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42章 畜生

第242章 畜生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81更新时间:2018-12-28 06:48:1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一路赶过去,一路脑子都在天人之战。

  一个声音说:不可能,小唐陌会好好的,小唐陌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上辈子小唐陌丢失后,唐母那么疯狂那么绝望,那样深厚的感情呢。

  因为唐母对小唐陌的深厚感情,才间接导致了她半辈子的苦痛,她的胃癌她的早逝...皆因唐母对小唐陌的爱。

  这样深厚的感情,不可能因为不是亲生的就抹灭干净。

  可是另一个声音也在告诉苏梨:可能的!

  唐母的疯狂苏梨早已见识过,她做出什么事都正常。

  苏梨的脑海里不受控制想起上辈子被唐母关在牛圈,不给吃不给喝,往她嘴里塞碳灰、辣椒、牛粪等东西时唐母疯狂的脸......

  这样的记忆,每一次回想起来都是折磨。

  苏梨面色发白,深吸气死死压下愤恨,拼命摇头将可怕的记忆甩出去。

  她拼命告诉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她和小唐陌是不同的!

  小唐陌再怎么也是唐母养大的孙子!

  苏梨在这天人交战中,在车上度日如年,一点点熬着,熬到了下车。

  下了车,苏梨拔腿就往家属院跑。

  她来不及和路上看见她和她打招呼的军嫂说话,一路飞奔到了唐家门口。

  门紧闭着,在外面看着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响。

  苏梨喘着气看了两秒,才咽了咽口水,上台阶试着推门。

  门关起来了,不过没锁,用力推了一下推开了。

  苏梨犹豫了一下进去,刚想出声叫小唐陌,忽然听到次卧传来奇怪的声音。

  苏梨愣了一下,快步上前走到了次卧前。

  房间门没关,留着一条缝。

  奇怪的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

  苏梨想也没想推开门。

  推开门,看到屋内情景,苏梨瞳孔猛地一缩。

  “你干什么,放手!”

  只见唐母满脸疯狂,正用枕头想闷死小唐陌。

  小唐陌含糊的呜咽的声音从枕头下传出,小手抓着唐母的手,小脚乱蹬。

  看到这一幕,苏梨目眦尽裂。

  这一刻,她连杀了唐母的心都有了!

  “你给我滚开!”

  苏梨大叫着冲过去,一把推开唐母。

  苏梨这一推拼尽了全力,直接将唐母推倒在地。

  “小陌!”苏梨拿下枕头,看到了脸憋得紫红的小唐陌。

  小唐陌嘴边黑漆漆的,还带着血迹,大口吸着气,神情恍惚,看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去了。

  “小陌,你醒醒,醒醒...”

  苏梨抱起他拍打他的脸,“小陌,小陌...”

  小唐陌终于睁开了眼,可是眼神呆滞,无神睁开了一瞬,嘴里张张合合无声叫了一声妈妈后彻底晕过去。

  “小陌,小陌!”苏梨颤抖着伸手到小唐陌鼻子底下,看还有热气,呼出一口气瘫倒在地。

  苏梨的手最后颤抖落在了小唐陌细细的脖子上,那脖子上有着一圈青紫。

  不用说不用看,那是用手勒的。

  苏梨的眼睛充血,从那圈青紫转到了小唐陌的手上脚上。

  小唐陌的手脚一直白白嫩嫩的,可是此刻已经大变样了。

  不过才一个月没见,已经瘦小得不成样子,麻杆一样,脏兮兮的不说,上面还有青紫痕迹。

  苏梨不敢置信看着面前瘦成一团的小唐陌,视线最后落在了他脏兮兮乌黑的嘴上。

  血迹、煤渣还有不明物体,让苏梨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牙齿打颤,在看到脚下的煤渣后,骤然爆发出了一声尖叫,冲向了坐在一边的唐母。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这样对小陌!”

  没有碳灰,就换成煤渣。

  唐母将上辈子对苏梨做过的一切,在小唐陌身上变本加厉实行了。

  对着这样一个小小的唐陌!

  两辈子的愤恨,让苏梨红了眼失去了理智。

  她扑过去揪住唐母衣领,“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这样对小陌!”

  “你放开我!”被苏梨推开后,愣愣坐在原地似乎反应不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唐母被这一揪终于回过神来挣扎。

  “畜生,畜生!”

  苏梨眼前一片模糊,“那是你孙子啊,你怎么能,怎么能!”

  苏梨怎么也想不到,上辈子为了小唐陌哭瞎了眼睛郁郁而终的唐母竟然如此对小唐陌。

  多么的讽刺!

  多么的讽刺!

  多么的讽刺!

  苏梨眼底只剩下一片血色,怒气填胸,却无处发泄。

  “那不是我孙子,他不是我孙子!”

  唐母听到孙子两个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反手抓住苏梨的手大吼。

  凌乱的头发落在唐母脸上,满脸扭曲,眼珠差点没凸出眼眶。

  “他不是我孙子!”

  不过几天头发几乎已经全白的唐母,比起一月前老了近十岁,满脸的皱纹满脸的悲愤疯狂!

  “畜生!”苏梨甩手对着唐母的头重重一挥,用力推开唐母,唐母被重重甩在一边的书桌上,好一会没起身。

  苏梨也用力过度,重重撞在墙上跌倒,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头晕目眩。

  “小陌,别怕,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苏梨一步步爬过去,将小唐陌抱了起来。

  “小陌,别怕,我带你去医院...”苏梨看着瘦小得仿佛没了声息的小唐陌,心如刀绞。

  小唐陌软软躺在怀中,毫无反应。

  苏梨抱起小唐陌,“别怕,妈妈带你走,妈妈带你走...”

  她抱起小唐陌,转身就看到了门口的常姨。

  “这...这...”常姨看着屋里的情景大惊。

  她身后又赶来了两个军嫂,都是隔壁听到动静不大对过来的。

  看到屋内的情景再看看苏梨怀里的小唐陌,倒吸一口气凉气。

  “不许你走!不许你带走那个野种!”

  唐母一把抓住苏梨的腿,伸手就要够苏梨怀里的小唐陌。

  “野种,呵呵...”苏梨牙齿咬得咯噔响,“虐待儿童、杀人未遂,我要你去坐牢,我要告死你!”

  苏梨脚用力,蹬开唐母的手,抱着小唐陌冲出了唐家,向部队医务室冲了过去。

  “苏梨,我和你一起去...”

  常姨跟在后面追了上来。

  苏梨听不到,也顾不上。

  “对不起,小陌,我该早点来该早点来接你的...”

  苏梨满脸泪,心中的悔恨愤恨和后怕,几乎将她淹没。

  她害怕,她怎么能不害怕。

  怀里小唐陌的样子,就犹如噩梦再次降临。

  她重生了好不容易将小唐陌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回来,结果小唐陌在养大他的奶奶手里变成了这样子。

  多么的讽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