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12章 命中注定

第212章 命中注定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0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4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的伤口真的发炎了。

  唐母当初咬在左手大拇指靠近虎口处,打开纱布就看到牙印周围红肿不堪,完全没有痊愈。

  “得再消毒处理一下伤口,比上次还疼一点,你得忍着点。”

  医生看了伤口后先和苏梨说。

  苏梨点头,“没事,医生,您处理。”

  “嗯,疼得想哭就哭吧,没事。”小姑娘受不住疼,哭也正常。

  苏梨勉强一笑没说话。

  她有痛觉神经,自然知道疼不疼,可她不会被疼哭。

  这一点都疼哭的话,前世她疼得打滚疼得晕死过去时可怎么办?哭都能哭死了。

  大概是因为手上的伤也是唐母咬的,苏梨不自觉又想起了上辈子的事。

  她自嘲一笑,看着医生处理伤口。

  医生一直注意苏梨的表情,“还受得住吗?”

  苏梨点头,“没事,没那么疼,你安心处理。”

  医生侧头,眼底闪过一丝不解,随即专心处理伤口。

  “好了,如果这两天觉得还是不对还是觉得一样疼,你再来医院,拖不得。”

  医生给苏梨拿了处方单,“你之前说你发烧了,虽然现在已经没那么烧了,不过还是得吃药打针。”

  “好,谢谢医生。”

  苏梨拿了处方单,交费拿药打吊针。

  这个时候的吊针,针管没那么细,吊瓶还是玻璃瓶。

  给苏梨打吊针的是个卫校毕业没多久的,一看到苏梨的血管就有点怵了。

  “你的血管真细。”

  她最后打了,可惜没打好。

  第二针才打好。

  她特别不好意思,说了两声对不起。

  苏梨摇头,“没事。”

  苏梨又不喊也不抱怨,护士就更觉得抱歉,看看苏梨身边没人陪,特意嘱咐。

  “一会针水打完你就大声点叫我,或者...大姐,麻烦您帮她看着点,要是打完您叫我一声。”

  她请旁边陪丈夫打吊针的大姐说。

  “好,我会帮忙看着,你去忙吧。”护士热心,大姐也热心。

  苏梨连连道谢。

  和热心的大姐随便聊了两句,苏梨就沉寂下来。

  她的视线缓缓从打针的右手转到了包扎的左手上。

  手表、戒指、纱布,苏梨最后的视线落在了戒指上。

  她就那么定定看着,久久没动,谁也不知道她想了什么。

  输液室外走廊上,唐元宵静静靠着墙边站着,隔着门隔着来来回回的人影看着苏梨。

  苏梨说不用他上来了。

  苏梨说她今天就会来医院。

  唐元宵最后还是赶来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帝都,赶到了苏梨的身边。

  可看到苏梨后,他的脚步却抬不起来了。

  满满当当的输液室里,有妻子陪着丈夫的,有丈夫陪着妻子的,有儿女陪着父母的,每个输液的人身边都有个人陪伴着。

  除了苏梨。

  苏梨就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

  本就消瘦的苏梨不过两天时间没见,又瘦了一圈。

  那巴掌印只有淡淡的痕迹,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可她面上的红润已经不见,下巴更尖了,面色苍白。

  看着椅子里那个消瘦憔悴的苏梨,看着她看着戒指的眼神,唐元宵的脚怎么也迈不进去了。

  苏梨看着看着,大概是太累了,慢慢睡了过去。

  唐元宵站在门外,看着她的吊瓶要打完了,急忙叫护士。

  苏梨打完点滴,离开了医院,唐元宵以为她会回家,不想她在附近买了些水果后又折回了医院。

  唐元宵跟在她身后,眼睁睁看着她在病房门口强打起精神,面上挂上笑,敲开了病房门口。

  苏梨去看了那装修师傅。

  装修师傅已经大好,面上的抓痕已经结疤。

  看到苏梨又来了,他和他的家人都叹了一口气。

  “我明天就出院了,你不用来了。”

  原本差点没将苏梨撕了的师傅母亲,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给笑脸,却到底接话了。

  “笑不出来就别笑了,瘦成那样都要吃人了,身体还没好就在家好好休息,我们家...不用你来道歉了。”

  她说完嘟囔了一句,“该道歉的不来道歉。”

  师傅无奈一笑,对着苏梨道,“你也不容易,你的歉意我也看到了,生意不成仁义在,以后有机会咱们在合作。”

  苏梨用力点头,“好。”

  “快回去休息吧。”师傅母亲赶苏梨。

  苏梨点点头,和他们告辞。

  出了房间门,她终于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知道那种受到无妄之灾、祸从天降的无奈和恨,幸亏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她终于可以真的松口气了吧?

  连续三天没去上课了,生活节奏都被打乱了,好在就要回归到正常平静中了。

  苏梨慢慢走回家,收拾了一下,最后去了学校。

  她不能再缺课了。

  唐元宵远远目送着苏梨进了学校,站了好一会才回了部队。

  到最后,他到底没出现在苏梨面前。

  感受了一番常娥同学们的关心,苏梨上完课,和常娥一起在学校吃了饭,最后才回了家。

  不方便洗澡,苏梨简单擦洗了一下上了床。

  躺下后,苏梨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再次抬手,再次认真看向同时戴着手表和戒指的手,看了好半天。

  早前,她逼着自己只看唐元宵和邬生两人,做出选择。

  现在事实告诉她,不可能。

  唐母来了,杏花村发生过的事,换个地方还是如影相随,并且变本加厉......

  唐母是唐元宵的母亲,是于他最重要的人。

  而她于苏梨就是一个过不去的砍,到头来他们兜兜转转还是会像在杏花村一样。

  就像中了魔咒,永远走不出那个怪圈.....

  她太累了,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的教训都已经吃够了,她天真不起来了。

  她和唐元宵之间,就像她的伤口,不能再拖下去了。

  如今只是发炎,再下去就是发脓。

  何必不见棺材不掉泪,何必非得要到发脓、感染陷入危险中甚至丢到性命的地步。

  够了。

  苏梨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戒指,最后选择摘下它。

  上一次被戴上后,苏梨用了油润滑才摘下,这次她都准备好起身去用肥皂润滑摘了。

  结果,戒指...摘下来了。

  苏梨保持着半直起身的动作,看着已经摘下的戒指发愣。

  之前怎么也摘不下的戒指...就这么轻轻的被摘下了。

  轻而易举。

  仿佛冥冥之中,上天早已注定。

  苏梨闭了闭眼,轻轻将戒指放到了一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