这边,叶欣兰更是要疯了。

  她除了恨,更多的还有嫉妒、占有欲,觉得邬生要是她生的孩子该多好。

  “...我六岁那年,被叶欣兰偷偷带走了,帮手就是那个阿姨。”

  “那个阿姨看叶欣兰身份不简单,叶欣兰给了大好处,就佯装弄丢了我。”

  苏梨听到邬生说的,心里一紧。

  邬生看着苏梨紧张的表情,急忙安抚,“别怕,后来都好了。”

  “叶欣兰她精神有点问题,把我关在她一栋房子里整整一个月,就逼着我叫她妈妈。”

  邬生摇了摇头,“我这么有骨气,怎么可能叫她呢,后来她也没得逞。”

  邬生说得轻描淡写,还有玩笑的意味,可实际上,他那时候好几次差点没死。

  叶欣兰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脑子已经有些不正常,有时候对他好得要死,当他是亲生儿子。

  可大多时候,都是阴沉的,直盯盯的看着邬生,仿佛要将他吃了一样。

  邬生没收到她来自肢体上的虐待,可是那种精神虐待,那种绝望更可怕。

  当时邬生差点没饿死,好在后来终于被邬琪华找到。

  邬琪华虽然独自抚养小邬生,却养得特别好,养得特别开朗,和其他父母宠溺不同,她的教育方式很特殊,自己又是那样的性格。

  经常都是整邬生,玩邬生,然后在这些过程中教他道理。

  邬生被放养长大,一直以来很喜欢邬奶奶,也以为邬壮实就是他亲爸爸。

  直到被叶欣兰绑架关押,邬生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那时候所受的打击,和小唐陌遭遇唐母虐待知道自己身世时差不多。

  他在和小唐陌同样的年纪经历了差不多的事,所以他才了解小唐陌的心,才会想对小唐陌好。

  看到小唐陌,就像看到当年的小时候的自己。

  邬生后来因为邬琪华慢慢的走出了当年的阴影,有那样的妈妈,是他的幸运。

  小唐陌亲生妈妈已经死去,好在还有苏梨这个妈妈。

  邬生从来没将这些事和苏梨说过,可是他都支持苏梨的决定。

  不止因为苏梨,更因为小唐陌。

  稚子无辜。

  邬生在这冬日静谧的夜里,将他的过往故事,一点点和苏梨讲了。

  “...那个男人,虽然给了我生命,可我没法将他当成父亲,在我心中他就是个陌生人,我的父亲只有一个。”

  这是邬生对李献的态度。

  邬生停下脚步,看向一直安静听他说的苏梨。

  “苏梨,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你以后也可以不用在意他们。”

  “他们...一直找你吗?”苏梨问。

  邬生眼底一丝阴影闪过,“嗯,就算我态度如何强硬,可是自从六岁以后他们就在我的世界阴魂不散,过一段时间就要来报道一次。”

  “不管他们怎么折腾怎么说,你就当他们是空气吧。”

  苏梨用力点头,“好。”

  “走吧,回车上吧,看你鼻头都冻红了。”邬生呵呵笑,一串的白气。

  两人到了车上,向小唐陌的同学家开去。

  苏梨安静坐了片刻后,忽然开口,和邬生说起了从来没和他提过的家人。

  苏爹、苏杏、苏旦、苗翠花,都和邬生说了。

  邬生这才知道苏梨为什么不愿意提起家人,和他一样,说是亲人,可其实都是一道道伤口。

  苏梨说的时候,邬生咬牙切齿,却死死忍住。

  等苏梨说完,他才终于出声。

  “别让我碰到那个苏旦,我会后悔让他来这世上的。”

  苏梨相信,苏旦如果在眼前,会被邬生生撕的。

  苗翠花是苏梨的母亲,不管怎样,他不多做评价,就像苏梨什么也没说李献一样。

  不过苏旦嘛,如果他敢出现在邬生面前...哼哼......

  苏梨看着邬生的表情,心里无比窝心暖心。

  接到了小唐陌,邬生送苏梨和小唐陌回去。

  小唐陌也考完试放假了,第二天苏梨和小唐陌按照约定好的睡了个懒觉,不要太幸福。

  懒洋洋的到了中午起来,接到了邬生的电话。

  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苏梨他们在干嘛。

  都已经见过家长了,苏梨和邬生的关系就是确定了。

  苏梨觉得她和邬生也算是有默契了,却不知这一点上邬生和她的默契并不是那么好。

  苏梨就算在保守,也是经历过后世的。

  在她看来,他们虽然是奔着结婚去的,可是还是要处一段时间觉得都合适了,等时机成熟了再谈婚论嫁,水到渠成。

  可是邬生不这么觉得。

  他觉得对象这种一点不保险,就算之前想的一样,觉得就算不能立刻结婚,也得订个婚,变成未婚夫妻。

  所以,带苏梨见过邬琪华后,邬生就开始准备求婚了。

  求婚哪是那么好求,要做很多准备很多惊喜啊。

  结果他正马不停蹄到处取经准备时,却收到了上级的紧急任务通知。

  邬生无奈只能先暂停,以最快速度给邬琪华还有苏梨打了个招呼,就踏上了任务旅程。

  归期不定。

  而这时已经临近过年。

  邬生出任务,苏梨虽然很意外也很担心他的安全,却平静接受了。

  邬生的身份性质就是这样的。

  邬生走后,苏梨也有了新忙碌的事情。

  不是其他事,而是凌真的事。

  凌真和未婚夫陆志杰的婚期就在半个月后,真正的年底,结完婚就是过年了。

  自从上次认识凌真后,苏梨因为后续接二连三的事情弄得心力交瘁,可是和陆陆续续和凌真也见过三次。

  凌真和苏梨还算不上是闺蜜,可是却也是朋友,一见如故谈得来的朋友。

  结婚是件忙碌而慎重的事,凌真要准备结婚的事,还要继续上班,更忙碌异常。

  她事业正起步,正处关键时期,不想耽误,又加上电视台忙,所以也没办法。

  白天如果耽搁了,晚上就要加班。

  前世,凌真就是加班太晚,半夜回去时遭遇了事故。

  事故不是其他,而是间杀。

  凌真就那么倒霉催的遇上了,在结婚办喜宴前一个星期遭遇了这一场劫难。

  凌真那时候全身上下都没一处好的,她原想就那样被杀死了也好。

  可是想到父母,从小一起长大等着她回去办婚礼的未婚夫,她费尽心思提前装死保全生命回来了。

  陆志杰是个医生,在医院里上班,也遇到过强间的病人,那时候陆志杰都是同情病人,然后劝病人家属老公,打开他们的心结的。

  凌真从没想过陆志杰会嫌弃她。

  可结果却很讽刺,她拼尽全力在那样恐怖的环境下为了陆志杰挺过来了,可结果陆志杰却无法接受凌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