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10章 消失

第210章 消失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7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4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和俞乐走后,苏梨一个人在椅子上闭目坐了很久。

  直到被不放心她情况的护士叫醒,苏梨才打起精神站起身。

  她想笑着和护士道谢,可脸上肿着笑都艰难。

  手又疼又肿胀,刺刺的木痛,苏梨木着一张脸嘲讽想。

  耐痛也是一个优点,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

  她打起精神去医院外面买了水果等,去装修师傅病房看望再次道歉后,在他们一家人愤恨同情可怜等复杂的目光中离开了医院。

  天色暗下来,倒是没人注意到苏梨身上的狼狈。

  苏梨走走停停歇了两次才回到家。

  她没精力吃饭,也没力气洗脚洗脸,直接躺倒在床上,一动不想动。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大概就是她这情况吧。

  可苏梨心里没有一点意外。

  因为她造成这一切的是唐母,唐母是什么人,她前世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唐母杀了人,她都不会有一丝惊讶的。

  那就是唐母啊。

  苏梨的心平静得可怕,她甚至冷静想。

  下午旷课了,才开学就旷课影响不好,只希望明早起来脸上的巴掌印能消了,好去上课。

  想法挺好,可惜没能实现。

  苏梨病了。

  重生回来后,还没生过病的她病了。

  半夜开始发烧。

  苏梨被烧醒时,全身都是汗。

  苏梨知道自己病了发烧了,她该吃药喝水降温,她统统都知道,可是她没有力气。

  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后半夜苏梨在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中昏昏沉沉渡过,次日的阳光照进家里时,她才彻底清醒过来。

  身上的汗湿了干干了湿,苏梨头疼手疼脸疼全身都疼。

  苏梨强迫自己起身。

  再看镜子,苏梨看了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过去一夜后,肿是没那么肿了,可巴掌印却更明显了,颜色由紫变成了乌青。

  苏梨拿了条围巾把脸遮了,写了请假条撑着去请了假。

  请完假,苏梨买了药回去。

  强迫自己喝水喝粥喝药,完了苏梨才安心再次躺下。

  躺了半天大概是药效发挥,苏梨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一睡,她就睡到了傍晚,直到被电话铃声吵醒。

  头疼依旧,不过身上感觉轻了不少。

  苏梨自己摸了摸额头,觉得只是低烧了。

  “都六点了...”苏梨看了眼时间,下床去接电话。

  “喂。”

  “苏梨,是我。”唐元宵紧绷的电话从话筒那一头传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苏梨顿了顿问。

  “你...怎么样了?”唐元宵有些欲言又止。

  苏梨拧了拧眉,“我没事,有什么事你直接说。”

  “我...”唐元宵咬了咬牙,“我想问一下,我妈有没有跑去找你。”

  “跑来找我?”苏梨呼出一口气看了看门,“我不知道。”

  她家里没找来,可她不知道唐母有没有找去学校。

  “你没看到她对吧?”唐元宵确认。

  “对,没看到。”苏梨呼出一口气,“她又不见了吗?又跑来找我捉间了吗?”

  苏梨的声音越来越压抑。

  她不知道,唐母还有多少花样?

  她不知道,唐母会不会已经去学校闹了个天翻地覆。

  “苏梨,对不起,我...我不该找你,可是我太着急了。”

  唐元宵的声音比苏梨的还压抑。

  “我妈她不见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去找了你,还是去干吗。”

  苏梨过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见了?”

  不见了是几个意思?

  “对,我把周围都找了个遍都没找到,俞乐帮我去帝都找了你的学校也没找到......”

  苏梨已经说不出话了。

  唐元宵也说不出话来了,却不得不说。

  “苏梨,如果她有去找你,或者你看到了她,麻烦你告诉我一声,我现在很着急,我怕她一时想不开又寻短见...”

  苏梨敏感的捕捉到了‘又’字。

  “什么叫又寻短见?”她打断唐元宵的话问。

  唐元宵滞了一瞬,“昨天我们吵了几句,她半夜上吊了,才被救下...没想到又...”

  唐元宵没想到唐母会如此。

  昨晚他被唐母赶出了房间后,也没敢睡,就在门外坐着守了半夜。

  早晨唐母满脸憔悴起来,除了脖子上的可怕的勒痕,脸上已经不见异样。

  她去常姨家接回小唐陌,满脸慈爱对着小唐陌又亲又抱。

  “昨晚是奶奶不对,吓到陌陌了,以后奶奶都不这样了,奶奶多爱你啊...”

  她哄着小唐陌,带着他吃了早点送他去上学。

  回来后,她就和唐元宵说累了要睡觉。

  唐元宵看她心里虽然有气,却冷静平静下来了,松了一口气。

  他不能不去上班,劝了唐母两句后就去上班了。

  中途不放心十点时还回来看了一次,唐母还睡着,唐元宵又接着回去上班。

  他还拜托了邻居军嫂帮忙看着唐母。

  不想,中午回来,唐母就不见了

  唐元宵一开始还以为她去接小唐陌去了,结果小唐陌回来也没见唐母。

  唐元宵心里咯噔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确定了,唐母不见了。

  唐元宵俞乐还有战友军嫂们,能帮忙的都帮忙找了,整个驻地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也没看见唐母。

  下午,唐元宵找遍了整个镇,也没找到唐母。

  怕唐母又去找苏梨麻烦,俞乐赶到帝都华国传媒大学,也跑着大体找了一遍。

  没有,不管是镇上还是帝都都没看见。

  唐母就这样不见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后,唐母玩消失了。

  苏梨听着唐元宵说的话,沉默了好一会。

  “她有没有可能又跑回家了?”听着那边唐元宵语气里的焦急,苏梨深吸一口气问。

  唐元宵愣了一下,“应该不会,她的行李都在呢,什么都没带。”

  可他的语气里也有不确定。

  “从帝都回去的火车票是下午,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不过...”

  苏梨接了他的话,“我去火车站帮你看看吧。”

  “苏梨,谢谢你。”唐元宵艰难开口。

  苏梨嘴角扯了一下,“不用谢,我也不希望她...有事。”

  上辈子,唐母因为小唐陌的丢失哭瞎了双眼郁郁而终。

  唐母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唐元宵这辈子怕是又在痛苦中渡过了。

  苏梨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自嘲,“苏梨啊苏梨,你叫玛丽苏得了。”

  自嘲归自嘲,二十分钟后,苏梨还是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出了门。

  她知道唐元宵的性格,要不是急到一定程度,他不会在这时候给她电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