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89章 洗头

第289章 洗头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8:4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两袋?你可不许多吃啊。”苏梨叮嘱,“你马上就要换牙了,不能再多吃了。”

  小唐陌重重点头,也不让苏梨拿,自己将糖放在了书包里自己背。

  苏梨看着失笑也没多说。

  第二天,苏梨又给邬生打了电话,听他精神挺精神才放了心。

  下午苏梨没课,带着之前邬生给他找的装修师傅去看了厂子,谈完正事签了合约,才回了家。

  到了门口吓了一跳。

  因为邬生正靠着她家门口打瞌睡。

  没错,真是打瞌睡。

  靠着墙睡眼惺忪的,听到苏梨脚步声眼睛才睁开。

  “你去哪了?等了你好久,等得又冷又饿又渴又瞌睡。”

  苏梨纳闷,“你怎么来了?”

  邬生伸出他包扎的手给苏梨看,“对着伤残人士,你怎么不先关心慰问一下?”

  他委屈过来,拉了拉苏梨的衣服,“快开门。”

  苏梨无奈笑,“你这是撒娇吗?”

  “你不撒娇,那只有我撒娇了,本来该是女孩子撒娇的。”

  邬生自己说着都没忍住笑了,“没事啊,你学着点,以后你来。”

  苏梨抚了抚额,“你真是...”

  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反正成功被他逗笑了。

  “快开门快开门,伤残人士求照顾。”

  邬生又拉了拉苏梨的衣服。

  人长得帅确实是底气足,这另类的撒娇都看着可爱。

  苏梨开了门,邬生跳着进去,“冷死了,冷死了。”

  他进来乖乖坐在沙发上喝水,喝完了就看向苏梨刚才提回来的饭盒。

  “哪提来的饭盒?”

  苏梨顿了顿,“俞正青给的,我昨天遇到他了,今天就...”

  “哦...”邬生听了长长的哦了声。

  俞讨厌送来的啊。

  他看看那饭盒,摸了摸肚子,“好饿啊,苏梨,我能吃吗?”

  苏梨:“.......能。”

  邬生一听立刻满意了,“我还以为你舍不得给我吃呢。”

  苏梨白了邬生一眼,“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和俞正青就是朋友。”

  “被你看出来了,男人吃起醋来,比女人还可怕呢。”邬生秒坐好。

  吃了两口,邬生客观评价,“好吃,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苏梨重新摆了一下位置,“这两盘有葱姜,你不能吃。”

  “没事的。”邬生摇头。

  他要把所有菜都吃掉!

  虽然他野心勃勃,也有那个肚子,可是苏梨还是没让他碰他不该吃的。

  邬生很享受被苏梨管的过程,也不反抗。

  “再给我一点。”

  “我还吃。”

  “我还要。”

  好不容易喂饱了,邬生才安静了些,乖乖去玩含羞草了。

  还不忘那小壶浇浇水。

  “等我们老了也这样,种种花草,每天浇浇水除除草,多好。”

  邬生浇着浇水忽然开口。

  看苏梨不答应,他也不急,“还可以种点菜,开两块菜地种一种,种好了我煮给你吃,肯定特别香。”

  苏梨听着邬生说的话,不自觉去想种菜养花的老年生活。

  那样的生活,是她向往的。

  她就希望这辈子能寿终正寝,年老了退休了,可以种种花养养草,渡过安享的晚年。

  邬生...就会说到她心坎上。

  不过大概这也是好多人的朴实愿望吧。

  幼时家庭和谐父母慈爱,年轻时拼搏,中年时稳步前行,到了老年就安稳享受,一辈子也就圆满过去了。

  邬生浇了水放下水壶,抓了抓头,“苏梨,我头发脏了,头皮好痒。”

  在苏梨狐疑的视线中,邬生特别自然的接着道,“本来我昨晚就该洗了,可是手这样了洗不了。”

  他忽视苏梨莫名的眼神,“你帮我洗个头吧,随便洗洗就行。”

  苏梨看了看,“我这没洗的条件。”

  她顿了顿,“你头发短,一只手也能洗的罢?”

  “苏梨,你忘了医生怎么嘱咐的吗?说我这伤口不能碰水啊,我自己洗要是出了意外碰到水怎么办?”

  邬生一副你好残忍的样子。

  “...洗个头能出什么意外?”

  “怎么不能出,手脚不便,眼睛被刺激了,然后一疼一着急,可能手就碰水了,这还是轻的,说不定手忙脚乱摔着了碰着了...伤上加伤。”

  邬生摇头,“我也没其他意思,就是请你帮我洗个头,我会很配合不会乱动也不会打坏主意啊。”

  “可我这里真没帮你洗头的条件,不然我们去外面理发店洗一个,或者你回去找你战友给你洗?”

  苏梨其实有点不好意思。

  洗头发,这是很亲密的行为啊,直接跳跃到洗头,貌似有点快。

  “洗头要多大的条件,一碰水就能洗啊,你也说了我这头发短,一下就洗好了。”

  邬生撇撇嘴,“至于战友洗发店你就别说了,洗发店我是不去的,那都是小姑娘去的,战友都是男人粗手粗脚,还没我自己洗的安全。”

  他说着叹了口气,忽然蔫巴下来,低头坐在沙发上.

  邬生面对苏梨,很少安静,大半意气奋发的......

  他第一次蔫吧沉默下来。

  而且持续的时间有点长。

  一分钟了,还是那样,就像被太阳晒瘪的花草。

  最后,当然是苏梨投降了。

  “好,我给你洗。”

  邬生瞬间精神抖擞。

  “好。”

  “等我想想怎么给你洗。”苏梨认真思索。

  “用温水洗就行,不用准备什么的。”邬生特别积极,“我会很配合的。”

  苏梨没理他。

  五分钟后,邬生乖乖躺在沙发上,头被苏梨轻轻托着,开始洗头。

  头下方是小板凳加洗脸盆,没有浴缸什么的能躺,就只能这样克服了。

  邬生一直看苏梨,苏梨低头看了他一眼,“闭眼。”

  “我舍不得闭。”邬生感受着苏梨的手,幸福得冒泡泡。

  “别油嘴滑舌。”苏梨退后了一点,也不知道他看什么,这诡异的角度应该没什么好看的啊。

  “我没油嘴滑舌,我说的都是真的,苏梨...”他抬起手想去拉拉苏梨,想想又放回去。

  嘿嘿笑了两声,“我真的很高兴。”

  苏梨拼命控制自己不让自己脸红,上了洗发水,“你刚才说痒,什么地方?”

  “都痒。”邬生顿了顿回答。

  “我给你抓一下,这力道可以吗?重不重?”苏梨问完觉得有种变身理发店洗头发小妹妹的感觉。

  “不重,不重。”邬生回答着,看着苏梨笑。

  “你笑什么?”

  “就是高兴。”邬生眉梢眼底都是笑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