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95章 提鞋都不配

第295章 提鞋都不配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7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8: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的心一紧沉到底,所以反而冷静下来。

  她嘴角扬起一丝笑,“不知道,他没说过,我也没问过。”

  叶欣兰语气淡淡,分辨不出真假,“不知道啊。”

  她轻轻喝了一口水,“你不知道我就和你说一下。”

  “邬生是我们将军的儿子,出生名门,前途无量。”

  看着苏梨没反应,她追问了一句。

  “你知道华国有多少人可以被称之为将军吗?”

  苏梨摇头,“不知道,不过应该不多吧。”

  叶欣兰挑眉,“你知道不多那就好。”

  她上下打量着苏梨,“你长得不错,看着也还算聪明冷静,那我有什么话也就直来直往了。”

  叶欣兰轻轻抬手。

  跟着他进来的男人,就将手里的资料放到了她手上。

  “我手上是你从出生到现在的全部资料,说实话,看完我很不可思议。”

  她随意将资料放在桌上。

  “出生在偏远落后的农村,初中辍学,小小年纪就结婚...还离婚了。”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二婚,拖着个拖油瓶,还是个...哑巴,说实话,苏梨,就你这样条件的姑娘,给我们邬生提鞋也不配。”

  听到‘哑巴’两个字,听着那语气里满满的鄙夷,苏梨的手骤然成拳。

  叶欣兰呼出一口气,将资料随意丢在,轻轻拍了拍手。

  “离开邬生,别纠缠他了,他马上要订婚了,对象门当户对,我也不和你说是什么人了,免得你更难受。”

  叶欣兰顿了一下,“需要给你一点补偿费吗?想要多少钱你开口。”

  一直听着她说的苏梨,终于笑了一下开口。

  “您说完了吗?”

  她的眼睛直直注释着叶欣兰的眼睛,幽深冰冷。

  “说完了我就走了,因为实在坐不下去了。”

  “自称是将军夫人,却开口闭口就哑巴,这样的教养素质,让我简直大开眼界。”

  看着叶欣兰不敢置信的的表情,苏梨轻笑一声。

  “要不是你一身的珠光宝气,开口闭口就说是夫人,我都怀疑你是保姆冒充的呢。”

  苏梨可以忍受叶欣兰嫌弃她,却不能忍受她那样嫌弃侮辱小唐陌。

  “你说什么?”叶欣兰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除了问题。

  苏梨看着她呼出一口气,“你也体会我刚才的不敢置信了,我刚才听到您说的话,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模一样!”

  苏梨嘴角淡淡的嘲笑一点点落了下来。

  “你说我不配给邬生提鞋,那我就想问:你又配做什么呢?”

  苏梨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叶欣兰。

  “就算我不配,我也不愿意和你这样更不配的人说话!”

  “告辞!”

  苏梨提起包,就冲了出去。

  背后传来叶欣兰气急败坏的声音,“我不配,你敢说我不配?好,好,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苏梨加快速度,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饭店,冲出了身后传来的威胁声。

  她冲出去好远好远,才停下大口大口呼吸。

  她不想哭,她不能哭,不过就是邬生的妈妈不喜欢她罢了。

  “不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吗?不过是预想中的变成了现实而已...”

  苏梨站在陌生的街头,轻轻自语。

  天色已经暗下来,雪花慢慢飘了下来。

  苏梨仰头看着漫天的飞雪,喃喃自语。

  “苏梨,你应该庆幸,庆幸提前见了人.......”

  比起她和邬生确定了关系,感情深挚到谈婚论嫁见到,这样提前的相见好太多太多了。

  “邬生啊邬生,你嘴里的妈妈为什么和我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呢...”

  苏梨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

  “回去,小陌还等着你呢,苏梨回去了...”

  她四下看着,却越看越茫然。

  她不知道这个地方,不知道这是哪里。

  苏梨近九点的时候回到了家里,身上已经落下厚厚一层雪。

  虽然回来得晚了,可是这一路回来,也足够她清醒冷静下来了。

  开门看到小唐陌急忙跑过来。

  苏梨蹲下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对不起,小陌,妈妈回来晚了,饿坏了吧?”

  小唐陌摇了摇头,指了指茶几上,表示他有吃其他东西。

  “马上给你做饭啊。”苏梨摸了摸小唐陌的头。

  这两天的休养,小唐陌的嗓子已经好很多了,零食也可以吃一点。

  任性和强行文艺,是要付出代价的。

  雪夜步行回家的代价就是感冒了。

  苏梨上床前,就有点冷,鼻子也有阻。

  等第二天起来,就头晕脑胀鼻涕流了。

  她感冒了。

  “小陌,妈妈感冒了,你离妈妈远一点。”

  苏梨起来就戴上了口罩,就为了不把感冒传给小唐陌。

  收拾好刚要出门去学校,电话响了。

  苏梨只能返身去接。

  “喂,苏梨。”是邬生的声音。

  苏梨的神色就淡了下来。

  “今天外面下雪了降温呢,你们出门注意多穿点。”

  邬生的叮嘱从那头传了过来,苏梨嗯了一声。

  “你的声音怎么了?”

  邬生立刻问道。

  “没什么,我戴了口罩,要出门了。”苏梨解释。

  苏梨说话带着鼻音,可她说带着口罩,电话里的声音又失真,邬生也就没多想。

  “小心点,别滑到了。”他叮嘱。

  “嗯,再见。”苏梨要挂电话。

  “等等,苏梨,等一下。”邬生叫住后笑了笑问。

  “我还想问你,你做出决定了没?什么时候可以去?”

  苏梨沉默了片刻。

  听这话,邬生并不知道他妈妈找过她,也不知道他妈妈的态度。

  邬生听苏梨不回答,就解释。

  “我不是催你,我就是确认一下你有没有在想这件事,我有点小紧张。”

  苏梨听着他的声音终于开口。

  “邬生,抱歉,我有点不想见了。”

  已经见过了,还遭受了那样的侮辱,她还再送上门去干什么?

  更何况,她还那样反击了回去。

  完全可以预见邬生该多为难...

  邬生那边听了愣了一下,“不...不想见了...怎么了苏梨?”

  “就这样吧,时间来不及了,先挂了。”

  苏梨怕说再多泄露自己的情绪,急忙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邬生奇怪,“怎么了这事?”

  他想了想,“难道是紧张了?”

  “不然我先求婚?不行,不行,被拒绝了怎么办?”

  在邬生考虑要不要安排一场他妈和苏梨的偶遇时,苏梨正在电话前坐着发呆。

  邬生的妈妈那样厌恶她,他们的未来.......

  苏梨不敢想不想想,却必须想。

  如果没有未来,是不是不该继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