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06章 羞辱(月票160加更)

第206章 羞辱(月票160加更)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母来到家属院,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儿子孙子,却一点也不好。

  才看到儿子,她就哭着过了一天。

  而且哭了一天还没用,苏梨竟然就那么走了,再没回来。

  简直无法无天。

  唐母差点没被气死过去。

  老话说得好,娶了媳妇忘了娘。

  她原觉得她儿子汤圆不是这样的,是天下最孝顺的孩子,绝对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

  可这次来,唐母确定了。

  她家汤圆真的被苏梨给迷住了!

  如果说在杏花村时,她还能说服自己不是这样,那到家属院第一天,她就看清了。

  汤圆真的被苏梨迷住了,迷得连她的话都不听了,开始忤逆她这个做妈的了!

  唐元宵一直护着苏梨,还为了苏梨骂了自己,唐母心都凉了。

  最后还是小唐陌这个小心肝把唐母给哄好了,不再闹腾,唐元宵松了一口气,却完全不知道,唐母心中的气心中的恨以及打算。

  第二天,唐元宵去做任务汇报收尾,一大早就去忙了。

  唐母将小唐陌送到学校上课后,却没回家,而是直接打听怎么去帝都,怎么去苏梨的学校。

  她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气!

  她狠着心,压下心中的害怕恐惧踏上了路程。

  唐母一路打听,一路兜兜转转赶,最后终于打听着找到了华国传媒大学。

  “就在前面,你一直往前走,走个一百米就到了。”

  好心人最后肯定的指路,让唐母松了一口气。

  “终于找到了,这帝都也太大了,幸亏我没走丢。”

  她庆幸着,庆幸了没多久,就忽然看到了苏梨。

  苏梨和一个年轻男人,说说笑笑从一个屋里走出。

  两人笑着,还离得那么近,又一个屋里走出来,真正的噩梦重现。

  唐母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断了。

  她大步上前,上去就给了苏梨一巴掌。

  “还上学,我看你是偷野男人来了!你这个荡妇!”唐母眼睛通红,满脸扭曲疯狂。

  杏花村捉间时那怒气那疯狂再次重演,且这次让她抓到了苏梨。

  她一把抓住苏梨的头发,疯狂撕扯拳打脚踢。

  “我就知道你不老实,我就知道你要偷男人,你这个贱人,当初就该弄死你...”

  一旁呆住的装修师傅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去拉唐母。

  “你住手,别乱打人...”

  他不拉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一拉,唐母的情绪彻底被激化。

  “你们这对奸夫**,你还敢护着他!”

  唐母回身就朝着师傅脸上挠抠,一手还拽着苏梨的头发,直接不要命扑向师傅,满脸疯狂。

  “我今天就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用挠又抠,把人弄一脸伤后,唐母的头重重撞在师傅身上。

  “住手。”被打得耳朵嗡嗡响,头皮几乎整个被拽掉的苏梨,终于从头晕目眩中缓过来。

  从唐母手里抢回自己的头发,苏梨用尽全力一把抱住疯狗一样咬人的唐*******夫**!”唐母疯狂挣扎着,睁不开苏梨的手,她猛地抬脚重重踢向了师傅的身下。

  “偷人媳妇,我让你偷,我让你断子绝孙!看你还怎么偷!”

  “嗷...”师傅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师傅...”苏梨看着蜷缩在地上满脸紫红的师傅,惊怒交加。

  “死贱人,还不放开我!”唐母还在疯狂挣扎,看挣不脱苏梨的手,低头恨恨咬住了苏梨的手。

  “啊。”苏梨惨叫一声,眼泪瞬间决堤。

  “放手。”唐母死死咬住苏的手,含糊威胁。

  唐母咬得极重,几乎立刻就见了血。

  苏梨的手疼得颤抖,差点没放开唐母,却死死咬着牙没放手。

  “帮帮我,帮我叫公安,谢谢。”

  苏梨向听到动静来围观的求助。

  围观的人不知道事情始末,可看到唐母那么狠,怕真出大事,急忙帮叫了公安。

  “你别以为你叫公安就能吓唬到了,我不怕,你给我放开,到这时候了你还护着你这奸夫,我一定要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唐母终于放开了牙,抬起头来诅咒。

  满嘴血,满脸狰狞的她,犹如一疯子。

  等不及公安来,热情的人终于上前帮苏梨制住唐母。

  苏梨放开唐母后,瞬间脱力瘫坐在地,她头发被抓得全部散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头皮中隐约可见连头皮被扯掉后的血迹,脸上被打也瞬间红肿了起来,留下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而手上也留下了唐母深深的牙印,鲜血淋漓,疼得痉挛。

  苏梨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多狼狈多恐怖,可她顾不得。

  她手脚并用一步步爬过去,查看无辜受牵连的装修师傅,“师傅,你还好吗?”

  “能不能麻烦你们大家帮我把人送到医院,求求大家帮帮忙...”

  苏梨再次来到了医院,离上次不过半个月。

  “处理室在这边,跟我来。”护士看到苏梨急忙招呼。

  苏梨却摇头,“不,先看他,先看这位师傅,他被踢到了...”

  “好,医生会看他的,你手上的伤口也要处理,你先来这里。”护士直接将苏梨拉到了处置室。

  “怎么咬得这么狠这么深...”协助医生处理伤口的护士,看到苏梨的脸后讪讪闭嘴。

  “给她冰敷一下。”医生看了眼苏梨的脸对护士说道。

  “好。”护士不敢多说急忙去了。

  脸上冰凉的触感,让苏梨麻木的脸终于有了丝波动。

  “谢谢。”她低低说了声谢谢。

  “不用客气。”护士摇头。

  “因为人的牙齿有毒,这伤口得多处理多消毒几次,很疼,你忍着点。”医生低声说道。

  “没事,你处理。”这点疼又算什么呢......

  “和我一起送来的人怎么样了?”苏梨问护士。

  “还在看呢,你等一下。”

  苏梨点点头,深吸两口气打起精神,“你们医院的电话,一会能借我打一下吗?”

  “急事的话,可以。”

  手上的伤口包扎好,那师傅还没出来,苏梨先去打了电话。

  “常姨,我是苏梨,麻烦您告诉唐元宵,让他来帝都一趟,他妈妈被公安带走了。”

  “公安?发生什么事了?”常姨大惊。

  “她误会了我和一个工作伙伴,把人打了,我把人送到了医院,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常姨,麻烦您尽快让唐元宵上来吧。”

  苏梨挂了电话,脱力坐在椅子上。

  装修师傅...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