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55章 心理创伤

第255章 心理创伤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77更新时间:2018-12-28 06:48:2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所谓的怕什么来什么,大概就是苏梨眼下的情况了。

  苏梨极力控制,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自己情绪。

  “不可能的,我都把他救回来了,怎么可能还哑了,不可能的...”

  苏梨上前搂住小唐陌,“小陌,你不要吓妈妈,就叫一声妈妈好不好?”

  小唐陌的眼泪流得更凶,看着苏梨的样子开始挣扎起来,将自己缩成一团,往门后躲。

  医生急忙去拦苏梨,“苏梨你先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别这么激动。”

  苏梨哪里能冷静下来。

  “医生,你说小陌好了的,你再帮忙看看是不是还没好。”

  苏梨一把抓住医生的手,满怀希翼。

  医生看看门后的小唐陌,再看看苏梨,深深无力。

  “小陌的喉咙基本已经好了,已经能说话了,他不说...”

  医生低声,“他不说话根本不是喉咙伤了,而是...”

  “不能啊,不能这样啊...我明明把他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了,他不该哑的,他不能哑啊,废了这么多劲,为什么还是这样,为什么...”

  苏梨无力瘫倒在地。

  医生有些听不懂苏梨说什么,可是苏梨的绝望和害怕,他却明显感觉到了。

  “还不能彻底下结论,你先别这样,等我叫其他科的医生会诊,一起看看再说好吧?”

  医生去扶苏梨,“你别哭,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

  苏梨一听急忙捂住了嘴,“我不是故意的...”

  医生看看苏梨的样子,在看看一边的小唐陌,心中酸涩得不行。

  “没事,没事,你快起来。”

  苏梨就着他的力道站起,深呼吸又深呼吸,拼命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陌,刚才被吓到了吧,没事啊,不怕,来妈妈抱...”

  苏梨用袖子将泪擦干净,努力露出笑伸手去抱小唐陌。

  小唐陌在门背后缩成一团,拼命摇头。

  他什么都懂,他懂苏梨为什么哭,他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说不了话。

  他也想说话,可是他就是说不出。

  他就是说不出...

  小唐陌看着苏梨哭,看着她拼命笑着伸手抱他,越发痛苦。

  他眼泪不停,不断摇头,嘴张张合合,无声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

  他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故意吓妈妈的。

  对不起,都是他不好。

  小唐陌张张嘴拼命喊,拼命想说话,可是他还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小陌,你别急,我们不说了啊,我们不说话了,小陌,你别说了...”

  小唐陌的动作,苏梨看得清清楚楚,瞬间心如刀绞。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再次流了下来,“小陌,不说啊,我们不急啊,不急,来妈妈抱...”

  小唐陌拼命摇头,又试着张嘴喊了几声,等他发现还是没有声音时。

  他痛苦又懊恼的,恨得直接用后脑去撞墙。

  “小陌不要...”

  苏梨心中大恸。

  她扑过去,一把抱住小唐陌,护住他的头。

  “小陌,不要,不要...”

  “没关系的,小陌,没关系,说不出来就说不出来,没事的...”

  小唐陌拼命摇头,整个身体紧绷得不行,满脸痛苦,苏梨抱着他再忍不住嚎啕大哭。

  医生本来要去拉苏梨的手,顿时僵在原地。

  他直起身,眨了眨微红的眼,自己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为什么不早一点察觉异常,为什么!

  医生挥挥手,让门口听到动静好奇来看的人散了,“别看了。”

  等人走了,他对外面的护士道。

  “去请李医生赵医生他们过来会诊,只要不是急诊,都请他们先过来。”

  护士已经察觉事情异常,急忙点头,“好。”

  医生刚要关门,就见一个长得特别精神的年轻人猛地挡住门。

  “你是谁?”

  医生才问了一句,就被大力推开。

  “苏梨。”邬生在病房等了会,察觉不对劲出来看,隔着老远就听到苏梨的哭声。

  邬生直接冲了进来。

  等看到门后的苏梨和小唐陌,邬生面色一变。

  他的拳头无意识捏得嘎吱响,一言不发蹲下身,将苏梨连同小唐陌一起搂入了怀中。

  “别哭了,有我在呢...”

  “别哭了...”

  他拍着苏梨的后背,又去拍小唐陌的背。

  发现小唐陌身体紧绷得不成样子,他眉头一皱,急忙不断抚摸小唐陌的背。

  “别怕,小不点,叔叔在呢...”

  等苏梨和小唐陌平静了一点,邬生看看医生办公室,弯腰将苏梨和小唐陌一起抱了起来。

  几个大步,邬生将苏梨和小唐陌放在病床上。

  “怎么回事?”

  邬生头也不回低低问了一句。

  一直看着邬生的医生叹了一口气,“孩子说不出话。”

  医生看了看手表,“我已经请其他医生了,即刻会诊。”

  邬生深深呼出一口气,回身看向苏梨和小唐陌。

  “苏梨?”

  苏梨紧紧搂着小唐陌,深呼吸又深呼吸,答应了一声,“嗯。”

  “我听到了。”她使劲擦干眼泪,“我都听到了。”

  “先别急,等医生会诊结果啊。”

  邬生扶着苏梨的肩膀,无声给她安慰,回头去问医生。

  “要在哪里会诊?”

  “要去楼上,会诊时中间家长需要回避一下。”

  “没问题。”邬生点头。

  半个小时后,邬生陪着苏梨坐在会诊室门外。

  苏梨一言不发,像个雕塑似的坐着。

  她什么也没说,可是她的痛她的绝望,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这个时候,任何的语言安慰都是苍白的。

  邬生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陪在一边。

  过了近一个小时,会诊室的门打开了。

  苏梨蹭地一下站起身。

  “初步诊断,小孩不能说话不是生理原因,是心理原因。”

  医生面色沉重,“忽然被从小养大的奶奶那样对待,比起身体上的伤,精神上还有心里上的创伤更重。”

  一句话,比起外伤小唐陌更严重的是心里创伤。

  “根据现在这情况,可以推断可能是奶奶在施虐过程中,不许他说话,或者说他一说话就会迎来痛苦,所以...”

  “我知道是什么状况。”上辈子唐陌就是心理创伤变成了哑巴,苏梨打断医生的话。

  “我关心的是,可以医好吗?什么时候可以好?”

  医生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你别放弃希望,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好转了呢。”

  苏梨闭了闭眼。

  是啊,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好转了,也有可能...永远不会好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