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204章 唐元宵回来

第204章 唐元宵回来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2更新时间:2018-12-28 06:47:4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母依旧是那个唐母,一点没变。

  甚至因为苏梨这个儿媳脱开她的掌控,而变本加厉。

  她在村子里天天听着大家说苏梨的服装厂多赚钱,听着大家羡慕她家有钱,各种羡慕嫉妒的声音。

  大家恭维她,不死心的又一个个找她,希望能跟着干活赚钱或者能进厂。

  她这短短时间里,听了这辈子都没听过的好听的话,可除此之外,各种酸化难听话也听了个遍。

  因为她说不上话,帮不上忙,村里人当着面说好话,背后就说他们唐家坏话。

  说什么忘恩负义不照顾村里人,应该把他们赶出杏花村,说唐母没用,连个儿媳妇都管不了,服装厂那么赚钱,她却还是过着以前的苦日子,连件新衣都舍不得添。

  “再有钱又怎么样,搭上不孝顺的儿子不孝顺的儿媳,也是白搭,还不如我们呢?”

  “可不么,以后老了走不动了有没有人管都不知道,怕是死了都没人抬。”

  “苏梨那是什么人,能安心守着唐家吗,心怕是早就野了。”

  “人可是大学生,心又黑又狠,怕是绿帽子都不知给唐家戴了多少了。”

  这些恶毒的没有底线的言论,让唐母听了个够。

  原先她还能进去厂里管人,虽然还是没得一分钱,可是到底不一样。

  她也是老板,她能管人,她有用,可不像村里人说的那样。

  唐母神气没多久就被打回了原型,和她看不上的苗凤花和苏旦一个待遇了。

  唐母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可无论她怎么威胁怎么说,她还是没能进去厂子里。

  自此后,村里不止背地里说了,连当着她的面都说了。

  唐母异常痛苦。

  家里空荡荡的就她一个人,白天夜里想着大家说的那些话,想着苏梨之前的态度,她挠心挠肺的,整夜整夜睡不着。

  睡着了也是做苏梨又和人不干不净了,或者服装厂被苏梨霸占的噩梦。

  唐母忍了又忍,最后再忍受不了,一个冲动拿着包裹就来了。

  她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凤城县,大半辈子了连凤城县就没出过,乍然出这么远的门,还是坐火车,一路那个心力交瘁。

  本来就是带着兴师问罪和看住苏梨而来的她,想不到噩梦竟然成真了,怎么能不生气不震惊。

  “苏梨,你又吼我!”唐母捶打着胸口不让自己晕过去。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还够了,我才说了这么几句,你...”

  “造孽啊,汤圆啊,你怎么看的你媳妇啊,你看看她,还服装厂也是她的,和唐家没关系!”

  “她这是翅膀硬了要飞了啊,昨晚我就看出来了,看见个男人就对着人家笑,还想夜不归宿,我们唐家是造了什么孽啊...”

  离开杏花村离开唐母,眼中慢慢有了年轻人光彩的苏梨,看着唐母,眼中越来越沉寂幽暗。

  好不容易多出来的该是十九岁有的那一点鲜活,慢慢从她身上流逝。

  苏梨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放飞的风筝,在天空中翱翔了几圈,正想飞得再高些时,却被人狠狠扯下。

  扯到地面,扯到现实。

  什么抛开一切只看唐元宵这个人,原来不过是她妄想。

  苏梨找到一个唐母说话的空隙,插嘴说了一句。

  “我先走了。”

  苏梨背起包,就要出去,却被唐母死死拉住手。

  “你要去哪?苏梨,你没听我说话吗?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

  唐母颤抖着手指着自己,“我再怎么也是被你婆婆啊,苏梨,不管你多大能力有多大一个厂子,不管是是不是大学生,我都是你婆婆啊!”

  “我不说你要多孝敬我,可你怎么能最基本的尊敬都不给我,尊老爱幼你都做不到了,我的话你一点不听了是不是?”

  唐母声音颤抖,“苏梨,我以前对你那么好,当你是亲闺女一样疼啊,可现在你看看...我真是白疼你了!”

  苏梨的手骤然捏紧低语,“我不需要。”

  她宁愿唐母以前没疼她没做过那好婆婆,前世因为唐母疼过她,后来忽然变脸变得那么可怕残忍陌生,她才更痛苦更恨。

  想想刚嫁过去时她多感动,当她亲妈一样孝顺,结果呢?还不如一开始就和苗凤花一样,一开始就做个恶婆婆呢。

  “你放手。”苏梨的手被唐母干硬的手抓得生疼。

  她低声再次开口,对唐母她已经说不上失望不失望了,不管她做出什么,她也不会意外。

  “我不放,苏梨,你不能走,我今天怎么也不能放你走,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今天要这样走了,我明天就找你们学校领导评评理,看他们是怎么教育学生的,如果是这样教你的,那还不如不要去了。”

  唐母的脸因为用力生气而通红,眼睛也微微凸出,死死抓着苏梨不放手。

  她怎么能放手,之前做的噩梦都要成真了。

  她这个做婆婆的就要完全管不了苏梨了,什么都失去控制了,她怎么能安心怎么能放手。

  “你今天哪也别想去。”

  苏梨看着唐母有些扭曲的面孔,心里冷静得可怕,她伸手,用力将她的手指头一个个掰开。

  “你已经不是我婆婆了,若不想看你儿子毁了前途,你就放开让我走。”

  苏梨将她的手掰开用力抓住不让她动。

  “若是你不怕你儿子前程受影响,你就继续,我奉陪到底。”

  苏梨语气平静无波。

  唐母却被她的话还有动作气得差点没晕厥过去。

  “苏梨,你怎么能这么毒,当初就该把你沉糖,把你沉糖!”

  苏梨听到沉糖两字,瞳孔猛地一缩。

  “沉糖...呵呵...”

  苏梨嘴角一扯,“我得告诉你,我和唐元宵早就已经...”

  苏梨嘴里最后的‘离婚’两字,被猛地推开的门打断。

  风尘仆仆胡子乌青消瘦了一圈的唐元宵站在门口。

  苏梨回头看到他,嘴里的话没继续说出口,可眼底的沉寂悲哀却几乎将唐元宵淹没。

  唐元宵差点没喘上气。

  他听到了。

  他听到了他母亲嘴里的...沉糖,以及苏梨的未尽之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